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底特律/警探组】致命框架 (END)

致命框架(Deadly framework)

配对:Hank / Conner 向哨AU

简介:在底特律红冰的清剿行动里,汉克和康纳遭到了一些小小的麻烦。

Warning: 彻底是私设,汉克是个缉毒警察,而康纳是模拟生命配备给他的搭档,他们是十几年的好搭档,好哥们,也是好爱人。顺便一提我感觉OOC爆了(T▽T) 


@考研党的小号 我完成了!


01


“老天啊,我操……”

“我让你别骂人。”康纳的左手抵着汉克的胸口,他用最严厉的语气制止了搭档脱口而出的脏话,然后解开了自己的纽扣。


02


他的精神体慵懒地围绕在肩膀上,尾巴落在主人的胸口前,跟随着每一个轻微的呼吸动静摆动。小东西的目光看着身边那条忠实的圣伯纳獒犬,而对方没有给它任何注意。这让不太乖巧的小家伙不满地抓住了主人,试图干扰他的专注。

康纳盘着腿坐在地上,视线跟着电脑屏幕上移动的红点群落。他无视了试图捣乱的紫貂,允许圣伯纳犬骄傲地把下巴放在自己腿上,而獒犬真正的主人正靠在他背上打盹——所以他看起来就像三个懒洋洋的家伙专用的舒适枕头。

他的眉头皱了皱又松开,把被影响着想脱口而出的脏话憋住,听着已经习惯了的呼噜声。这甚至在那么多年里变成了康纳的白噪音,康纳对自己相比于其他同伴多出的一种白噪音感到无话可说,但不得不说他对此感到心情宁静。

“汉克,我想你现在可以起床了。”他在心底叹出第无数口气,“目标接近。”

呼噜声停止了,汉克从他的身上离开,这让康纳觉得一阵轻松。

“那么你知道按照我们的约定。”他听见自己说,“ 注意安全,汉克。”


03


“到现在,这句话你应该对自己说。”汉克说,“ 我一直都很小心。”

在对方这句话结束后,康纳在汉克的示意下把绷带交到他的手上,把衬衫的纽扣全部松开,露出身上各式各样的伤口。

“因为你办砸事了,汉克。”他看见自己的老搭档挑起一边的眉毛,而圣伯纳犬抬起头做出了怒容,这说明汉克在愤怒,“这毫无疑问。”

“我有比你这个塑胶脑袋更好的判断能力。”汉克压低声音评论。

“如果是在你一跟上目标就被发现这件事发生之后,这句话就没有说服力。”

汉克的动作顿住了一会,然后他把缠绕在对方胸前的绷带在合适的位置打了个结。他选择了小姑娘常用的蝴蝶结,随和把剩余的绷带剪掉,他看着自己手里的那段绷带,又看了看康纳。

“我们不该在发现目标之后分头行动的,尤其在你看起来还没睡醒的时候……”

康纳最后做出了总结,随后他疑惑的看着汉克玩着那截绷带。

“……不然我们就不会被毒贩发现。”

他在说完之后,汉克就把那截绷带缠在他的眼睛上,这让丧失了视觉的哨兵皱起眉毛,但他没有立刻就把绷带从眼睛上去掉,他感受对方让绷带的末端在自己的脑后打了个结,然后手指贴住了他的耳廓。

“我没收了你的视力。”他听见汉克说,那手指滑到他的嘴角,“还是那句话,你真的很啰嗦。”


04


“你是真的很啰嗦,回去再教训我吧。”

在低下头躲过了从叶林的缝隙间扫射来的子弹,汉克对着康纳说。对方那只暴躁的紫貂已经爬到树上,危险的炸开背毛,露出小小的尖牙。

他想找到一点嘲讽对方精神体过于可爱的话头,但康纳只默默地踹了一脚让他停止这样的想法,然后伸手拉出MP7A1的枪托。

他们原本打算跟着这只毒贩的小队,从底特律里搜索到的贩毒团伙的红冰来源一路追踪到这里。他们的支援跟不到那么远——但好在他们是警署的老搭档了,模拟生命为警署制造的仿生人总是多才多艺,而且都是合格的优秀搭档。

他得幸亏他们搭档了很久拥有链接,他们又是警署最优秀的哨兵和向导,普通人的话在偌大的丛林找到汉克时恐怕他已经成了筛子。

当然如果不是他们搭档了很久,汉克不会容忍有人踹他的屁股。

“看样子对方早就发现我们了,而他们分析出我是个危险性不高的老向导。”汉克咬着树叶,“每次都发现的都是我……”

“我们能开始任务了吗?”

