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底特律/警探组】宁静海 Sea Of Tranquility (01)

配对:Hank / Conner

简介:在我贫瘠的脑洞里,有想过把康纳提前十几年交给汉克,他们变成搭档,一起度过很多圣诞节,一起度过困难,一起……迎接结局

WARNING:本质上是架空AU,康纳要提前十几年出现所以各种私设,OOC预警,亲情友谊向居多





如果仿生人的脑袋里能拥有那种老旧电脑系统下的文件夹的话,那么康纳觉得他的文件夹里应该有七成都塞满了案子,因为他是造出来的最佳助手;而剩下的可由他随意控制的三成,大概就只能被迫塞下电子游戏、篮足球赛、日常琐事,还有他和他的老伙计在十几年的点点滴滴。





不管时间到底过了多久,汉克对于康纳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抱怨,这其中的原因有一部分是他对一开始模拟生命承诺送给他的仿生人有些设想。并且曾经和同事们一起热闹讨论过。

在那个时候仿生人还算是个新鲜玩意,远远没有到十几年后那么泛滥,街面上随处可见的人们脑侧有的还只是夏季阳光下的汗水,每一条巷子里的犯罪率也还是依旧那么高——这是汉克的原话,他在刚刚穿上警服的第一个晚上就撵着一个小偷跑了大半个街道,并且被人用刀子划了一刀。

“命运总是残酷的告诉我们同情心是没用的。”他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康纳说起过,“开始,我还以为仿生人是模拟生命给我造的机器人玩偶,像超能陆战队那里面的Baymax一样。”

康纳在得到认识不过五分钟的新伙伴塞到他手里的甜甜圈时眨了眨眼。

“那时候我想,完蛋了,难道接下来让我带个玩偶出门办案吗?”汉克笑了笑,“还好,看起来不是。”

康纳试着找到汉克提起的这部电影,他理解为汉克喜欢那个豆豆眼的白胖子,于是第二天他登门拜访时就抱着这个礼物。

“谁跟你说过,上门拜访要带礼物的?”汉克在门口哭笑不得的站了一会,看着被大白遮住了大半个人的仿生人说,“机器脑袋也会讲人情了?”

从今天开始,他的屋子里就要多个新房客了,而新房客的礼物还那么出人意料。

“我的系统判断,这样你会高兴。”

“那你哪来的钱?”

“这属于公司为我提供的办公费用。”康纳一板一眼的回答汉克的问话,“我是您的助手,安德森先生。”

是的了,这硬邦邦的机器人感觉,汉克叹了口气,这应该是他和他的同事们在等待这位仿生人同事来之前讨论到的最正确的一点。

这仿生人是他得到的礼物,底特律的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连续几年蝉联犯罪都市——但是毕竟没人会在现实里喜欢经历一场真正的GTA系列,而汉克在一次行动里保护了模拟生命的主工厂,他得到了一点感谢——显然在最后见面的时候,那位年轻的总裁也记得在红冰清剿活动里登上过报纸的汉克。

毕竟他和杰弗瑞一块办的那场有关于红冰的案子,足以让上头吹嘘几年。

“我们正在试生产警用仿生人,在此之前,要是安德森先生不介意的话,我送您一台原型机。”

作为谢礼,汉克被答应拥有一个警用的助手仿生人,而之前他只在报纸上对于模拟生命这个公司的采访里才知道仿生人是什么。

“我觉得也许会更像机器人总动员的WALL·E。”

在和汉克一块讨论时班这么和汉克说,他和汉克同时进入警署,负责现场侦查。

“一个机器人,在犯罪现场用他的小轮子转一圈,现场证据就一个都不会落下。”

“这样你岂不是就可以早点退休了。”汉克总不会放过嘲讽他的机会,“反正,总不会是个家务机器人。”

“是个家务机器人也不错,可以用来收拾你满屋子没丢掉的披萨餐盒。”班跟着回了一句,然后得到了汉克的白眼。

但不管怎么样,在整个底特律警署的警员们集体猜测了那么久之后,他们对于来了个正经的“人”看起来都多多少少有点失望。只是这不妨碍什么,在他们的新伙伴来了并老老实实在汉克的椅子上坐着等待之后,大家就进行了些探讨。

