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底特律/警探组】宁静海 Sea Of Tranquility (04)

宁静海(Sea Of Tranquility)

天知道我在写什么,老天,为什么那么OOC


Cheaper 4


汉克看起来对于棒球赛很兴奋,但不管康纳对于周末的棒球赛邀约到底感不感兴趣,夜晚底特律的每一条小巷都不是适合久留的地方。他们快速驱车赶回家,汉克又反复确认了康纳没有受伤,毕竟他惦记着可能受伤后需要他支付的维修费。

“你们真的没有一点痛觉吗?”汉克好奇地抓着康纳转来转去,“那怎么确定受伤了?”

“我们拥有AI控制每一项数据和每一寸皮肤,就像人脑一个道理。”康纳说,“人类产生痛觉的主要原理是组织损伤后释放化学物质刺激游离的神经末梢,末梢兴奋后产生作用形成传入冲动,然后通过神经链接到达皮层第一、第二感受区。而机体也是一样,受伤区域的破损会直接……”

“为什么你要说长篇大论,男孩。”汉克在他说话的期间转身去浴室找来了牙刷,坐在地毯上打断他,“你能说人话吗?”

他把挤上牙膏的牙刷塞进嘴里,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的确他的思想一样空白。

“我怀疑您到底是不是才四十多岁,安德森先生。您看起来像已经八九十岁的老头,对于一切电子产品一窍不通。”康纳很适时的提出了他的疑问,“以您这个年纪来说,至少不会现在都不知道用电脑,或者拿手机上网看新闻。而仿生人的一切在公司的介绍主页上都能看到他们的全部功能,他们是新兴产品。”

“那都是二十一世纪之后的小鬼们擅长的东西。”汉克咬着牙刷,听起来含含糊糊的,“在我小时候手机都还是奢侈品。”

“看起来您和世界格格不入。”

“哦,老天啊,现在不仅仅是杰弗瑞,就连电子脑袋也开始批评我对科技毫无兴趣。”

汉克捂着眼睛走进浴室,看起来他像受了点打击。而康纳就坐在外面替相扑梳毛,相扑是圣伯纳犬中长毛的那一类,每天替它梳毛防止打结是必要的,这是隔壁饲养拉布拉多的施耐德太太传授的经验——康纳意外地很讨邻居们喜欢。

大概是因为你长了个精致的小脸蛋,汉克对于这件事保持这样的评价,尤其是在你看起来对什么东西不甚明了的时候,大概会让那些整天闲来无事的邻居们把你当成自己儿子看。

“每天梳下来的狗毛攒起来,到年尾是不是可以纺成线织条围巾?”汉克淋浴后走出来,他换了件宽大的短袖当睡衣蹲在康纳旁边,把手放在相扑嘴边揪它那几根黑胡子玩。

“按照理论来讲,可行,您可以试试看。”康纳说,“但不保证成功。”

他对于汉克这个完全一时兴起的问题只是礼节性的做些回答而已,但汉克居然真的睁大了眼睛——看样子那个警探居然在思考这个问题是否真的有可行性,于是康纳立刻转移了话题。

“你在酒吧里和吉米进屋讨论了什么事情?有关于今天早上的杀人案吗?”康纳把梳子上的毛拔下来丢进垃圾桶,“我不太清楚那些有关于你们查案时可以去找的线索来源。”

“这件事说了你能理解吗?”汉克把手撑在大腿上盯着躺倒的相扑,“互相利用和互惠互利,这是很多有关于人性的问题。”

“我们不理解是可以学习的,安德森警探。”康纳把相扑翻了个面。

“好吧,如果你有兴趣的话,这问题其实很简单,首先你得明白底特律地下世界的规则。”汉克耸耸肩,“这是需要长年混迹在他们中间才能知道的,然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有些事情需要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我们有些事需要他们打开条路,这很容易达成共识,没有人会拒绝这种交易。我在之前帮了吉米点忙,让他不用在私酒被查到时进局子坐坐,所以这次他必须帮我去查查看港口的事情。”

“的确有道理,安德森警探。”康纳点点头,“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不是犯罪吗?”

