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底特律/警探组】特殊承诺(END)

配对:Hank / Connor

简介:我一直相信汉克和康纳是在互相救赎,游戏的每一个仿生人主角都是,卡菈拥有爱丽丝和家庭,马库斯拥有卡尔和梦想。而康纳有的是汉克和责任,他们之间有比爱情更多的东西。

WARNING:对剧情的放飞和个人理解,轻微剧透,OOC也许,我准备好让你们骂我了。

@群青与光影 来!

01


吉姆替汉克倒了这个晚上第二十三杯酒。

“你打算今晚上喝死在我这里吗?”吉姆思索着,他看着自己的老朋友。

汉克还坐在他的老位置上,他从开始就最热爱吧台最右边的椅子。他的左手边是酒吧里最光明的部分,而右手边是拉暗了的酒吧角落,据汉克开玩笑的说,他很热爱这样朦胧的封闭感觉。

但没有人要听这个笑话,因为从头到尾那那些话只是自暴自弃,而吉姆以为自从有个仿生人来酒吧拉走了汉克后,他就不再需要那些话了。

“我觉得我是真的老了,吉姆。”在喝掉又一杯酒后汉克说,“我真的讨厌想到过去。”


02


但其实汉克在不喝醉的时候从来不觉得自己老了,尽管他的胡子和头发白的有点太早,可这看起来也很酷。他这个看法也得到了康纳的认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把汉克从酒吧拉出来的康纳在试图和他搭话时选择了这个话题。

汉克对这件事记忆犹新的原因,大约是那时候他一言不发的冷场后仿生人脸上的尴尬很有趣,他热衷于看仿生人吃瘪。

“那个时候你就有表情了,小伙子。”汉克对案件结束后的康纳说,“别再想什么异常不异常了。”

“我没有在纠结这个,汉克。”康纳回答,他已经不拘束的称呼汉克为副队长了。

可显然他的搭档还没有跨过心里的坎,或者是AI程序上的坎。好在康纳不存在钻牛角尖的问题,在让他独自思考了几天之后,回到警署的康纳就又恢复了老样子,顽固,天真,以及对一些东西刻板的真实,还有没完没了的唠叨。

杰弗瑞给康纳在刑侦队留了位置,一切还是原样,按照队长的原话,汉克的脾气太坏了,现在只有机器人能牵得住汉克。

“你带回的仿生人那就是你的,汉克!”杰弗瑞和汉克强调,“当初你要掺和案子,本来这家伙。”他指了指旁边的康纳,“应该回到他的老家,案子也该归FBI,但是你要和他私自掺和,那么结束了把他带回来自然也要你自己带着。”

“我们几十年的情谊完蛋了,杰弗瑞。”

“我对此没什么意见。”杰弗瑞招招手,他看着旁边毫无表情的康纳。

康纳从旁边的待机情况走出来,汉克和杰弗瑞的争论一直没什么养分。他看了看队长,得到了来自于对方目光里的暗示,开始继续汉克跑进队长办公室前他没说完的那些话。

“汉克,你摄入的卡路里在早餐就超标了。”康纳干巴巴的说,“我……”

他的话卡在汉克绝望的表情上,然后在杰弗瑞下意识的轻笑声里跟着汉克的脚步走出去,看着对方放任自己重重跌进椅子里。

他和汉克对视着,这不同于他们之前的很多对视。在案子尚在处理中汉克的目光很复杂,康纳的AI可以分析出警惕、不耐烦,但现在汉克的目光里是无奈,还有缺乏睡眠的疲倦。

“你睡得不好吗,汉克?”康纳眯起眼睛,他在收集汉克能找到的失眠原因,可惜除了酒之外一无所获。

“该死的,康纳,为什么你的同伴没你那么唠叨?”汉克脱口说,“哪怕是那个小女孩都比你安静。”

“爱丽丝吗?”

