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底特律/警探组】黄昏时光 (END)

配对:Hank / Conner

Summary:我难得想给他们一个安稳的结局

WARNING:福勒队长第一人称视角,和平路线,OOC,我能用汉克的汉堡担保这是个HE


01


“总有一天这座城市会变成我的墓碑,愿我的骨血也在最后融于这块土地。”

曾经有人如此坚定地说过。

他站在这座暮气沉沉的城市黎明前的黑暗里,远远眺望着吐出金光的地平线。我很难在那时候以匮乏的形容词形容出那画面,但是我想,即使是耶稣也愿意祝福他的那份信誓旦旦。

因为他曾如此热爱这片土地。

所以我永远相信,即使有一天他不幸落入黑暗,也终会有人带他出来面对朝阳。


02


第三大道1301号,这个地址对我们这个年纪的警察们已经拥有了特别的意义,因为这地方曾经印着我们的青春年代——说起这话的时候我通常充满骄傲,而没有人会在这时候对我的话产生怀疑,即使是整个警署脾气最差的家伙也是一样。

我在这地方工作了一生,自然谁也不能比我更热爱这个小小的天地。

换成之前,在我偶尔放下长官的身份和年轻人们讲起这句话时,旁边会有个爽朗的声音跟在后面挑出话里的得意和自豪拿出来嘲笑。这是令人恼火的行径——我曾无数次反思为什么会对那个声音如此包容,最后得出结论是他拥有这个能力,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老家伙,我的挚友。

说到这里的话肯定不会再有人问我是什么身份,在整个底特律警署很少再有一个人拥有着对那个家伙的容忍和希望。我想谁都知道杰弗瑞·福勒和汉克·安德森从未停止过争论,可没人质疑过我们彼此是否信任和支持着对方。当初每个初入警署的新人都要走过那条走廊,上面挂着一些照片,那里描绘着我们的荣誉和过去——当然在几年前的警署的重建之后那条走廊就消失了,我对此并不像汉克那样感到愤怒。反正十年前的那一群人,现在好像只剩我和汉克两个围绕偌大一个崭新的警署,陪伴这个在末日般颓废里沉重迈步的城市找到一个能属于他自己的未来。

现在没有人再能看见那个黑暗时代里的荣光,他们甘愿在当今沉寂。

“人们总有一天会忘了我们的,杰弗瑞。”在那时候我很少碰见汉克身上不带着劣质酒精味的日子。这非常让人烦心,可也无可奈何,“看看这个世界。”

“可我们并不为让人记住而往前奔跑。”我说。

我从未有一天停止过对他的劝慰和担忧,即使那些东西全部藏在日常的争执和我的不耐烦里——我热爱我的挚友,用我的方式。

但我也知道,那个属于郊区某棵柏树下的墓碑,已经砸坏了我的老朋友。

上帝总是乐于满足一个人的愿望,他的骨血的确融于了这块土地,却是以某种他不愿回想的奇妙方式——上帝实现了庸碌人世的每个愿望,但都不完美,这是对这个世界的一种尊敬,可是这个尊敬却毁灭了一个崭新又明亮的星星。

那些还没有把身体塞进六英尺下的土壤里的、我们曾经的伙伴说过,汉克就像这个没有光明的底特律里最亮的启明星。

他们围绕着汉克,在如今我也时常回忆起那段时光。报纸把我们形容为宛若金黄色阳光般耀眼的年轻人,那阳光终将照亮底特律每一个充斥着犯罪和死亡的角落。我想那有点夸大其词,可是这座城市偶尔还是需要一点点希望的。

局外人很难想象那个在破产之后的底特律究竟是如何让人感到绝望。

“我们几乎每过两天就要去接受一具尸体。”这是每天在警署听到最多的抱怨,“警察作用甚至只是去把尸体收起来而已,谁知道凶手会不会就是我们收到的下一具尸体。失业率让他们除了抢劫和斗殴之外什么都不会,还有红冰,该死的红冰。”

我们的脚步踏满底特律的大街小巷,深知这个曾经辉煌的城市冬天有多么阴暗寒冷。但正因为如此才有人甘愿倒在追逐光明的路上,那些我们的伙伴,或许未来还有可能是我,或是汉克。

而汉克是我们中间最坚定的那个。

我很吝啬使用赞美,但这给那个家伙是实至名归,的确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座城市。他热爱这其中的一切,即使他们如此肮脏。

可是人们永远都不热爱着我们。

我一直在埋葬那些老朋友,而汉克的运气可能比我还要差一点。

“这是我们十几年里为这个城市做出的一切所换来的结果吗?”

