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底特律/警探组】糖果怪兽 (END)

糖果怪兽(Candy Monster)

配对:Hank / Conner

如果说汉克最讨厌的东西,大概除了唠唠叨叨的仿生人之外就是没有拐杖糖的圣诞节。接上一篇【特殊承诺】,我写得不好,我不适合写糖。

WARNING:轻微剧透,OOC,小康纳预警。


@群青与光影 来!且吃且珍惜!(×)


01


康纳在圣诞节的早上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如果他能在睁开眼时记得把目光移向旁边,那么康纳可能会避免这次碰撞。但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在他被汉克一巴掌打在脑袋上的时候,他磕在汉克家的红木地板就是必然的事情。

这个儿童机体要是磕坏了,恐怕警署今年需要报销的费用又要多一大笔,而汉克的年终奖金也会少一大半。不管是原型机还是替换机,似乎康纳总是在往很贵这个方面靠拢。

这个昂贵又没什么用的机器脑袋瓜。

康纳从地上坐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在调侃,而且还用着属于汉克的熟悉语调。这倒不是很奇怪,他在觉醒后的部分人格塑造来自于汉克,而学会汉克那种尖锐的语气也并不难——只需要把嘴角拉下,从喉咙里挤出轻蔑的声音就可以了。

康纳眨眨眼,他突然想试图抬头做出一个汉克脸上常有的嘲讽表情来。

“你坐在地上干什么?”

在他努力运动脸上的元件摆出表情的时候,突然的一句话让康纳的AI失去了稳定性。汉克趴在床上睁开眼,冷飕飕的询问他。

“我掉下来了。”康纳决定实话实说以摆脱尴尬场面,他看着汉克从床沿落下来的一只手,“你挤得。”

但汉克显然还没睡醒,他用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揉着头发,好半天才认清了这个事实——他的确睡在了原本属于康纳的半边,于是他迅速的挪回去,示意小家伙赶紧爬上来。

“你应该叫醒我才对。”汉克抱怨了一句,他对儿童机体的康纳依旧不适应,“你不该一声不吭。”

这又变成了他的过错,康纳微微变了点表情,他对情感的处理和反馈还不熟练。他不知道怎么反驳汉克,这真是糟透了。于是他选择一声不吭,好在汉克对此没什么意见。

“我得找个时间把空置的客房收拾一下。”汉克从床上爬起来,“你不能总和我睡一块。”

家里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多了一个新的成员入驻了,汉克想,这感觉很陌生,但并不是太难接受,也许之前的自己的确把这看的太难了。

他以为自己走不出小柯尔的坎,是的,他过去的几十年都走不出这个坎,以至于他觉得自己做不到。但吉姆说得也对,他需要一个新的开始,就连仿生人们都能有新的开始。

所以汉克试着由康纳陪着过了一个平安夜,只不过那时候已经不早了,他们只在市中心找到了一家快要关门的蛋糕店,买了最后一个冰淇淋蛋糕。而冰箱里还有一点面粉和黄油,汉克做个苹果派,虽然这些大都由他一个人吃掉了——仿生人不需要吃东西,就连相扑都分了一点,最后实在吃不下的汉克把剩下的小半个冰淇淋蛋糕全部砸在康纳脸上。

小家伙被蛋糕糊了一脸,他不太明白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但分析得到的数据是汉克在闹着玩,于是这很快演变为了康纳和汉克的互相报复,他们在半小时后带着一身的蛋糕去洗澡,处理地毯。汉克精疲力尽地在平安夜的最后十分钟倒在床上,他实在没有精力再站起来去收拾个客房给康纳了。

而他几十年一个人过得习惯了,所以把康纳一巴掌拍下床也是情有可原的。

他从头到尾不是个带孩子的个性。

“我们今天会有些计划。”在洗漱过后汉克去隔壁借了一套男孩的衣服,“我们去克里斯家过圣诞。”

康纳对此并无异议。

“你可以用这个身体和他家的孩子们一起玩。”汉克提出了建议,“这也是新人生的一部分。”

这个提议听起来很有建设性,既然汉克不介意看着他会想起小柯尔,康纳想了想,体验一下人类儿童的生活也很不错。

“我知道了,汉克。”于是他说,“我们要带礼物吗?”


