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底特律/警探组】宁静海 Sea Of Tranquility (02)

宁静海(Sea Of Tranquility)

配对:Hank /Conner

WARNING:十几年前的康纳,大致亲情向,OOC,因为我实在找不到美国警察是否有临时警官证这东西,于是开始私设。这不是个正剧,更正确的应该叫“亲子”向互动流水账。(×)





“所以,你为什么要一直站在我身后?”

汉克坐在后院里撑起的太阳伞下喝了口柠檬水,他抬起头隔着一层茶色墨镜看着身后一步远的康纳。实在被身后的视线盯到一身鸡皮疙瘩的时候,他才念念叨叨的提出他的问题。

被问到的仿生人挑了一下眉毛,用上在汉克眼里有点无辜过头的目光低下头。他还是保持着双手背在身后的姿势,看起来就像个宴会上面无表情的老管家,忠实的跟着他的主人。

他能跟着汉克一块参加,这是康纳没想到的事,因为按照他的电脑分析,一般人类不太愿意在坚固的朋友圈子里塞上一个新人。

“因为除了你身后我暂时不知道去哪。”康纳替汉克把空掉的杯子加满柠檬水,“而且,我有个小问题,这就是福勒队长说的泳池派对?”

仿生人拥有这样的疑问是有原因的——以他的电脑数据反映,泳池派对应该至少有个泳池,而后院里唯一算得上有水的地方就是福勒家两个孩子的充气泳池。大人们都围在烤架旁边,把冰桶里的啤酒咬开瓶盖,热闹的在一块闲聊。

这像是一场小型的,朋友间在夏日周末的聚会,而不像是个派对。

“你想也知道,我们几个会参加什么泳池派对?”汉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今天是福勒的生日。”

“我明白了,但是你还是没有解释'泳池派对'的来源。”康纳指出了这个重点。

汉克立刻就抽了抽嘴角,他不愿意回答,康纳清清楚楚的看出来了。但这通常让人更感兴趣,就连仿生人也不例外。

“你指望汉克亲口说出这个理由,不太可能的。”这时候福勒从背后出来,“汉克是个旱鸭子,他在年轻的时候以为自己会在泳池里淹死。为了纪念他这个糗事,我们决定一年嘲讽他一次。”

“去他妈的糗事。”汉克翻了个白眼,“都怪你们当初把我推下去。”

“谁叫你总是嘴硬自己不怕水的,汉克。”福勒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把打开盖的啤酒塞进汉克手里,“别缩在这喝柠檬水了。”

“我的仿生人融入不进你们。”汉克撇撇嘴,“我总不能把他丢下。”

“也是,你看起来不能吃东西,康纳。”福勒看向站在一旁听着他们对话的康纳,“你需要什么吗?充电线吗?是苹果充电线还是……”

“我的仿生人是高科技,不用充电线。”汉克打断了福勒的话,他代替康纳抢答了,表情有点小得意,希望不是康纳的错觉。

他在福勒投过来确信汉克是不是胡说八道的视线里点点头,他刚刚把汉克不会水这个信息储存好。其实汉克对他也就知道这么点东西,但是康纳无意让汉克丢掉那点自豪感。

“我只听说模拟生命正在打算开发一些警用仿生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吗?”福勒说,“你有什么功能?汉克把你藏在家里——好吧其实也是你暂时用的警官证还没有下来,你能做什么?”

“现场调查,鉴证,审讯,一切助手该做的事情,福勒队长。”康纳回答道,他看着太阳伞下两个充斥着求知欲望的优秀警探,“当然,我不知道那些警用仿生人是否和我一样,我是特别制造的版本,但总归是差不了多少的。”

“听听,再过十几年我们就该失业了,杰弗瑞。”汉克活动了一下手腕,显然不太相信,“我以后看来得提防着康纳抢我的饭碗了。”

“我不会抢你的饭碗,安德森先生。”康纳跟了一句,又得到了汉克一个白眼。

“你这个木头脑袋,康纳。”

“你得分清我们在开玩笑。”福勒捏着康纳的肩膀笑了笑,他的两个孩子这时候从充气泳池里跑过来抱着他的腿,父子几个用视线交流了一会,“人和人之间开个小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至于现在,我有个问题,康纳,你真的觉得不热吗?”

汉克也给跟着抬起头,他和福勒看着在底特律的夏季还穿着衬衫套一件长袖制服的康纳,而仿生人似乎并没有明白他们的意思。

“仿生人没有汗腺,只能模拟燥热的情绪。”康纳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而且仿生人规定要穿制服。”

“但是我们看着很热。”汉克和福勒对视了一眼,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会进水吗?”