在最后一次参与葬礼的时候,我看着那块大理石上的名字和照片,那个可怜的六岁孩子。而汉克在最后试图问过我这个。

“我们没办法半途而废。”

“即使知道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好结果是吗?”那颗启明星因为过度的悲愤而变得声音嘶哑,他的手指眷念的留在墓碑的顶端,仿佛那能让他真正再次抚摸到他无比珍爱的血肉。

“可是我们还没走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我努力让他安静下来。

“即使我们死在半路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放弃吗?还是想也变成那些小巷里的凶手?”我受不了他的语气,“你想那样的话,现在就可以去监狱里待着。”

“我只是丧失了挽救他们的欲望。”

我能看见汉克的眼睛黯淡了,我一直觉得他真正的像朝阳,而他那双蓝灰色眼睛宛如暴风前的海平面,阳光从那里向人世间挥洒,但是没有人能忽略从海底席卷而来的狂暴和毁灭。

他接下来没有说话,用沉默把我逼走,一整天待在那块冰冷的墓碑前。

然后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再也看不到那颗启明星在夜空里闪亮的光芒,而那双眼睛里再也不会拥有初生朝阳般最灿烂的颜色。

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依旧黑暗着。

而那些愿意为他们照亮光芒的太阳这时候已经快要全部消亡了。


03


我一直都对仿生人没有什么好感——或者是这座城市里的人都很难对那些机器有什么好感,他们闯入了无数生活已经变成了事实——这是底特律这座城市的人们最不幸的地方,他们好不容易用那么些年从破产的影响里爬出来,但是仿生人又很快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已经不被世界需要。

这很难不让人们产生愤恨,可谁都明白模拟生命为底特律的经济做出的贡献。

“我想我们很快就要退休了,杰弗瑞。”汉克总是在唠叨这句话,“什么都是仿生人,哪里都是仿生人。”他的下一句话在喉咙里嘶哑,“救人也是仿生人。”

“如果这个世界需要我们退休,也没什么不好。”班跟在后面说。

“然后被仿生人骑在头上拉屎?”盖文毫不犹豫的接上这句话,他一贯有着让人讨厌的坏脾气,而且不知道怎么好好说话,“八月份开始,仿生人已经会拿着枪指着我们的脑袋了,接下来他们会住进我们家里,拿走粮食和钱包,然后把我们赶去最危险的地方,然后他们坐在办公室里看电视;或者他们走上手术台,把每一个孩子治死——这事也不是没有。”

“闭上你的臭嘴,盖文。”汉克说,“不然我就在这里拧断你的脑袋。”

他是唯一一个会在警署和汉克打起来的人——年轻人的勇气。但这就是汉克所担心的事情,没有人再记得我们当初的一切,他们不懂得尊重,不懂得珍惜,不懂得如何感谢给予他们一切的人。但我明白盖文倒不是多坏的家伙,他和我们当初一样充满了勇气和野心,光辉一般的年纪。

但这个阴沉沉的世界已经不允许任何光芒,就像底特律年复一年的冬季又要到来一样。

我知道现在已经快要到柯尔的忌日了,那个可爱又活泼的孩子诞生在九月——那真是个美妙的月份,而他逝去的十月正好是底特律的雨季来临的时间。隔着一个月的大喜大悲让汉克无法接受,就像中间的六年完全不存在一样。他在九月迎接了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在十月将他埋葬。葬送在他每日奔波忙碌着的灰白城市,却没有一个人肯给那个可怜的小灵魂祈祷,让他能脱离天堂伸出的那只手。

我想他应该只是对这座城市失望了,他曾经无比热爱过这块土地,而热爱的临界点反转过来往往就变成了背叛和抛弃。

我尽量去保他,不然以他那本编成小说的处分记录来说他根本留不住那块警徽。我想过要是他丢掉警徽之后会是怎么样,也许他那把玩俄罗斯轮盘赌的枪也许就会装满子弹。

我知道那块警徽对他来说还是一个执念,他始终是那颗启明星——这是我唯一高兴的事情。

所以在仿生人事件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的时候,模拟生命向我提出意见。哦,他们居然要给汉克找个搭档,一个原型机,显然连模拟生命都知道汉克曾经的优秀,他们试图让汉克终结这些事情,但是为什么没人调查他的孩子究竟死在谁手上?