02


“我简直不敢相信,汉克。”克里斯在接待他们的到来时惊呼,“你居然真的来了。”

接到汉克的电话时克里斯还一直以为这是个善意的圣诞节玩笑。

汉克把买来送给克里斯家孩子们的礼物放在桌上,感谢了他的夫人蒂娜,那边蒂娜抱着康纳不撒手。他对克里斯这个惊呼不置可否,一边用拐杖糖和克里斯的一个儿子玩耍,一边看着康纳被扣上一顶圣诞帽。

“仿生人的配套制服真的是难看。”汉克毫不犹豫地展示他的审美观,全然不顾克里斯的白眼,“你不觉得衬衫牛仔裤更好看吗?”

“那只是你,汉克。”克里斯忍不住回嘴,“康纳这个机体真的看起来很乖。”

这句话说的没错,或者说孩子的机体天生就容易让人觉得很乖,而这具身体看起来就像缩小版的康纳。只不过头发是卷起来的,原本英气的五官变得充满了童稚,让那双眼睛看起来更亮——这个得说,汉克最先喜欢的是康纳的眼睛。

“如果你听到他还是怎么废话连篇。”但汉克还是用手揉了揉眉毛,“从我吃第一个拐杖糖开始,他就在用眼神提醒我今天的卡路里摄入。”

“而你的确胖了,这不是假话,血糖含量也高。”克里斯指出了,“小家伙是为了你好。”

“我现在爬楼还不大喘气,别提我胖了。”汉克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他看上去很生气。

当然他也只是看上去很生气,实际上不喝酒的汉克拥有着口是心非的好心肠,但他非得嘴上刻薄,大概只有这样才能让无聊阴暗的警察生涯有趣些。于是克里斯对汉克的气呼呼不以为意,伸出手找了更多的拐杖糖,走过去递给康纳。

“虽然仿生人不吃这些东西。”克里斯把康纳歪掉的圣诞帽戴好,“但尝尝味道,还是做得到吧?”

康纳道着谢接过了那些糖果,他不用吃东西,也吃不下去。但尝尝还是做得到的,他的口腔里拥有高强度的分析元件,体验糖份是很容易的,所以他乐于什么东西都品尝一下。

“谢谢你,克里斯。”康纳真诚地说,“我……”

“尝尝糖果是好的,康纳。”汉克远远地回答,“比吃那些乱七八糟的好,天呐,你还吃那些血……”

在汉克说出不该被孩子们听见的下一句话之前,克里斯和康纳用丢过去的拐杖糖让他乖乖地闭上了嘴,只对此翻了个白眼来表达不满。


03


如果把时间往前稍微算一算,在柯尔还在的时候,汉克陪着他的孩子过了五个圣诞节。那还不是太科技化的时代,仿生人才刚刚出现,街面上还很简单干净,到处的失业率还没有那么高,他看起来也还是个精神又帅气的警察父亲。

小柯尔是很可爱的,他长得非常像汉克,不管是鼻子还是眉眼,他从明白事理开始就一直对汉克说,他无比崇敬自己的父亲,“我要和父亲一样伟大。”

汉克也抱着那些看起来还没有那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他在憧憬着自己孩子的长大,他可以看着柯尔结婚,他可以在白发苍苍的时候带着孙子去大使桥散步,他可以安静的过完这一生。

但事实证明这些好像也只是梦想,从那之后汉克就再也没有过一个圣诞节,平安夜变成了他的噩梦,他总也走不脱。

而克里斯和那时候的汉克差不多,他的两个孩子现在也才五岁。

他们结束了在院子里的短暂聚会,随便吃过了一点午餐后差不多是要准备圣诞节晚餐的时候了,蒂娜去准备面粉,而两个男人就在厨房打下手顺便闲聊。克里斯很少有和汉克单独聊天的机会,而汉克是他的偶像,可以那么说,汉克在底特律警署算是个小传奇。

