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底特律/警探组】致2035 (To 2035)(END)

来自于答应了@考研党的小号 的盲狙

配对:Hank / Conner

简介:从他们无时无刻不在一起之后,汉克就有很多东西开始暴露在康纳的视线之下。

Warning:变小康纳,我觉得有点甜到OOC

@群青与光影 嘿嘿嘿

01


警方用了五分钟时间包围了整栋废楼。

如果他事先知道的话,当然这不是推卸责任,汉克会催促着那些穿着防弹衣的小伙子快一点。他们和那伙歹徒擦肩而过,在他们突破大门的时候,那伙人正带着那群孩子关上了最顶层的大门。

真是糟糕的情况,汉克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又一次和康纳擦肩而过。

他早就说过这个办法不可取,没错,他在办公室第无数次和杰弗瑞大吵大闹。那个该死的,拥有着木头脑袋的队长,他完全不应该答应康纳的私下提议,并且还要帮着小家伙瞒住他。

“你这是在做什么?把康纳也送到枪口下?”汉克拍着好友的桌子,因为他居然答应康纳换了个孩子的身体,跑进那伙团体卧底。

杰弗瑞被汉克毫不顾忌全数撒下的斥责弄得头疼,他感觉自己被夹在两个人中间,弄得里外不是人,而汉克还在不断地用他的大嗓音抱怨。

“那是康纳自己要求那么做的,汉克。”杰弗瑞的手指在桌面上用力的敲着,“我能做什么,把他绑起来吗?”

他的确什么都做不了,因为这个案子拖得太久了。他们从年前开始追查这个拐卖儿童的团伙,一直查到了汉克都解决完了仿生人的事情,然后他们又发现那伙人把手伸向了仿生人儿童。

既然都平权了,杰弗瑞猜那伙人是那么想的,那么二手仿生人儿童也可以卖到价钱。

仿生人的首领,也就是马库斯对警署寄来了一封信,要求他们尽快破案解救那些仿生人儿童。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被两方施压更让人头痛的事情了,而康纳是马库斯的好友——也许他们促膝长谈过,第二天康纳就找上了杰弗瑞。

“我有权利提出申请。”康纳站在桌前,用他学来的汉克的方式提出建议,“比起没有一丝进步的现在,我觉得由我展开突破比较好。”

那当然是比较好的,杰弗瑞想,但是康纳完全没有想到要怎么应付汉克。

可这的确是杰弗瑞在现在能找到的最好办法,在康纳提出这个“馊主意”后——这是汉克的形容——他们的确在案件上有了长足的进步。他们在那伙人最后要把孩子们带上船之前截住了他们,但歹徒们却有一部分带着孩子们跑了出来。

这也是汉克为什么发那么大火的原因,他向杰弗瑞要求来现场,反正他也负责这个案子。汉克想,他得亲自揪住康纳,然后把小家伙拎起来狠狠地揍。


02


那不是康纳第一次面对枪口。

他是这个世界上能死掉最多次的仿生人,这是汉克开玩笑的时候和他说的——那样你就可以一直在我身边,当然这是康纳理解的汉克的后半句话,要副队长亲口说出比让他不吃快餐还难,即使康纳每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提醒,汉克也照吃不误。

他迟早有一天会患上糖尿病,康纳想,但他可不想每天都去给汉克打胰岛素,那会是笔大开支,而他们的工资加起来也不富裕。更何况汉克宁死都不肯去报销在伊甸园的损失。

“汉克,那样可以吃很多汉堡。”康纳提醒他。

“去死吧小鬼,你不如把我杀了。”汉克显然为他的账单怒气冲冲,“都怪你。”

那又不是他的错,康纳想,他只是为了案子。

“你,把头转过去。”

举着枪的男人不耐烦的示意他应该转身,意识到自己跑题了,康纳立刻背过身在地上坐好。

他扬起脸对着这栋楼最顶层脱落的天花板,孩子被歹徒挟持了很久了。康纳敏锐的觉察到这群人开始不耐烦起来,也许再这么下去事情会很麻烦。现在孩子们的性命就悬挂在刀尖儿上,而且情绪也不稳定,长久的挟持让有些孩子开始小声啜泣。

而康纳有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们,也许一个可以,但现在是一群孩子。

如果他有什么材料,康纳应该可以用他的AI找出些技巧做做小玩意。孩子们总是喜欢新鲜玩意,转移他们的兴趣应该是很容易的——他把手移向自己的小背包,那是从汉克的地下室搜到的,他在卧底前随手拿着,因为诺丝的提议是让他看起来更像个读书的小学生,他扫了一眼,里面只有一卷白纸。