“当然是,小鬼。”汉克抬起眼,“可是有些时候你要明白,事情是有两面性的,开始我也不明白这些,直到我发现我什么都做不了之后。有些事情他们做比我们做要更方便,而我们只不过帮点小忙而已。”

“也许吧,这不符合我的AI教给我的原则。”

“原则就是用来打破的,康纳。”汉克竖起一根指头摇了摇,然后去戳康纳的脸,“等需要的时候回头看看,你会发现,那些该死的原则应该塞回制定者的屁股里。”

康纳挑了挑眉毛,这和他的AI设定的有一说一的原则大相径庭。但他的社交模块的确有过说明——允许他们在必要的时候撒谎和妥协,只不过这些问题在模拟生命的数据库里还有待反馈。

“好了,今天的安德森小课堂已经结束了。”汉克从地毯上爬起来,“明天我们还要去看棒球,对了,你当时没反驳我,我就当你答应了。”

“我们不会拒绝主人的任何要求,安德森警探。”康纳跟在后面说,“那么晚安,先生。”



第二天一大清早,汉克难得没有睡懒觉,在康纳出门溜完了相扑之后扯着他直奔底特律老虎队的主场克迈利卡公园。今天老虎队在主场对战德州游骑兵队,显然汉克把对于电子产品的热爱全部塞给了体育项目,这是康纳一大清早得出的判断。

他看见汉克穿上了印着老虎队吉祥物的衣服,反扣着棒球帽。当然汉克没忘了给康纳也来上一顶,天知道汉克到底哪来那么多顶——临走前汉克还找出来他放在仓库架子里的棒球。

“这是本垒过的球。”汉克看起来就像朝圣,他把棒球交给康纳,“替老虎加油!”

康纳在他的视线下一脸迷茫的伸出手摸了摸那个边角已经翘起一些的棒球。

等他们风风火火的赶到球队主场时那边已经有很多球迷正在等着了,汉克和很多人打了招呼,立刻就凑到一块交谈起来。

康纳安静地在汉克身旁,他额侧的指示灯被棒球帽遮了个严严实实。没有人知道他是个仿生人——当然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康纳直觉那些兴奋的球迷们会惊呼着“仿生人也喜欢棒球”,然后为自己喜欢的运动跨越了物种界限而高兴。

“你这次带了个小家伙来么?汉克?”有人注意到了康纳的存在,“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小伙儿!”

“那当然会是不错的小伙儿了,拜伦,我带来的。”汉克说,“他一定会理解棒球的魅力的。”

也许并不会,当然康纳没有扫汉克的兴。只不过这应该是他所来到过最热闹的地方——汉克带着他破案的时候周围只有冰冷冷的围栏和尸体,或者某个地下赌场被清查后那种尘埃落定的寂寥。而不是像现在,每个人看起来都异常兴奋,他们聚在一起交谈,并不因为身份和地位的不同而有所距离。

他给资料里人们对于体育运动的狂热程度打了个很高的分数,扭过头的时候汉克已经在椅子上坐稳了,拿着矿泉水瓶子等待开场。

但是突然他为背后一瞬间的发凉抖了一下,还没等到他去探寻,汉克已经揪住了他的脑袋。

“每次坐在这里,都让我感觉像回到了二十多岁。”汉克给康纳在脸上贴了个老虎队的队徽。

“你现在看起来也不是很老,先生。”

“我就喜欢你这样一脸正经的说谎话了,康纳。”汉克嘟囔了一会,望着慢慢走过来的小贩,他已经把口袋里的零钱拿出来了,“看看别人怎么说的,机器人总能让人觉得他们说的都是真话。”

“我从不说谎,先生。”康纳跟着看了看小贩,“你又想喝可乐了吗?”

“我也从不说假话,男孩。”汉克眯起眼睛,对着靠过来的小贩说着,“凤梨百香果味的。”然后那个看上去的确回到了二十多岁的警探把吸管塞进嘴里,有点挑衅的眨了眨左眼。

康纳瞪了他一会儿,他在刚才的对话里收集到了汉克对于口味的爱好,然后说,“眨眼是什么意思?”他伸出手摸自己的左眼。

“什么?”汉克问,“什么眨眼?”