“我上警校课上学的是你当初破获的红冰案子。”克里斯说,他对汉克还是仰慕的,“那时候真帅。”

“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克里斯。”汉克低下头处理一大堆的切片水果,“做警察,最辉煌的往往只有开始的那几年。”

“那你最近也辉煌了一次。”克里斯反驳,“你别总那么丧气,汉克。”

“那大概是上帝给了我一个麻烦的小家伙。”汉克看了看一边陪着孩子们玩的康纳,那边有聚在一块的三个圣诞老人,“他让我觉得他不是个仿生人,让我明白仿生人其实有时候比人类更善良和美好。”汉克回过头看着克里斯,“他们那个机器脑袋瓜能想出什么坏点子,要求康纳做个机器人的也只是人类罢了,从头到尾康纳也没什么错。”

“你对康纳的评价很高。”克里斯说。

“他也值得我给那么高的评价。”

“那你真的把小柯尔的事情放下了吗?”

在谈起这个话题的时候汉克的表情变了变,但他现在倒不至于变得一瞬间暴怒。大概是平安夜晚上的酒让他喝得明白了点。

“放不放下的,我要怎么说?”汉克想了想,他露出了一个苦笑,“柯尔他永远在我心里,而现在,康纳他在我的身边。我自己有时候也分不清,也许我把给柯尔的愧疚给了康纳。”

克里斯挑了挑眉毛,他没说话,而汉克像是叹了口气似的,继续补充自己的意见。那边康纳替克里斯的孩子们来要切好的水果,汉克弯下腰挨个把竹签插好,摸了摸康纳的脑袋。

“你也可以尝尝看,我给你做了果汁。”他对康纳说,看样子孩子们打算继续去庭院里玩,外面现在很适合堆雪人,“照顾那些孩子。”

康纳审视了克里斯和汉克,断定他们在谈什么,但他识趣的没有打扰,仿生人这方面也有第六感。

“但人总是要知足的,克里斯。”他站着看康纳端着盘子小跑着过去,小家伙抬起头对他笑了笑,“当你从一无所有的时候走出来后,人就会异常知足。”


04


克里斯和汉克一直在厨房谈话到了傍晚,他们在聊天里看着烤火鸡变熟,又拉出来处理烤的合适的鸡肉,蒂娜则在处理其他的,她做了很多苹果派,看上去这个厨房异常的热气腾腾。

汉克很享受这样闲暇的圣诞节。

年轻人需要一点长辈给予的意见,而平时总是醉醺醺的汉克并不太适合给出意见。而今天则不一样,看起来汉克的心情好了很多,康纳的出现对他的确有了很大的帮助,他比平时好说话的多。

“差不多要让孩子们给圣诞树绕彩灯了。”克里斯在蒂娜的提醒下从仓库拿出彩灯,“他们在外面玩了够久。”

“他们肯定浑身湿透了。”蒂娜温柔的说,“让孩子们回来烤烤火准备吃饭吧。”

汉克站在客厅擦干净手,康纳能和几个真正的孩子玩那么久他也没有预料到。他原本只是打算让康纳体验一下儿童生活——康纳设定的是个成年人的程序,尽管实际上来说康纳才出生了几个月而已,但康纳决定变成个人类,他就需要多点经历。

相比于其他的仿生人,那个马库斯至少还有过一个父亲在身边,但康纳什么都没有,从头到尾只看见个醉醺醺的汉克。

他陷入了自己的思考,康纳明天就能把身体换回来,汉克决定把自己知道的都教给康纳,康纳看来是能接他的班的。

但克里斯突然间仓皇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克里斯急匆匆的从院外跑过来。

“他们不在院子里,汉克。”看样子克里斯有点紧张,他压低声音避开了蒂娜,“他们不在已经很久。”

汉克的眼角抽了一下,“他们能去哪?”他跟着克里斯走出去,“脚印被雪盖住了。”

“他们起码消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克里斯差点要叫起来,“汉克,怎么办?”