“你在背包里找什么?”很快看守他们的人就发觉了康纳的动作,“交出来。”

他把康纳的包抢走了,当然他也没发现什么。在检查了角角落落之后男人对着那卷纸看了一会,然后撇撇嘴在康纳假装请求的注视下还给他。

“别太吵闹。”最后那个人只说。

看起来汉克说得对,他只要认真地盯着别人看就能做成很多事情。

那是一卷在纸上画的连环画。

“想要看连环画吗?”康纳想了想,对那些哭泣的眼睛红肿的孩子说,“别哭了,乖。”


03


“我想你别骂了,副队长。”

耳麦里传出了一个声音,把汉克喋喋不休对杰弗瑞的抱怨声音彻底的压下去。汉克挑了挑眉毛,他对这声音很熟悉,康纳常和马库斯聊天,两个仿生人隔着大老远的距离在脑海里交流,一个估计在抱怨汉克的脾气,一个估计在抱怨首领的难做。

“好了,我知道了,赛门。”那个声音似乎应付完了什么人的提问,“我们找个解决办法,副队长。”

汉克哼了一声,他看着按照刚才他们制定的计划开始行动的警员们,根据杰弗瑞的意思,康纳去卧底起码有一半是这个家伙的主意。

“你为什么不尝试着自己去卧底?”汉克决定出声刁难那位仿生人头领。

“如果我能连接得上警方的数据库,我会的。”马库斯简单地应对汉克的指责,“我拗不过康纳,赛门和诺丝也一样不同意这个办法,而我不知道康纳执拗的坏脾气是从哪学来的。”

反正不是从他这学来的,汉克嘟哝了一句,“我们现在别动嘴皮了,孩子们都在刀尖上跳舞,而我们不可能把他们往下再推一把。”

“所以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们的小队现在已经开始进行援救人质的准备。”汉克说,“他们主动向我们提出的要求夸大到不可置信,而现在我们需要有个人拖住他们。”

“我来谈判,相信我的说话技术比康纳要好一点,而且仿生人领袖的话更有可信度。”马库斯笑了笑,他开始试图安抚汉克的情绪,“就像你把康纳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我把他当成朋友,他对我们一样很重……”

“他不算我的孩子。”汉克立刻反驳他,“不要单方面下你的定义。”

“好吧,随便你怎么说,我都当作没听见。”马库斯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摘过去,但他录了音,他想康纳会很乐意在案子结束后听见这些,“我现在去谈判位置,希望你们可以配合我。”


04


康纳盯着手里的几张纸。

如果,他是说如果,他早知道那些纸张是什么的话,康纳是绝对不会把他带出来,也不会直接展开,更不会拿出来观看。因为这能让他的心情变得低落,而现在他不能被影响心情。

可惜没有后悔的余地,康纳叹了口气——他现在开始学会叹气了,一边把手放在那些纸张上,有些还沾着伏特加的酒渍。康纳几乎想得到那是在什么情况下,他现在开始痛恨自己拥有还原现场情形的功能。

他最终还是把视线又放在一张叠起来的纸上,那是一张死亡通知书,他不用细看死者。而通知书被撕碎过,又被重新黏在一张画纸上。

他把那张纸翻过来,看见上面写着一行字。

【给柯尔的十八岁生日计划】

康纳从那张纸上抬起眼,他又叹了口气,把那堆连环画慢慢地打开,分析到每一张画都出自汉克,每一年都有一份。于是康纳找到了二十多年前的一份,他拿起来看了看。

他得说汉克不具备什么艺术天赋,哪怕是最小的仿生人儿童都比他画的好。已经泛黄的画纸上是看不清是人还是什么的东西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而汉克在下面留了一行字——“来自新生命”。

新生命,康纳想,落款的那一天是柯尔的生日,而后的六年里汉克都会在那一天画上一套连环画,里面是他能想到的点点滴滴。只不过那在第七年停止了,被准备的画纸贴上了一份死亡通知书。

康纳把那些发黄的画纸收回去,然后把视线又放在剩余的一堆连环画上。

这是又出乎他意料的事情,他以为那些连环画不会再有后续——而汉克在第八年捡起了画笔,在画纸上酒精陪伴下继续他的礼物准备。只不过那干涩了许多,汉克无法继续用笔画出一年年长大的柯尔是什么样子,那些面目往往都是空白的,滴落了伏特加和别的什么——康纳放弃了进行分析。