福勒也跟着站了起来,对着汉克挤挤眼。

“当然不会,我是防水机型。”

康纳歪了歪脑袋,他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汉克和福勒队长一块往他这里靠过来。他的系统下意识告知自己应该后退,但他又实在找不到这两个警探有什么要伤害自己的意图。

“我们通常都用这个做夏日的助兴节目。”他很快得到了汉克的解释,“非常凉快的。”

然后警探微笑了起来,他在福勒家两个孩子一块叫好的声音里把康纳抓起来——汉克的力气很大,趁着仿生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间,直接把康纳推进了孩子们的充气泳池里。





然后他们进行了幼稚的夏日必备活动,福勒家的两个孩子杰伊和迈斯热情提供了水枪。一院子的警探们把目标对准了新成员康纳,得庆幸康纳是真的不会进水,这顺便还可以测试了他的防水性能,不然汉克就得把他带回公司维修。

他被水枪喷的一身湿淋淋的,好在很快大家就转移了目标开始追着汉克,因为汉克在集体围攻康纳的时候把枪口也对准了别人。

出于汉克要求保护他的命令,康纳也只能拿起水枪被迫加入这场游戏,但是目标偶尔出错也没事——谁说仿生人不会犯错呢。

“康纳,你他妈的往哪喷!”汉克愤怒的跳着脚骂康纳的公报私仇,“我的眼睛,我他妈……”

他没机会说完脏话,那些垃圾话就被其他人的水枪全部喷回了肚子里,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从郊区水库里捞出的狼狈不堪的落水猫。

最后大混战终结于福勒队长妻子来叫他们吃饭的声音之中,一身湿淋淋的男人们去换上了干衣服,康纳也得到了一套汉克赔偿给他的衣服——汉克去给他买了衬衫和裤子,让他把湿掉的制服换下来。

只是等到康纳换好衣服出来,厨房里只有主人正在吃饭做最后的准备,其他警员聚在一块看球赛,汉克却已经不见了。

“汉克吗?他喜欢我的小露台。”福勒给康纳指路,“从阁楼爬上去就好。”

事实证明福勒的确是汉克多年的好友,等康纳找到汉克的时候,换上一件纯色短袖的汉克就靠在露台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一瓶冰啤酒。

傍晚时分的底特律风清晨要更凌冽,吹起了汉克还湿淋淋搭在额角的头发。汉克用手捻了一下,继续把手搁在露台的栏杆上,迎着风眯起眼睛。

看起来汉克的表情觉得很舒适,于是康纳就没有打断这份宁静。

“觉得怎么样,我们给你的欢迎仪式。”过了一会,汉克出声问道。

“气氛很好。”康纳想了想,选择照实说,“但我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既然你来到底特律警署,以后就得融入大家。”汉克看了看他,“这是最简单的办法,大家会因为你是朋友而帮助你,做警察单打独斗,恐怕在第二个年头就会死在底特律的小巷子里了——这里可是犯罪都市,脑子不清楚的人活不下去。”

康纳眨了眨眼睛,他没说话,只有一侧的指示灯在闪烁着。汉克看懂了他这是在思考,他没有打断仿生人的分析,只随意的把视线放向远方。傍晚时分的每家屋子看起来都温馨舒适,归家的丈夫和妻子在门口交换了一个亲吻,夕阳拉了一个过长的身影,让他们看起来几乎融为一体。

看起来是个值得更好的城市,汉克想,底特律大约只有夏天才显得不那么阴云密布。

“我的电脑分析,这句话没什么错。”康纳点点头,“我记下你教我的了,谢谢。”

“我才没教你什么。”汉克仰起头拍了拍脑袋,嘟嘟哝哝的抱怨,“我真羡慕你这个不会进水的脑袋,刚才我的耳朵里进了不少水。”

“我都提醒过您,别玩得太疯。”

康纳抿起嘴,他一直都不太了解汉克为什么要反驳别人给他的道谢——但这似乎不重要,因为福勒在楼底扯着喉咙喊汉克的名字,那位黑人警探自带节奏的喊话声打断了康纳的计算。

汉克随口应了一声,伸了个懒腰。

“好了,让我们来开心过完这个周末。”他伸手拍康纳的脑袋,用手臂夹着康纳的脑袋,“等下周开始你的许可证下来,我们就开始办案了。”

康纳被拉了一个踉跄,无奈的弯着腰被汉克拖下楼,只能用手不断地拍着汉克的手臂。

他的新搭档看起来真是随性又大大咧咧,等到他也被一同摁在餐桌前的椅子上时,康纳抬起眼,他得到了所有人给他的微笑。





在之后有关于这段经历的记录里,康纳用了一定的笔墨来描写那份热气腾腾的感觉。

“就像餐桌上所有食物的热气全部融合起来,塞满心口的每一点地方。”他说,“所有人看起来都很高兴,他们别无所求。”





等到康纳的警官证拖延到汉克都快要找上司吵架的份上时,福勒总算把他从警督的办公室拿回来了——只不过那是份临时用的,康纳不被允许配枪,也少了很多基本权利——但那无伤大雅,至少汉克能带着他一块去现场工作了。