警探愣了足有半分钟的时间,在思考的时候把吸管来回的咬了半天,然后才理解了康纳的意思。他很快笑着拍了拍康纳的脑袋。

“老天,我该怎么和你解释?”汉克把可乐杯子放下,他试图解释,“就他妈的像,哦抱歉,这个动作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他思考着,“也许,在你觉得该和对方打好关系的时候可以拿来用用看。当然,前提是你拥有个让人看了不想揍一拳头的脸。”

“你这好像是在变相夸自己长得好看,先生。”康纳认真地指出。

“每个人都该对自己有点信心。”汉克笑出了声,很快球场的观赛区开始沸腾,液晶屏上的倒计时已经快到尾声了,身边的人都站了起来。汉克立刻伸出手拍了拍康纳的背,“起来,男孩,让我们唱国歌吧!”




当然康纳对于美国国歌的印象只存在于他在谷歌搜索上得来的歌词和调子,而他接下来又被汉克跑到月球的调子带跑了。他对国歌也没有那么热情——他对什么都没那么热爱。

所以他对现场气氛热烈到逐渐快要打起来的球迷们非常的不理解。

德州游骑兵队今天的状态很不错,康纳搜索过这支队伍上半年的战绩。他原本分析得出这支队伍在客场应该很快就尝到败绩,但意外的在上半场他们的比分超过了底特律老虎队。(棒球比赛里客队只要上半场没有比分超越就不用进行下半场了)显然游骑兵队的粉丝也为这个意外欣喜若狂,两队的球迷在助威过程中如果不是保全拦住了——当然即使拦住了也发生了冲突,球赛就会演变成群殴活动。

好在汉克没跟着去凑热闹,这一点上警探拥有自制力。

“老虎队加油!!”汉克在椅子上吼得青筋暴起,旁边的很多人都和他一样,“康纳,你他妈的别拽着我。”

康纳把一直拽着的汉克衣摆松开,他得承认刚才他把警戒程度调高了。因为福勒队长在今早得知他们要去看球赛的时候就对他有指令——杜绝一切汉克去惹麻烦的可能性。

“我开始怀疑这是警用仿生人该做的事吗。”康纳在汉克耳边大声说,“这里太吵了。”

“老天,他妈的今天投手们都怎么了?”汉克抽出空回复他,“球赛就该那么热闹,至于仿生人,仿生人也该知道有趣的人生。而不是日复一日的当个机器人。”

虽然很有道理,虽然康纳的电脑指令要他认为汉克的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但是周遭实在太吵了,新一轮的加油声搭配上身边男人们的吼叫,康纳觉得自己的压力指数正在飙升。

这已经超过了人类适宜的分贝指数,作为仿生人他们的部分指数也和人类相同——就连他都受不了了,康纳简直想不通为什么汉克还能异常亢奋。

“这里实在是太吵了,汉克。”他在指数超过临界点时试图引起汉克的注意。

“好吧,好吧。”汉克坐回椅子上,有点无可奈何的挠挠头,“这样吧,球赛看起来还得一会儿,你去公园的游廊坐坐,结束了我去找你。”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想法,康纳接受了这个建议。又为了确保不和汉克走散而在他手机里给自己的定位系统加了标识——他希望汉克会使用定位系统,这个他应该不用特地去教。

“别走得太远,康纳。”汉克在后面还记得提醒他。

康纳在走道上躲过了一个朝他丢过来的可乐瓶,敷衍的点点头走出去。等把棒球场全部的声音彻底抛在脑后的时候,康纳已经在公园的游廊里找到了一把椅子,重重地吐了口气。

他能感觉到压力在缓解,在思考了片刻之后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这是在吉米酒吧顺来的,那之后他在待机时对这枚硬币爱不释手,富有节奏性的声音让他感觉平静。

但很快有人找上他,不是汉克。在硬币第六十次在康纳的指尖旋转时,他感觉到了拉动衣摆的声音。

“先生,先生?”睁开眼时一个孩子正抬起头看他,“您能帮我个忙吗?”