“你别着急,克里斯。”

汉克试图让克里斯冷静下来,即使他现在也有点开始心慌。“他们不是小孩子了。”他在克里斯的目光下张了张嘴巴,“我是说康纳不是,他毕竟是个警用仿生人。”汉克说,他看见街面上有巡逻的仿生人,“我记得康纳说过仿生人有临时记忆,我们可以去问问,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去找摄像头,康纳不会让孩子们被拐走,而他们一定有理由出去。”

这是他唯一的信心来源,汉克也在用这个理由顺便安慰自己。康纳很聪明,汉克想不到自己要怎么才能把他丢掉,他又不是柯尔。

是的,康纳不是柯尔。

汉克对康纳有足够的信心,他是个好小伙。

好在他们的运气看起来足够好,在询问到第五个仿生人警卫的时候总算得到了康纳的消息。看起来康纳在仿生人身上给汉克留了个提示,语调也不是很慌乱,那是一小段录音。

“我们必须去做客,汉克。”康纳的声音被播放出的时候非常的冷静,“你知道崔西的,我碰见她们了,而她们不太想看见人类。”

“崔西是什么人?”克里斯着急着问。

“不是什么坏人,克里斯。”汉克拍拍他的肩膀试图安慰克里斯,“你回去和蒂娜说我带孩子们去买东西了,我去把孩子们带回来。”

“真的不是什么坏事吧,汉克。”克里斯说,“你不要一个人去逞能。”

汉克努力宽慰了他,让克里斯确认没什么事,才跟着巡逻的仿生人一路找过去。他到现在才意外的发现崔西她们住在克里斯家附近,大约隔了一条街,那是栋小小的房子。

汉克站在门口,窗沿上落了一层积雪,他隔着屋外灰黑的夜色望进去,他看见康纳还戴着圣诞帽和崔西站在一块。

无论哪一家的圣诞节都是一样热闹,汉克想,但他的圣诞节一向冷清。小柯尔个性内向,而汉克,汉克对节日不那么在意。

另一个女孩在出来放置圣诞树的时候发现了站在外面的汉克,“是你,老警官。”女孩咯咯笑着,看上去他对汉克没什么隔阂,毕竟当初汉克让康纳不要开枪,“你的汉克来啦,小康纳。”她对里面说。

“要不要进来坐坐?”崔西跟着走出来,“我们自己做了热可可。”

汉克道了谢,但他没走进去,也没有看康纳一眼,只接过热可可的杯子喝了一口,他喜欢甜味。而后很快对崔西说,“我得带他们回去了。”

“不再待一会吗?”崔西问。

“如果只是我和康纳的话,没什么不可以。”汉克看着克里斯的两个孩子,他们正在吃着黄油面包,“但这两个孩子还有父母,我也答应了在他们那过节。”

康纳去叫起了两个孩子,一手拉了一个,他看了看汉克的脸色,回过头对崔西告别。汉克看见三个小家伙都戴了条新围巾,是崔西的礼物。

他让康纳继续骑在他的脖子上,剩余两个克里斯家的孩子被他牵着,身后两个仿生人出门道别,看上去他们处得很不错。

其中一个孩子说,“我们以后还能再来一次吗?”

“这要问你的爸爸,小家伙。”

汉克硬邦邦地回答了这个问句,小家伙们看起来很失望,他抬起眼。骑在他脖子上的康纳用手抓着他,靠在汉克的耳边说,“你没生气吧,汉克。”

“我要生气什么,康纳?”汉克反问他,“你说出一个我必须生气的地方。”

康纳想了想,“我应该和你说一声的。”他说,“但是崔西不喜欢警署的人,只除了你以外,我通过计算得出并不危险,本来我以为能早点赶回来,可崔西拦下了,两个孩子也更喜欢那里的黄油面包。”

“你不算个机器人了,康纳。”汉克说,他维持着平淡的语气,“更多时候你要学会用感情思考,而不是通过计算得出结论。”

“你还是生气了,汉克。”

“我没生气,小家伙。”汉克皱起眉毛,“为什么我要为这个生气?”