汉克停了停,他像是陷入了什么似的,“那是个可爱的仿生人小姑娘。”

马库斯和康纳还有些联系,虽然他们某种意义上当做一段时间的敌人。但康纳没选择变成一个机器,这让马库斯觉得开心。

“我的父亲对我说过很多话,康纳。”案件结束的第二天马库斯和他见面,“但我记得很清楚,父亲说别让任何人代替我做决定。”

“你走了你自己的路,马库斯。”康纳说,“你做了自己觉得对的。”

“所以很高兴你也和我一样选择,你知道卡菈吗?”马库斯笑了笑,“她安全了,给大家发了段视频,我相信你有兴趣看看。”

汉克自然也跟着康纳看了那段视频,显然他记住了视频里的爱丽丝,他一直在看着那个视频,目光紧紧地盯着那个小小的影子。

康纳眨眨眼,他的指示灯闪烁了一下,这证明康纳开始思考了。而指示灯显示的光亮有点不太正常,他和另一个康纳——请允许他这么称呼对方——在争斗的时候受了伤,自我诊断机体可能受损,明天要回去维修。他又低下头看了看汉克,副队长抱着胳膊在发呆,让人给他倒了今天第六杯咖啡。

只不过汉克没看见康纳的指示灯在闪烁,当然在之后汉克发誓,如果他发现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掐灭康纳走偏的想法。

去他妈的做自己想做的,汉克想,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家伙教给康纳的,那些电子脑袋想做的事情永远都让人觉得惊吓。


03


当然那时候的汉克什么都不知道,目前警署没什么大事可做,仿生人的问题解决之后警署乱糟糟的情况就改善了很多,于是他能够早早下班,在冬日的家里和相扑一起待在壁炉前的地毯上,喝掉冰箱里剩余的伏特加,这是不错的生活。

相扑现在已经接受了有康纳在汉克身边的事实,尽管汉克觉得相扑是把康纳当成了沾染自己味道的一个移动家用电器。

“大概相扑会觉得奇怪,康纳。”在康纳常来自己家的时候汉克说,“为什么这个吸尘器那么大。”

“如果吸尘器可以帮你戒酒的话,汉克。”康纳看着一地的酒瓶,“你去买一台也不是不可以。”

“我不会戒酒的。”

“而且喝的越来越多。”康纳说,“你的枪在哪?”

为了防止汉克再来一次即兴的俄罗斯轮盘赌,康纳对那东西异常的敏感。但汉克只是笑笑,把又一瓶酒的盖子打开,又一次喝得一塌糊涂。

所以他也没听清康纳说什么,只记得他说,“我明天需要请个假,汉克。”

想着仿生人也要有假期,汉克随口答应了下来,第二天他就没在警署看见康纳。有些人来问他康纳在哪,毕竟这几个月只要有汉克的地方就有康纳,大家都看得很习惯了。

“你的小跟班也有私生活了?”克里斯来问汉克,“他在伊甸园看中了哪个女仿生人?”

“我们过不去这个坎了对吧,你一定要提?”汉克打开了甜甜圈盒子。

“当然不是,我们不提这个了。换个话题,你明天圣诞节要怎么过?”克里斯说,“这几天都是大雪,你要不要去我家过?”

拿出来的甜甜圈很快消失了一大半,汉克吃了几口,在他专心咀嚼的时候他看着手里剩余的一小截,他像是在思考克里斯的建议,但很快他还是笑了笑,对着克里斯摇摇头。

“我习惯了一个人,克里斯。”

他把剩下的甜甜圈泡进咖啡里,看着巧克力被融进咖啡里完全泡开,觉得嘴巴有点苦,现在他又想起了酒那种辛辣的味道了。

“你总得走出来,汉克,我原本以为你放下了。”克里斯犹豫着提议,“你应该放下了。”

汉克没说话,于是克里斯继续趁热打铁,“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很难睡着,毕竟……”

他的话没说完,这一次他本来是抱着要劝动汉克的想法来的。汉克的确要走出来,这是好时候,他现在又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个伴儿,虽然是个仿生人,但觉醒的仿生人和人有什么区别?