于是汉克从外面回来,从门口值班室一路到办公室都在听见有关于康纳的讨论,这让他在办公室门口站了一会都没敢进去,半天扭头出去买了一盒甜甜圈,把这当成了给新同伴的礼物。

他们实际上也没交谈多久,在匆匆见面后,康纳就带着甜甜圈盒子回模拟生命,然后表示他会在第二天办完手续后正式入住汉克家。

“我又不知道你不用吃东西。”汉克对此做出了勉强的解释,“你把我送的甜甜圈带走了,而他们昨天的描述里你就像饿着肚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等了我五个小时的白兔,还是真人版的。”

“我原以为你起码会对仿生人有点了解。”

“又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科技板块感兴趣。”汉克闷闷地喝着两杯咖啡,一份是他刚才准备给康纳的,“昨天的甜甜圈你带去哪了?”

“带去送给门口的警卫了。”他回答,看见汉克有点失望的把撇撇嘴,看样子他想要回来。

康纳在心底记上了一笔,他的新伙伴应该对甜甜圈情有独钟。在他的指示灯用闪烁显示信息存储时,他抬起眼看见汉克正在用那双蓝灰色的眼睛好奇的打量他脑侧的指示灯。

“不管怎么样,安德森先生。”他迎上那些视线,“祝我们合作愉快。”





汉克·安德森。

康纳在系统里被输入这个名字后就无数次念过他,他拥有汉克的所有数据,社保号、家庭住址、他曾经在何时何地做过什么被记录下的糗事,还有一张警署入职时拍摄的照片。

以一个仿生人的审美——他的审美应该就是创造者的审美——汉克距离眉清目秀有一段距离,他是个普通的密歇根州男人。入职时只有二十多岁让他看起来阳光、朴实,而资料显示从警和从警生涯为汉克带来的荣誉让他比常人多了冷静坚决和果断,这是一个警察应该拥有的基本品质。

所以总得来说,康纳对于汉克在见面之前的打出的评分按照百分制来说应该有七十分,这对一个人类来说是很高的分数。

他那台目前最高规格的AI计算出的一切都不带着有色眼镜,也不太有主观性。但很快康纳就明白,他短暂到只初生几天的AI大脑分析的数据,在应对实际上具有很大欺骗性的现实时变得一无是处。

“福勒队长通过私人路线打来了电话。”

在周末的清晨,康纳敲响汉克的卧室,一只手拿着昨晚汉克丢在浴室的电话。

福勒队长是个锲而不舍的人,这个康纳从言语间可以分析的出来,他要汉克接电话就会一直打下去。于是从康纳出门散步前听到电话铃声开始——他在第一次接通了电话,并且说过汉克还没起床——当时表示理解后的福勒队长挂断了电话,而在康纳回家之后,积攒的未接消息就已经有几十条那么多。

至于更让康纳觉得奇怪的,他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安德森副队长可以听着几十次电话铃声(那种刺耳的重金属音乐),还能睡到神志不清。

“康纳,接电话!”

康纳分不清这是汉克在他出门散步时对这句话重复的第多少次,已经重复到条件反射了。

“我就知道,结果还会是你来接。”在接通电话后,福勒队长看起来并不觉得惊讶,“昨天他答应我的聚会,结果他就在家里睡到现在?”

“我拉不醒他,福勒队长。”康纳明确的表示自己恐怕无能为力,“就算他醒了,也会在刷牙的时候坐在浴缸里继续睡过去。”

“这就是为什么我劝他应该结个婚。”福勒在对面似乎挠了挠头,“对了,康纳。”他提出,“我的命令在你这是第几优先级。”

“第二优先级,第一优先级是安德森先生。”

“那我看起来只能给汉克最后一个机会了,康纳。”福勒说,“你去最后提醒他一次,如果他不起床——我现在就在路上,你立刻就去把他的衣服扒了,反正你不会介意的。”

“这么做有什么理由吗?”