总的来说康纳在警署的生活很舒服,就像汉克说的,他得让所有人当他是朋友。而在偶尔康纳被汉克扣上一顶底特律活塞队的帽子时,更多的人干脆就把他是个仿生人的事情忘了。

康纳对此有过分析,得出了对他快速的接纳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汉克。

他能感觉到汉克在警署里充当的作用,他是个好人,所有人都很喜欢和信服他,而他也的确用他的感性和真诚对待所有人。

从第一个请客的人开始把康纳的份也算上开始,之后几乎每一次康纳都分到东西,一杯咖啡、一个墨西哥卷或者是一包糖。虽然最后这些都进到了汉克的肚子,加高一点他的血糖和血脂指数。

“我发现你的生活习惯很不好。”在午休的时候康纳在汉克乱糟糟的办公桌上扫出了空位,然后跳上桌坐在汉克面前,“你的生命里都是汉堡。”

“我的生命还拥有薯条和炸鱼。”汉克丝毫不为这劝告所动,“我对食物拥有最大程度的热爱。”

“即使是你唯一吃下的蔬菜就是汉堡里的生菜。”

“哦,该死的,我也很想回家做饭吃。”汉克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但是时间呢?该死的时间呢?”

康纳挑了挑眉毛,的确,汉克上班的八个小时就像给自己上了个弹簧,丢在他手上的案子往往最复杂,谁叫底特律是犯罪都市呢。

就像现在,他们刚刚被通知有一个需要去现场看看的案子,于是汉克在门口就把迈向中餐馆的步子拉回来,点了隔壁家的汉堡套餐。

“我本来应该去中餐馆吃爆炒虾仁。”在解决午餐之后坐上车的汉克依旧在抱怨,“那家店今天打折,我都和老板打好招呼了。”

康纳假装没听见汉克的抱怨,通过这段时间和汉克的共事他明白别去应和那些抱怨,不然汉克就能拉着你声情并茂的描述他没吃到的中餐有多完美,然后把气撒在康纳头上。

自从福勒队长发现了康纳拥有无线通讯的功能,有什么案子他干脆就直接通知康纳,就算汉克发脾气也是找康纳的麻烦,而康纳又不可能去找福勒的麻烦,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我们谈谈案子吧。”康纳把穿到平板上的数据交给汉克,“两个吸毒致死的黑人,但一般这事不归凶杀科还有刑侦科管。”

“的确是不管的,但是因为我比较特殊。”汉克用手指一下下划着屏幕,“而且你来了一个多星期,只跟着我们追踪黑帮,连凶案现场都没去过。”

“是因为你和队长他们一起解决过红冰案子吗?”

“差不多吧,原本我们要管的杂七杂八的事就多。”汉克随口说,“我就带你去看看怎么勘察现场,这事情存在芯片里的知识可没用。”

“那不会破坏现场吗?”

“班他们上午已经把那里整理了一趟了。”汉克用手撑着下巴,“而且你不是辅助我用的仿生人吗?看看你能看懂多少东西。”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这其实算是场考验。

康纳看了汉克一眼,的确他要从汉克身上学到的东西有很多,一个老道的警探能靠经验差不多还原现场,而汉克乐于教他,这就很不错了。

他每隔一段时间需要上传数据,模拟生命对于一个老道的警探如何还原现场很感兴趣,他们需要康纳在办案中收集信息。汉克就是被选中的整个底特律警署里最优秀的警探。

现场在一栋老式的公寓楼里,这已经快靠近底特律的贫民区了——汉克走出警车的时候重重的打了个喷嚏,他有点受不了垃圾堆叠起来的味道,但住在这的人总有些难处。

班正在那等着他们,他和汉克打了个招呼,视线停在他身后一会儿,“里面收拾完了,你们可以进去。”

“尸体被亚托克斯拉回去了吗?”汉克问,亚托克斯是警署的验尸官。

“是,差不多现在他会出来点结果。”班点点头,他把目光收回来,“两个小伙儿,亚托克斯说他们又是吸食红冰致死的,这玩意打从几年前兴起,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得接一两个案子。”

“而且你们每次都得叫我来一趟。”

“因为这东西,上头总觉得万一你能从其中找到什么别的蛛丝马迹呢。”班指出,“又捣毁一个红冰集团,你可就出名了。”

“我把这理解为你在怪我当初没一次性打击干净。”汉克笑了笑,他回过头找康纳,“来吧,汉克老师的教学课堂开始了,额,他人呢?”

“在你还在废话的时候就在周围到处乱转了。”班笑出了声,“你的学生很活泼好动啊。”

汉克捂住了脑袋,他站在原地扯开嗓门,“康纳!”所有在现场的警员都回过头看他,“康纳!!!”

回答他的是殷勤的吠叫声和匆忙的应答,然后汉克就和班一块回过头,看着康纳从隔壁那栋掉漆的公寓楼后面跑出来。

汉克瞪着那个仿生人,很快就又打了个喷嚏,熟悉的垃圾腐烂的味道。然后他看着康纳手上的那只棕毛色的小狗,深吸了一口气。

班在旁边憋着笑,“没事的,汉克,我觉得从垃圾堆里捞出只小狗也……”

他的话音都没落完,汉克的一个爆栗就直接敲在了仿生人的脑袋上。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83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