自己的獒犬甩着尾巴,小紫貂从树上跳下来落在圣伯纳的头上,然后两个家伙就跟着快速进入战斗状态的康纳一块跑走了,和短暂丧失他们目标后开始寻找的毒贩们交火起来。

汉克翻了个白眼,“老天。”他用的是斩钉截铁般的肯定句,“他总有一天会栽在莽撞头上。”


05


在康纳来不及为被汉克强行放大的皮肤触觉感到一点愤怒的时候,对方的嘴唇已经贴上来,带着他们刚刚走出的丛林中湿润的雨水味道。这让他抽了口气,往后靠在告解室的的墙壁上。

他们现在陷在毒贩们的腹地里了,支援需要明天才能赶到。所幸他们找到了一间小小的教堂,在那里面没有神父也没有修女,只有孤独的耶稣陪伴着十字架和腐朽的木门。

“根据我的资料,你在试图亵渎神灵。”康纳在闭上眼睛之前说,“这是个天主教堂。”

汉克看了一眼那位受难的主,牵着康纳和他一块进了告解室,让康纳解开的衬衫落下来,在狭小的地方里他让康纳坐在他的腿上,然后在康纳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之前偷走了又一次亲吻。

仿生人永远略微发凉的皮肤中和了汉克的热度,一个哨兵居然总是让人感觉冰凉,他在亲吻时抽空想,然后被对方咬住了嘴唇。

“在这里结束,我们可以立刻向主祈祷原谅。”汉克在那间隙说,“我会是个好神父,向我告解吧。”

“那我开始了。”康纳微笑了起来。他把汉克从自己面前推开,“有关于我对向导的不满意,他居然都没察觉到我们的危险。”

汉克的眼睛眯了起来。


06


汉克把眼睛眯了起来,他在替康纳游击骚扰的时候嗅到了什么味道。

汉克拥有着仿生人没有的对局势的判断,他是个优秀的老缉毒警,也是个优秀的向导。他替康纳做出每个作战计划,然后用精神压制着仿生人哨兵可能随时过激的愤怒以免对方冲的过深。模拟生命做出的仿生人总是像个战斗机器。

他们当然有过结合链接,在那之前汉克总是唠唠叨叨着在说他不愿意和个塑料铁皮发生点什么,但很快他的话就全咽进肚子里了。

他满意自己能控制康纳的脑子里每一缕用来替代神经的电流。

“人有点多,不是吗?”他向在前面神经异常紧绷的哨兵说道,“有什么不对劲吗?小哨兵。”

“我比以往要更愤怒和不受控制。”康纳抽出空回复了他一句,“你在偷懒吗?我的向导。”

“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汉克反问他。

汉克替他的老搭档解决了想要从叶林后方过去的一个毒贩,看着哨兵从树干后绕出去扭断了又一次丧失哨兵目标的毒贩的脑袋,然后击中了另一个人的脑袋——真是个战斗机器,他暗地里表达对康纳的赞赏,他从不当着康纳的面说。

“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但我现在开始觉得有点不舒服了,汉克。”

“比如?”汉克问,他鼻腔里怪异的味道越来越浓厚。

“比如我的脑子里开始有噪音了。”康纳说,“以前不会有这种情况…”

这时候奔跑在丛林里圣伯纳獒犬突然吠叫了一声,叫声在汉克的大脑里震动回响着,然后它头上的紫貂突然露出尖牙。

汉克抬起头,他清楚的看见一条墨绿色的蛇盘旋在康纳头顶的树干上,另一个哨兵从树上跳下来重重地落在了康纳身上。一般来说康纳不会对这袭击毫无反应,但是他的脑袋里有乱七八糟的噪音,他的五感被迫变得敏锐起来。

有另外一个向导在他的哨兵对康纳发动袭击的时候采取了精神控制。

其他向导素的臭味,汉克啧了一声,下意识在寒意蔓上脊髓里的时候就地翻滚,另一方向导的匕首就堪堪从他的背后划过。


07


“我可以把这解释为我的注意力都属于你,毕竟你是个优秀的哨兵。”

在他们后续的亲吻蔓延到康纳被精心打了个蝴蝶结的胸口时,神父告知了他的解答。他抓着哨兵的胳膊,食指在一处战斗中划开的伤口走过,而哨兵因为所有的应用于触感的配件都被向导控制打开的原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但是他的那口气在喉咙间很快被咽下换成了更进一步的呻吟声。

“你总习惯撒谎。”哨兵腾出空指出,“你总是嘴硬。”

回答他指控的是汉克解开扣紧制服裤子的皮带时细微的响声,这对放大了听觉的哨兵过于尖锐,然后对方体贴的调小了听觉灵敏度。但那程度能让他足以听见自己齿缝间漏出的喘息,还有被撑开什么地方时由机体发出的黏腻声音。

他现在什么都看不见,残余给他的五感只剩下细腻的听觉和触觉。

他顺从于自己的向导了,从他拥有意识之后,十几年里他总是习惯性的顺从于向导的控制,允许他控制自己的每一缕电流。他在绷带造成的黑暗里闭起眼睛,汉克把关注点从胸口移回来,对仿生人一贯精致到无可挑剔的锁骨表达新的兴趣。

“你喜欢我的嘴硬。”汉克回答他,他想了想,在进入第一根手指时说了实话,“我那时候只想救你。”

“所以你拿自己的命送死。”哨兵发出了混合着呻吟和叹息的声音,然后他把手放在汉克脱下上衣后肩膀露出的绷带上,“你总是让人操心。”