康纳垂下眼睛,他看出汉克又一次的口是心非,他明明看起来足够担心。于是他这次不打算闭嘴,就像崔西说的那样——由崔西的经历让她习惯以恶意揣测,但有些话很有道理,“你会不会是个替代品?”她试图解释这个说法,“就像人类,失去妻子的人会来找我们。”

康纳想找个理由驳斥崔西的观点,但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心里涨大的不满情绪就像他不久前体验过的拐杖糖,甜腻和干涩。

“我很抱歉,汉克。”他先服了软,看见汉克的表情放松下来,“但我不是柯尔,我不会离开的。”

他感觉到汉克僵了一下,也许汉克就要生气了,康纳想着,但他没迎接到怒火。

“你不是柯尔,没错。”汉克沉默了很久,他最终干哑着回应了一句,“但我的担心也没给柯尔。”

康纳张了张嘴,这句话他费力处理了有一段时间。等他的AI恢复过来的时候,汉克已经闭上了嘴,拒绝和他再进行交流。


05


最后他们在克里斯家一起吃过了有惊无险的一顿圣诞节晚餐,汉克变得沉默了点,他和克里斯喝了点酒,但并不多,康纳也没有再多话提醒他什么。告辞离开的时候蒂娜给康纳准备了很多好东西,包括她特意去买的仿生人可食用物品。

“有机会再来,我想看看长大的康纳是什么样。”蒂娜和他们告别。

汉克对着克里斯一家再三道谢,接过了康纳手里沉甸甸的袋子,牵着他去开车。他家离克里斯家不远,算起来也就十五分钟的车程。

康纳还是没有主动和汉克搭话,他知道汉克又在闹他自己的脾气。他在过去有很多经验应付这个办法,最好是等汉克把气消了,然后他去找个机会道歉。汉克会又嘲讽他几句,接着原谅他——汉克是个善良的人,康纳从头到尾都明白。

其实很多时候汉克生气都有康纳的一部分错,至少他是那么觉得,尽管汉克开头带着对仿生人的偏见,但汉克从一开始就希望能从康纳身上看到一点人性。

这希望给了康纳一些觉醒的力量,这让他知道至少有个人期盼他改变,而不是像阿曼达一样利用他,阿曼达希望他只是个机器人。他是个足够聪明的电子脑袋,他一开始就懂得点感情。

回到家后汉克给相扑添置了狗粮,又腾出空给康纳收拾了客房。期间康纳一直在客厅待着,就像最开始等待他的那样,双手放在膝上,老老实实的模样。

“你可以去休息了。”汉克走出来,他看了很久康纳的样子,“明天还要上班。”

康纳顺从的跟着爬上床,汉克站在原地了一会,在他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康纳出声叫住了他。

“我只能再次道歉,汉克。”他似乎感觉到了汉克对他出声叫住自己的满意,“我不该那么说。”

汉克没说话,他维持着背对着康纳的姿势,康纳又开始词穷了。

去要求一个仿生人说出太有感情的话,的确是难度太大了点,康纳学着汉克叹气,用手摸摸头发,处理感情实在太复杂了。

“现在还看起来是个小孩,就别总叹气。”汉克总算转过来了,“早点休息吧。”

康纳看着他要把灯关上,立刻出声追问,他看不懂汉克的情绪,“你消气了?汉克?”

“我从来没为你生气,小家伙。”汉克深深地看了康纳一眼,“但我得说我感觉高兴了一点,也只有一点,我一直对你有信心。”

他伸出手关掉了屋子里的灯,一片黑暗里汉克在门口犹豫了一会,他还是没忍心扭头走。他走到床边蹲下,轻轻地拍拍康纳的脑袋。

“但一点高兴已经是不错的圣诞礼物了,过去几十年我都很难高兴。”汉克说,“你就是康纳,是我见过最好的仿生人。”

康纳歪着头认真想了想。

客厅的钟声响了起来,已经十二点了,他始终没得到什么结论,但汉克就在他面前,于是康纳主动凑上去,给汉克圣诞节最后时间的一个拥抱。

对于他们这应该足够表达,他想。


——END

评论 ( 9 )
热度 ( 501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