他觉得自己这个理由非常巧妙,但很快就有事情狠狠的打了他一个巴掌。

警署接待的仿生人警员在刑侦队门外的喊声把汉克从发呆中扯出来,“来找安德森副队长的。”警员对迎出去的克里斯说。

汉克瞪大了眼睛,他看着被克里斯带进来的小东西。那的确是小东西,因为那就是个孩子,孩子在看见汉克之后就加快了脚步。

他的眼睛又眯了起来,他熟悉那走路的姿势,这在几个月里都看得厌烦了,也曾经让他厌恶,他讨厌一切根据程序的刻板,无论哪个方面。杰弗瑞评价过汉克,说他是个该死的石头,但裹着的却是个甜甜圈的心。

“我问过他很多次了,汉克。”克里斯有点尴尬,“他说他是康纳…”

“RK800的量产机已经发展到小孩了?”汉克问,“所有这型号的都叫康纳?”

“RK800只有警用机型,汉克。”回答他的语气听起来是熟悉到讨人厌的模式,只不过调子充斥着没变声前的稚嫩,“我……”

他没说完,汉克跟着打断了他的话,看上去他急需一些解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理由很长,汉克,我记得我昨天和你提过我要回工厂做检查,机体出了点问题,如果我要留下那个机体就需要几天的维修,但我只请了一天的假期。”康纳简单的说,现在称呼他小康纳比较好一点,“库存的仿生人都觉醒了,只剩个之前维修中的儿童仿生人,于是我借用了一下,这是我分析得出的最好方法,因为我可以转移自己的数据意识,所以我还是康纳。”

“所以你为什么不干脆留在那维修?”

“因为根据资料,圣诞节前一晚很重要,而且马库斯提过这一天他和家人一起度过。”

汉克维持着沉默,他把融化的差不多的甜甜圈彻底丢进咖啡杯。

“而且你提到爱丽丝的时候表情也……”

“去他妈的,闭嘴,康纳。”

这一次康纳还是没说完,他觉得最近汉克比之前的脾气还坏。他看着还在犹自旋转的座椅,汉克已经从办公室里走出去了。

“这下有点麻烦了。”克里斯低下头看着康纳,“你知道小科尔是在平安夜这一天去世的吗?”

康纳张了张嘴,这一点汉克的确从未提起。

“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该死的。”克里斯叹了口气,他知道觉醒仿生人和人类的区别了。

即使康纳已经和正常人类没什么两样,他拥有丰富的感情,但他们还是不知道怎么正确的避开别人的伤口,这一点他们和一般孩子没什么区别。

其实在孩子们眼里,什么都不复杂。

康纳在原地站定了,他分析了一下克里斯的表情,慢慢地低下头。


04


汉克触碰过无数具冰冷的尸体,也知道鲜血的腥味。这些往会成为一个警察无休止的噩梦,那是生命的重量,那些血淋淋的东西压在身上,让他无时无刻感觉得到警徽的责任,偶尔也觉得步履维艰。

但是以一个警察的角度来说,汉克在那些年里其实都已经挺过去了。

然而要是换了个角度——他在那个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汉克记得自己抱着小科尔,他从翻倒的卡车底下找到可怜的孩子抱在怀里,他不断地撞着医生的门。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汉克感到那具身体在他的怀里变得轻飘飘,他几乎都要抓不住了。

他试图对吉姆讲述反反复复在梦到的那些场面,他抱着他的小科尔,“我在拼命求着他们。”汉克哑着嗓子在回忆,他也许有点哭腔,“我求他们开门,求哪怕一个人肯救救科尔,总算他们推出了一个仿生人,但是都已经没用了。”

那真的太轻了,汉克想着,他那时候抓不住,他什么都抓不住。

“这是你第一次和我说这个,汉克。”吉姆把他的酒杯收回来,“你别再想了。”