在汉克还在和劣质酒精醉生梦死的时候,我提前见到了那个原型机。

艾伦在两个月前见过一次原型机,他也是个优秀而勇敢的家伙,公平且正义,很难对事情有偏颇的意见,虽然他也不喜欢仿生人。

“一个理智,看起来就是个机器人的家伙。”他回想起那个事情,“但很聪明,至少他会去找线索,而且意外地善解人意。”

这对一个仿生人来说算是很高的评价,当然我承认我对仿生人也有歧视的意见在。可这不失为一个机会,把他丢给汉克,也许汉克能振作起来。

“我不知道汉克去哪了,但现在他应该在某个酒吧。”我说,“你慢慢找吧,你不是最先进的仿生人吗?”

我不意外仿生人的执着,在听说仿生人找了五家酒吧才找到汉克的时候我想,天知道那个仿生人在前四家酒吧受到了多少刁难。

比起喜欢仿生人,也许他们会更喜欢那些小巷里混着外卖残汁的污泥。

而我知道,之后汉克就会和我爆发一场争吵,有关于他是否要接这个仿生人案子,有关于他不想要那个叫做康纳的仿生人,有关于他沉浸于仿生人的案子到底给他的心魔增加了多大的负担。

“我现在没有兴趣跟你再多说什么了,汉克。”我在最后发怒,天知道我这样的个性为什么还能日复一日的容忍汉克的脾气,“要么你就乖乖查案子,要么你就摘掉你的警徽,滚出我的办公室。”

他没再说话了,在提到警徽的时候他抬起眼看向我的身后,那地方放着我们之前的合照——如今那些小伙子们只剩我和他。

他舍不下那个曾经在阳光下散发着希望的警徽,这是我和他的执念。

“我想我不认为安德森副队长适合做这项调查。”

在汉克转身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那个仿生人试图向我表达什么。

“现在你也和他一起滚出去。”我说,我的心情也一样不是太好,“我不需要一个仿生人教我怎么管理部下,懂吗?现在滚出去。”

我在逼迫一个黯淡的启明星重新升起,汉克的从前和现在的对比让他痛苦,他得走出来。而我不需要一个仿生人教我汉克是否优秀。

我在祈祷这条路可以成功,至于失败,那个结果是怎么样我根本不敢预料。


04


我知道他们迟早会相处的越来越好,而案子也在渐入佳境——从我知道了那个仿生人救过汉克,而汉克也在不断地抱怨那个仿生人到底有多不听话就知道我的选择似乎奏效了。

至少看起来的确是这样。

“安德森居然拿着枪对着我的脑袋?!”盖文向我描述过这个事情,“为了那个仿生人?”

“差一点汉克就从楼上掉下去。”艾伦在路过时试着向我提起,“而仿生人对他伸出手。”

“汉克他在伊甸园刷爆了信用卡。”班从现场回来的时候对我说,“他吩咐我要报销,现在您签个字?”

“老天,那个仿生人在大厦替汉克挡了一枪。”克里斯在替我端咖啡时说,“汉克的表情……”那个小伙子及时的卡在那里。

我知道克里斯想说什么,汉克大概想起了那个可怜的小灵魂。我们都清楚在那时候汉克多像一个空壳,有时候我都怀疑那其中是否还有灵魂。但是我也明白其中的区别,那个仿生人还会再回来,可是柯尔永远都不会从那六英尺下爬出来了。

这会加重汉克的心魔,当他看见那个在他怀里死去的仿生人重新站在他面前时。

“我有时候在想,死是什么感觉。”汉克在一天晚上向我请求预约模拟生命的创始人卡姆斯基的见面时间,然后他突然对着我提问道,“我曾经无数次对着枪口,可是我感受不到死亡的恐惧。”

“那说明你还可以活下去。”我说,“而不是继续过着你那狗屎般的人生。”

“你怎么看仿生人?”

“你是指康纳,还是现在在电视台抗议的那些?”

“随便你怎么选哪个。”他说,“我该怎么对他们?”