“理由就是汉克他一定会立刻起来的。”福勒队长淡淡的表示,“这办法我们一般不用,因为他会在你扒完衣服后跳起来和你打一架,但的确之后他不会睡觉了,我相信你的,康纳。”

康纳沉默了一会,这办法不用他拿来多做思考,因为他肯定不会用。而且让他把福勒队长的命令等级在日常生活的情况下调低了十个百分点。

他是仿生人,但是仿生人又不是蠢材。

康纳把视线放在汉克身上,然后扭过头,窗外传来散步时遇见的邻居的脚步声,而邻居牵着的那条拉布拉多犬正在和窗内的康纳打招呼。

他很快对着窗户眯了眯眼睛。





“天呐,让那条狗离我远一点!”

康纳牵着那条活泼好动的忠实犬类,一路跟在汉克后面监督他刷牙洗澡。显然拉布拉多也很喜欢汉克,从康纳把它牵进来后就热情地和汉克打招呼,他们应该也是老朋友了。

他听着汉克叹出第六口气。

“我准备向模拟生命申请一条獒犬的经费。”康纳在旁边说,“看家护院,顺便叫您起床。”

汉克含住一嘴的泡沫,他忍住了没有喷出来,然后给了他的仿生人一个白眼。天知道在陷入睡梦的时候被一只狗舔醒的感觉有多可怕——而且还有个仿生人在旁边虎视眈眈——汉克独自住习惯了,他花费了几天时间也还没完全熟悉多了个在身边晃荡的室友,然后会在只围了个浴巾从浴室出来之后和客厅里研究足球赛录播的仿生人面面相觑。

但可惜康纳不懂他的尴尬,通常那时候他只会善意的提醒汉克不要着凉。

“我建议你干脆让模拟生命给我添置完所有家具,我还缺个好的洗碗机。”汉克吐掉泡沫,含含糊糊地回应康纳,“我好不容易休息,晚点起床怎么了?”

“可是我不建议通宵看球赛这个行为。”康纳说,“即使你一直在拿上班错过了直播,晚上一定要补回录播这个理由。”

他指向客厅还没收拾掉的啤酒瓶和披萨餐盒,明确的指出汉克的错误。但汉克显然理直气壮,在路过啤酒瓶的时候还用脚踢了踢,然后自己去冰箱里做些简单的三明治当早点。

“你们不用吃饭睡觉真是方便。”汉克随口说,“就连充电都不用……话说真的不用充电?你们是太阳能?”

在康纳住进汉克家的第一天,汉克就询问过他需要什么充电器,然后把家里翻箱倒柜找出的几根苹果充电线摆在桌上。

康纳出于礼貌性的拿了一根——事实上他根本没地方把插口插进去,然后他在一天晚上悄悄地把那根充电线又放了回去,通过明里暗里的暗示让汉克明白他压根用不着充电线。

他是搭载了社交软件的最新版本仿生人,不让汉克尴尬也是他注意的问题。

“我有一块可以用上百年的核心,至于维修和充能我会回到公司的。”

康纳分析了一会,觉得他有回应这个的必要,不然汉克恐怕会再纠结一阵子。

“那需要我付钱吗?”汉克问。

重头戏,这大概是重头戏,康纳抬起眼淡淡的说,他计算得出汉克会接上这句话。

“如果你想要付钱的话,卡姆斯基先生估计也不会介意收取,”

汉克不说话了,康纳隐约听见他含糊着咽下什么话。然后喉咙里发出了含着糖时才有的干涩的声音,弯腰摸了摸蹲着的拉布拉多的下巴,抬起眼看着站在厨房百叶窗下的仿生人。

底特律晴天的上午不知道多少缕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投在康纳的脸上,但仿生人却完全不觉得刺眼,只任由着阳光在虹膜上映出尖锐的光。

“你什么时候把这只狗送回……”

“福勒队长到底叫你去做什……”

他们两个各自的话还没说完,就随着福勒撞门的声音通通咽回肚子。

“汉克,你为什么还在做早点?”福勒进门后和那条快把尾巴甩成螺旋桨的狗面对面了一会,然后看着汉克嚷了起来,“快点,别错过泳池派对。”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265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