康纳在连环画上看着那些在汉克脑子里长大的,属于柯尔每一年的人生。

然后连环画在柯尔的十八岁生日停下了,落款的时间是二零三五年,康纳在最末尾看见了叠起来的信纸,他犹豫着,最终试图把那张纸打开。

汉克的笔迹很着急——【给我最爱的孩子……

康纳皱起了眉毛,在把视线移到第二句话的时候,他听见了拉动保险的声音。


05


“我开始怀疑你的谈判水平了。”汉克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叫骂起来,“见了鬼,我为什么会相信仿生人。”他听着耳麦里紧接的爆炸声,“去他妈的,去问问特警组,到底是在救人质吗!用什么炸药!”

耳麦里显然没人有时间回答他,他们已经和那伙歹徒打了起来。

“底特律这该死的治安!”他吼着。

“汉克,你最近脾气为什么那么暴躁。”克里斯抽空回复了他,他在后面巡视警戒线,“这不像你的个性,就算再担心康纳,也不会这样吧。”

“谁只担心那个仿生人了?”汉克说,“那里面还有一群孩子。”

“那也是在担心康纳,没什么区别,汉克。”克里斯调侃起他,他得趁着汉克不会计较他的时候多说几句,回到警署估计汉克又要暴跳如雷几天,“仿生人领袖的意见是找机会突击,而杰弗瑞同意了这个观点,那些人没耐心了,刚才他们就打算开始射杀一个孩子,我们这是被迫行动。”

“我看的不是理由,是结果。”

“康纳也在里面,我相信他会随机应变的。”

克里斯宽慰了汉克几句,他觉得汉克就是太紧张了。康纳应该不至于差到那地步,他能随机应变,枪法比大多数警员都好,体术虽然差劲了些——但那无伤大雅,谁都有点弱点。

“我可去你们的吧。”汉克差点把耳麦摔了,“你们以为康纳是上帝吗!”

“汉克?”

“那该死的只是个仿生人,还经常因为自己无法处理问题要回厂重造。”汉克说,“而且他现在只是个孩……”

汉克剩余抱怨的话在牙齿缝间被他咽下去了。因为马库斯骇入了他的耳机,而克里斯也同时是他的另一边耳机里尖叫了起来。

“有人突破了封锁线!”

而马库斯说的更直白一点。

“我看见康纳被逃跑的一个歹徒挟持走了。”他听见汉克吸了一口气,“你来不来?”


06


康纳用手捂住了肩膀上的伤口,但他现在的手很小,蓝血依旧在往下流,更何况他现在还在颠簸。

这显然不是他第一次受伤了,康纳想,可这一次又有点不一样。他借取了赛门养子的仿生人躯体,让那个孩子用康纳的机体在警署老老实实待着——反正也没人太在意为什么仿生人突如其来的安静,但现在受伤了,恐怕他就要欠赛门的情。

“你们这些该死的仿生人。”挟持他的男人一路跑的跌跌撞撞,“该死的……”

那伙人会对孩子们动手,这倒不是康纳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只不过来得太快了点,让他有点猝不及防。在接受首领命令后进来枪决他们的看守把枪口第一个对准了坐在外围的康纳,看来那些人要和警方鱼死网破,这时候不需要人质这些累赘了。

康纳分析过了这个人最习惯的思考方式,得出了在哪个位置最容易第一个接受死亡。然后他就坐在那里,这是他应该做的,而在那时候看守拿着枪走向他,康纳居然还记得要把连环画收起来。

他现在真的是越来越磨磨蹭蹭了,康纳想,因为收起那些纸的半秒钟,他来不及完全打开的枪口就给他的肩膀来了一枪。

还好不是脑袋,不然汉克估计又要去工厂才能把他接回家了。

但他得说底特律的警察们真是暴躁,外面的歼灭活动在几乎一瞬间就开始了,而剩余的看守在慌乱了片刻之后选择利用康纳做人质——这个人选得很对,他知道带什么人会惹来更多人追赶他。

康纳默默咽下了吐槽,他觉得自己最近挺乐观的,尤其在这种时刻。

“你想逃到哪里去?”康纳被颠的受不了了,他估计可以吐出点蓝血,“投降吧,说不定我可以替你说情。”

“说情?”男人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然后低下头看着那个几岁的小孩,“你从哪本连环画上看见的,你包里的那本吗?”