“我从来都不决定你的看法,汉克。”我继续说,只是这次我不想和他争执,“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汉克什么都没说,我听见那边的风雪声,他应该又在大使桥了。他曾在那地方向我说起过,他愿意让这座城市成为他的墓碑。

“我还是很讨厌仿生人。”他最后说,但是没人知道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所以在接到通知勒令我们停止对案子的追查时,我陷入了这数年间最难的抉择——我亲眼看着汉克在案子里恢复了他的活力,我看见他眼睛里的汪洋重新染上朝阳的余光,我几乎以为启明星要升起了。

我把他们叫进办公室,看见汉克和那个仿生人站着的距离不再那么疏远,而汉克会在仿生人待机的时候关心的看向他。

“你们不用负责这个案子了,汉克。”这大概是我这数十年间犹豫的最久的一次,“现在他们归FBI。”

很快那个仿生人的眼睛恢复了神采,我确定他听见了这句话,而他在汉克几乎脱口而出的脏话里扭过头看向汉克。天呐,我几乎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你在说什么鬼话,杰弗瑞,我们几乎快结案了。”汉克的声音因为不甘心而充斥着火药味和怒意,“你就是那么对待我吗?杰弗瑞?”

“我知道你不喜欢仿生人,我以为至少你会高兴。”我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我这是为你好。”

“去他妈的为我好,杰弗瑞。”汉克的牙齿咬起来,那双眼睛的海面翻涌,他显然也明白这没有回旋的余地,但他依旧在说,“我们只差一点,杰弗瑞,我们真的只差一点了。”

我真的为他那双眼睛里的神采而高兴,我乐于看见那颗启明星升起,可我无能为力,秩序和等级是我一直坚信的东西,我不可能违背。

“我很抱歉,汉克。”我说,“这事真的就结束了。”

我看着汉克把目光再次落在我的身后,老天,他也许会直接把警徽拍在我面前,但好在他没有,最后他只是摔门走出了我的办公室,而仿生人也不再欲言又止,他快速的跟在汉克的身后。

我隔着玻璃看向他们坐在一块,那个仿生人还是在当初他们初见的位置上,而这一次他得到了坐在汉克桌面上的权利。

“也许我该违背一次我的原则?”

我试着对着墙面上那些老伙计们说。

“过了那么久,我坚持的原则除了这个孤零零的位置之外,什么都没有为我带来。”

而我在康纳身上看见了我们的那些曾经,我们那一群拥有梦想的年轻人。懵懂地试探这个世界,找寻一个自己的目标——在我们得出要为底特律这个城市照亮每一个角落的结果时,所有人都义无反顾的走在那条路上,直到终结。

而我和汉克很久没有再拥有这种梦想。

所以在汉克在警署闹出麻烦,那个探员得到了汉克的拳头而试着向我求救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那个仿生人向档案室走去。

这是我唯一能为他们办的了。

而且说实话,我看不顺眼那些FBI的狗屎探员也已经很久了。


05


我曾经在事后猜测过他们经历过怎么样的惊险,就在仿生人革命成功的那个晚上——汉克向我轻描淡写过几个场面,他说康纳选择救他,说他是怎么样猜出哪个是真康纳。那个老家伙恢复了一点他的活力,而现在嘲讽的角色换了个人,我开始对着他语句里的骄傲和得意吐出针对的话。

而且我知道汉克不会再没事和我争执了,他的心情在趋近平稳,这真是个好事。

“也许他们会是底特律的光芒。”汉克对我说,“我们到最后得承认,我们当初力不能及的,仿生人可以替我们继续。也许他们能让这个世界明白,这么下去不会再是个好办法。”

这个理由我猜到过,因为我足够了解他,我知道他从未放弃过希望。

康纳在那之后就不再属于警署,这倒不是很难猜到的事情。现在那些机械生命自由了——当然我无法确认这到底是不是好事,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迎着他们是去解决通常是最好的办法。

我和汉克的年纪都不小了,天知道我们还能在这个世间待上多久,未来不属于我们。

我把这理解为上帝给这个世界的一场洪水——至于谁是方舟我并不清楚,洪水是否到来我也不感兴趣——我们注定被淹没,而那些能够走上方舟的新生命,未来就让他们想吧,我们不能保护他们一辈子。

至于现在,我所能关注到的新闻只有政府漫长的谈判拉锯战。对于仿生人,协议一直等到了底特律的又一个雨季即将到来的时候才最终尘埃落定。

我又记起了小柯尔的祭日,是的,因为我能感受到汉克在这一段时间里的萎靡。

“十月份的哥伦布日定在明天。”盖文说。

总统决定把仿生人平权的纪念日和哥伦布日放在一块庆祝,我在想这是个好主意。我不是意大利籍人,也不像印第安人对哥伦布日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单纯的为这个节日而高兴。

哥伦布在那天登上了美洲,而仿生人在那天于美国的领土上得到了他们的自由,多美好。

只是我知道汉克就不一定高兴了,今年的哥伦布日定在明天十二号,而柯尔的祭日在今天十一号。

“不是个好日子对吧。”盖文在办公室里絮絮叨叨,他也记得柯尔的忌日——我想警署里没有一个人会不记得柯尔的忌日,“今天安德森不在。”

“往年他也不在。”克里斯说,“你第一天知道吗?”