08


圣伯纳獒犬在下一秒冲过来,和对方向导的那只看起来威风凛凛的猎豹撕咬起来。汉克趁机捡回了在翻滚时丢下的冲锋枪,吸了口气,凝固精神力释放冲击波击退对方让自己能躲藏起来。

他得思考自己为什么忽略了对方也拥有搭档的哨兵和向导这件事,其中的原因可能有对方的向导精神力实际不太强,估计刚觉醒不久,并且热衷于冷兵器械斗。汉克分析着。

他把他们当成普通的毒贩了,而对方的向导帮助他们的哨兵隐藏了向导素的味道。

对方的向导实在不是什么很强的对手。

“才刚觉醒不久,为什么不好好学东西。”汉克躲在树干后,听见自己咬着牙说话。

回答他的只是对方射来的子弹,汉克唾了口唾沫,拉开了自己那把MP7A1的枪托抵在没受伤的肩膀上,把自己的精神力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然后他就安静的,仿佛蹲在网上的蜘蛛。

在精神力全部部署完全之后他开始侵入对方向导的精神世界。

他感受着那些崩坏,他让自己的精神力变成刀,把对方向导思绪里的每一点神志、每一寸皮肉翻出来,再把切开的精神世界的伤口再次伸进刀子,却保护着对方意识的完整性不让对方的哨兵及时感知自己的向导陷入了精神游离,然后让精神力把对方的精神世界一刀一刀划得鲜血淋漓。

他把那些精神世界里模拟的血肉翻开,找到对方最脆弱的那个点。

但对方的向导用尽最后的力气找到了汉克,向导们讨厌弱点被人掌控。他愤怒地想要去压倒汉克,但是汉克还握着把冲锋枪,在他的红着眼睛冲过来的时候汉克匆匆收回了精神里,下意识送给了他一梭子弹。

只是汉克忽略了个问题,一个切断了和向导链接的哨兵几乎在瞬间就会彻底发狂。

康纳的声音从精神链接里传过来,他被对方哨兵的匕首插中了胸口。

他用了半秒钟的时候反应,然后他跳起来。对方的哨兵蹲下来不可置信的确信了向导的死亡,他的指示灯疯狂闪烁,在变红的瞬间向康纳举起枪。

汉克要冲到康纳的面前了,他的主意是替康纳挡下那一枪,他是那么想的。

他在感觉到剧痛的时候看见康纳的帽子掉下来,他的指示灯变红了,那红色像极了岩浆的颜色。然后康纳的枪响了,对方的仿生人倒下来,康纳硬生生的扯出了对方的心脏。


09


哨兵在真切的感受到属于对方的热度时,他听见了汉克的心跳声,他把后续的呻吟含在喉咙间,用哨兵强大的意识控制自己。他决定现在不给汉克完全控制自己的机会了,这是惩罚他挡子弹的事情。

他的向导总是忘了自己是个人类——仿生人受伤了只不过换个零件,但是人类不一样,他们都清楚那层血肉下的脆弱。

但那个老警探在发挥他劫后余生的热情,他紧紧拥抱着康纳,他每一天都在庆幸毒贩的子弹没有打在他的心口上,然后细心的替仿生人算好每次作战计划。汉克是个计划缜密的向导,他们似乎总是成功的,可他们不是创世主。

哪怕是创世主也会失败,造出恶魔来,总有一天那个向导会算漏什么。

仿生人不敢相信他会在十几年的搭档陪伴后失去一个唠唠叨叨的老向导,那个落在肩膀上的伤口如果出现在心口上,他就一无所有。

他有点讨厌一无所有,他也对于换上另一个人控制他的每一缕电流感到反感。

“副队长。”他思考片刻后把下巴靠在汉克的肩膀上,试图呼唤他。

“什么事,小鬼头。”汉克凑上来,想要把走神的哨兵拉回现实,他的哨兵现在的声音就像呼噜着喉音的猫,一点点的撩动他的神经。

向导的精神被撩动,真可怕不是吗?

哨兵想了想,他的精神体从意识里溜出来,那个不乖巧的紫貂用爪子捂住眼睛,摇着尾巴拒绝观看告解室的一切事情,然后站在汉克的肩头。

它不需要康纳用视力就可以看见,于是小家伙给了康纳一点鼓励,它轻轻地亲了亲汉克的脸——康纳从不主动给汉克任何亲吻。

哨兵总是羞涩去用言语和行动表达什么的,他只拥有占有欲。而汉克就像长了尖刺的刺猬,或者是什么干燥过头的老树,他总有自己的世界和想法,用年长的经验教导任何时候的仿生人。

“我感觉到你的小家伙的尾巴在我身上甩来甩去。”汉克有点发怒的说,“我不能让你集中精神在现在吗,你得和精神体聊天?”

紫貂溜回了康纳脑袋里,汉克抬起头,他发现哨兵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然后对方把蒙住眼睛的绷带扯开,捧住了汉克的脸。

那双眼睛,汉克在起誓,他在那双蓝灰色的眼睛里几乎看见永恒,像是他所看见的黎明前的海面,用蒸腾的雾气锁紧路过的每一只飞鸟。

然后哨兵在老向导思考什么的时候,主动给予了对方一个亲吻。

“别离开我。”他说。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178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