如果他现在是大康纳——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称呼自己,现在男人的姿势就足够他制服他了,但现在这个孩子的身体什么都做不到。

“你有孩子吗?”康纳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

“你问这个做什么,别废话。”男人在往小巷里奔跑的时候说,“你说我现在把你杀了,说不定我还可以跑的更快一点。”

“那我闭嘴的话你会不杀我吗?”康纳回答他,“反正都是要被杀,我不如多知道点什么。”

男人似乎被呛住了,这是个寡言的家伙,康纳满意于自己之前的分析正确,然后试图继续搭话来为自己争取些机会。

“……我有个儿子。”男人避开了康纳的眼睛,他发现和男孩对视时,他就很难不顺着他的话说。

“那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康纳说,“你没有考虑过什么别的东西吗。”

“没有,很多情况不允许我那么做,小鬼你的话已经很多了。”男人咬着牙,他发现自己的脚步因为谈话而变慢下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做。”康纳想起了小包里的连环画,他歪了歪脑袋,“我只想说别等到你什么都给不了孩子的时候,再用别的东西怀念他们。”

他感觉到男人被他又一次的噎住了,然后渐渐地开始恼羞成怒。他们在巷子的中央停下来,男人把他放下,把枪口对准了康纳的脑袋。

康纳握紧了藏在身后的拳头。

伴随着三声枪响,当然都来自于不同的方位,康纳把小书包丢在男人的脸上,打开了对准他的枪口,而同时来自巷子两端的汉克和马库斯各自从他们的位置把子弹射进了男人的脑袋里。

康纳又被子弹擦伤了,他叹了口气,他今天看起来真是倒霉。

“康纳!”他听见了马库斯用电脑发来的联络,“我分析了汉克的思路,他决定过来揍你了,我建议你现在往我这里跑……”

汉克瞪着眼睛开始往康纳那里跑。

康纳当然没有考虑马库斯的建议——或者说只考虑了零点五秒,这应该不算,他只快速的让马库斯藏起了小书包,然后在汉克蹲下来准备揪他领子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拥抱。

“汉克!”

汉克抽了抽嘴角,他的手举起来,但他感觉到了康纳身上留出的蓝血。还有小家伙的样子,他在心底叹出了一口气。

“该死的家伙。”汉克过了一会说,“喊名字没用,现在跟我滚回警署。”

康纳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


07


等到他们因为这件事闹得别扭——当然是汉克单方面的别扭结束之后,老老实实了一个多月的康纳总算可以放心的出门会客的时候,时间已经过渡到了底特律的盛夏时分。

“我不出门玩,也不想看见马库斯。”汉克直接拒绝了康纳的邀请。

看上去康纳有点欲言又止,汉克看得出来,他觉得康纳是他见过的表情最丰富的仿生人。他能因为汉克吃的每一根薯条而变一种脸色,然后开始盘算他以后可能的胰岛素费用。

他为什么从来不知道警用仿生人还有铁公鸡和家庭医生的功能,汉克从冰箱里取出一瓶酒,伸手打开了屋子后院的门。

他给自己手里的一个小小的蛋糕点上了一根蜡烛,然后坐在了台阶上。

今天是柯尔的生日。

汉克把啤酒瓶盖咬开,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即使今年的进度快到让他来不及感到过多悲伤,康纳没有停止过惹麻烦事。一个学习欲望旺盛、不擅长感情、以及想要做一个好警察的仿生人,简直就是警署从汉克到巡警的噩梦。

“我的悲伤变得轻了一点。”

他把从地下室捡来的小书包拿着,那是柯尔曾经用过的东西,里面攒着他为柯尔准备的十八岁礼物。虽然已经不再有人可以接到了,但汉克一直做了下去,这是他能活到现在的理由。

汉克把手放在那些陈旧的纸张上。

那些纸张吸满了一个醉酒的父亲在这一天的眼泪,汉克叹了口气,把酒瓶放下,一年份一年份的看下去,知道看到2035年的这一天。

然后他发现后面多了一张画纸,崭新的,模仿了汉克那令人糟心的笔画,然后在最后的末端多添了一个拿着硬币的火柴人。

他下面还有一行字。

落款是今天的凌晨时分,还顺便附带了一下仿生人新练习的签名。

【致柯尔十八岁的2035——“来自新陪伴”】


——END

PS:可能有些小伙伴对于文里对于康纳这类仿生人的关心不够会有点吐槽,我说写个人意见

虽然是和平结局,但是我绝不相信一时间人类把仿生人当成机器的想法会有什么改进,所以~



评论 ( 21 )
热度 ( 470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