“但这次不一样,你知道前些天安德森管了个案子,上午他就从墓地回来,现在他去逮捕凶手了。”

“所以这件事你为什么知道?”班在提问,而我坐在办公室里听,“你别总招惹汉克,他这几天不舒服,似乎一直在胃疼。”

“那是他要喝那些该死的酒。”

盖文不说话了,他的表情看起来又带着轻蔑。这个年轻人充斥着野心,毫不掩饰,也讨厌汉克浪费了自己一身的天赋才能甘于颓废。

“好了,今天你们全部早些回去吧。”我走出办公室对他们说,“明天有仿生人参与的哥伦布日游行会,也许我们还需要承担警卫的事情,所以今天晚上就算好好的度过这个节日。”

我听见那些零零散散的抱怨,但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大声的说出来。就像我早就说过的,除了汉克之外没有人再敢和我大声说话,而我对他们的严厉通常都带着我自己的期盼。

我也希望他们代替我和汉克成为底特律的阳光。

至于今天,我的妻子和女儿也会希望我能早些回去,明天的哥伦布日游行我的女儿也会参与,她是个漂亮又聪明的姑娘,才从大学归来。

“我替你带了礼物。”我回到家和她说,“而……哦,我把礼物忘在了警署。”

这真是该死的记性,我驱车赶回警署去取。我不想让小姑娘失望,看见警署亮着的灯我并不意外,在路上我通知了汉克抓捕结束后回到警署做好备案就可以回家,只是看样子他的备案还要做一会。

“汉克。”

我在门口打算喊他回去,我觉得他今天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毕竟是柯尔的忌日。

但我看见的——对,我想我看见了,坐在汉克桌子上替他备案的是那个仿生人,而汉克躺在椅子上似乎陷入了睡梦。我应该有段时间没看见仿生人了,他似乎在为他们的耶利哥繁忙,偶尔会给警署送礼物,或者去找找汉克。他们看起来像成为了够好的朋友,我一直为此感到欣慰。

我非常高兴于看见汉克能在柯尔忌日这一天拥有一个平稳的睡眠。

我清楚心魔对一个人的毁灭性是巨大的,汉克永远忘不掉今天,忘不掉柯尔,忘不掉他对世界的绝望。而闭上眼睛那些心魔就在心底演练,一遍遍地折磨他,这是汉克向我描述的感觉。

而现在他似乎有了个陪伴,让他睁开眼不至于像梦中一样绝望。

那个仿生人倒是很快发现了我,他用嘴型向我默默地问候,“福勒队长。”

我让他不用再多说话,很快放弃了走进办公室拿礼物的想法。接着我的小姑娘打了个电话催我——她们的苹果派烤完了,希望我去吃上最热气腾腾的第一口。

“所以我能去你家吗?汉克。”我在临走时听见汉克似乎醒了,而仿生人在建议,“明天,或者今天晚上。你的胃疼需要好好调理了,我今天已经把耶利哥的房子还给了马库斯,反正我现在无处可去了。”

“该死的,康纳。”汉克的声音听起来很不愿意,“你是吃准了我会答应的。”

“你难道还会不答应吗?”仿生人似乎在微笑,“你不准带我回去吗?”

我把电话捂上,悄声退出了办公室,没再去打扰这里面难得的安宁。

走出警署的时候我抬起头,为了明天具有特殊意义的哥伦布日游行,今天他们已经开始准备了——彩车停在路边,仿生人和人类一块在装饰,拿着气球的仿生人正在把多余的一份分给路边跑过的孩子,一切的一切都沉浸在祥和和安宁里。

这个城市和他的人们在几十年里蹒跚走过,现在值得一个安稳的黄昏时光。

坐进车的时候我看见汉克带着仿生人走出来,年轻的生命往前小跑着和汉克并排,他们的肩头触碰到一起,夕阳的余晖给他们的生动表情添上了一笔颜色,恍惚让人回想到了些往事。

电话里女孩儿的声音越来越大了,“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想,我当初是没有猜错的。

那颗启明星代表希望,他在黄昏时分沉寂下去,彷徨失措,而终将有个人会在天堂伸出手,把他从黑暗里扯出来面对光明。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466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