康纳眨眨眼,他把硬币收起来蹲下身。应对一个孩子的请求,即使他们很陌生,但他的程序依旧让他尽量保持友善。

“乐意帮忙。”他说,“有什么……”

他的后半句话卡在喉咙里,在感受到背后的袭击时就地打滚,但那个跟随而至的匕首依旧插进了他的肩膀,从后面扑过来的男人立刻跟上来,揪住了康纳的领子把他丢了出去。

“仿生人,这次你的超人不在身边了。”康纳听见对方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嘶哑嗓音,他们在昨晚上才见过,声音并不陌生。

“我们有什么矛盾吗,先生。”康纳喘着气往后退了几步以避开那人的拳脚,“这没有必要。”

“没有必要?不,不,这很有必要。”

年轻人嗤了一声,他是个建筑工人,身体力量远比一个仿生人要来的强大。更何况他还有武器,虽然他挥舞起来毫无章法,只是盲目的想刺伤康纳,或者把刀插进康纳的脑子里——无论哪个都不是好结果。

他的确是不会疼的,但在连续的防御里手臂被划开,他脑子里有关格斗的知识全都没了用处,刻板的数据知识和实战经验完全不是一回事,尤其在他还没有任何武器的时候。

他的程序要求他不能伤害任何人类,然而他已经快要退无可退了。

“我们还可以商量一下。”康纳出声试图转移一些对方的注意力,“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试着替你办到……”

“然后呢?你们能把亲人还给我吗?”对方毫不犹豫的扑过来,“别找借口了。”

康纳为亲人这两个字愣住了一会,很快在那个拳头带着愤恨的重量挥到康纳的面前时他下意识的侧身带住了对方的手腕,回敬给了对方一记重拳。在匕首顺着他拧身刺进背后的时候撞进对方怀里,刀子在他身上划开了一大段伤口——仿生人不会痛真是占了大便宜,他咬着牙把拧住对方手腕的那只手往回扯,给了他一肘击,用尽全力扯着对方跌在地面上。

神经组件197514号受损程度:75%

AI已经在提示他的机体受损程度不能再加,康纳感觉到自己的血淌了对方满身,他现在只能强撑起身子试图制住对方的手脚。

这时候汉克的通讯已经传进来了。

“老天,康纳,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汉克在通讯器对面大吼大叫,但很快从偶尔的拳脚相接里听出什么不对劲来,“你……你怎么了?”

“汉克,用你的手机定位,我遭到了袭击。”

他的话没说完——看来今天的话永远都说不完,接下来他就被一脚踹开。那个黑人小伙儿在听见汉克的名字后从他手上挣脱,在康纳倒地的时候又在他伤口的地方补了一脚。

这一脚踢到了他的某个元件,康纳一瞬间感觉到全身都战栗了起来。失血也让他的听觉开始失去作用,视力也开始下降,机体在接下来的年轻人发起的几轮打斗里嗡嗡作响。

现在他的所有东西都不听控制了——这超出了一个仿生人能靠应急处理的范畴,康纳被迫于防守,一步步的往后退。程序居然在这时候还能把这归结于求生欲,康纳有点费力的想,直到听见了一声枪响。

然后是那人细碎的骂声和离去的跑步声。

他的身上没有拳头可以落下来了,这让仿生人总算松了口气跌坐在地上。

康纳闭上眼睛,他的机体在疯狂预警,失血过多影响了机体功能,警报声吵的他头疼。而很快其中的声音又加了一个,汉克的声音大到盖过了警报声。这不奇怪,汉克原本就是个大嗓门。

而康纳能感觉到随着仿生血液的流逝,他已经渐渐地要睁不开眼睛了。他被汉克背起来,脑袋靠在对方的肩膀上,摇晃的更加头晕。

“老天,别死啊,康纳。”

感觉有点像汉克晚上看的爱情侦探剧台词,他在彻底失去运转能力之前想。

“会被你晃死的,安德森警探。”他努力地说出最后一句话,“但你来了就好。”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64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