“我什么都没想,吉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其实汉克真的什么都没想,他从那天开始只是喝很多的酒,在酒液的倒影里看着自己慢慢地变得老了,直到现在几乎满头白发。

“所以你跑到这来喝酒,是因为什么?”吉姆很快就反问起汉克,“你很久不来了,自从你被那个仿生人带走之后就不来了,我听说你们解决了异常仿生人的事情,看起来你们处的不错。”

汉克没说话,他想找到酒杯抓着,但他的手上现在空无一物。

“只是因为仿生人变小了,让你想起了科尔?”吉姆又提问起来,“你不是恨仿生人吗?”

汉克摇了摇头,“那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必须承认我之前都在推卸责任。即使出来的不是那个仿生人,吸了红冰的医生也没办法救小科尔,我只是想找个不负责任的目标来恨。”

“那现在呢?”吉姆想了想。

“我发现他们有时候比咱们更像个人。”汉克的手指绞在一起,“他们心里还有梦想,吉姆,但我们没有了。”

“你现在对仿生人评价很高。”吉姆笑了起来,他给汉克递了杯果汁,“解解酒吧,虽然我不喜欢仿生人,那些该死的破铜烂铁,但是听你说,康纳似乎是想要你开心点。还是说,汉克,你把他当成科尔了吗?”

“他们根本没有放在一起的必要,科尔是科尔,康纳是康纳。”汉克回答,他玩着手里的杯子,吉姆的提问让他的呼吸短暂停了,“我只是想起了……我忘不掉,他几乎和科尔一样高,我想起来那天抱着科尔的感觉,但这和康纳无关,他不懂得这些东西。”

“但你应该伤到了那个仿生人,毕竟他们那个机器脑子懂得也不多,有感情和会处理感情是两码事。”吉姆慢慢地说,“你什么都不说,就连我们都不懂,更别提那些电子脑袋了。”

汉克捏着杯子的动作僵了一下,尽管看上去还是那副样子,但吉姆看得出他似乎有点愧疚,他可以看见汉克像是一瞬间丧气了。

“克里斯和我说过你们在最后的故事,你杀了个冒牌货色,看上去你们互相信任。或许还会有点爱?你别瞪着我,管他什么爱呢,你很缺这东西,然后你的小仿生人也缺。”

“所以你不要逃避,汉克。”吉姆补充道,“有些事情你真的需要走出来,我没让你替代掉科尔,但是科尔的位置,或者家人的位置来个新的家伙也好,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我现在要怎么走出来?”汉克问。

“走到门口,领你的仿生人回家,过个平安夜。”吉姆回答他,“你坐在光明和黑暗的交界,很容易丢失自己的目标,你该试着有个新的开始。”

汉克愣了一下,他从座位跳下来跑到门口,康纳就站在外面,他的肩上和头顶落满了平安夜的雪,他歪着头看着汉克,对他伸出手。

“我很抱歉,副队长。”康纳斟酌着,这次他还是对汉克用了敬称。

这地方不难找,康纳能靠自己找得到第一次,他就能找到更多,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汉克不再想要躲到这里为止。

克里斯说仿生人不懂得处理感情,但他主动来找汉克总是没错的。

“我得关门了,汉克。”吉姆在后面说,“快走吧。”

汉克皱着眉走出去,又是一个雪夜,汉克想,他的人生里总是雪夜,他的科尔去世时是,他和康纳并肩作战的时候是,现在也是。而现在他们的影子叠在一块,路灯在身后把康纳的影子投在汉克面前,小小的一点儿,他没敢和汉克走在一起,只是扒着汉克的衣角勉强跟上他的脚步。

他是个可怜的小家伙,其他的仿生人还有同伴,但康纳什么都没有。他什么都得靠自己摸索,还摊上了一个坏脾气的老家伙。

他扭过头,康纳正跟在后面看他,在他们又一次对视的时候汉克听见自己说,“对不起,小家伙。”

康纳的指示灯在那一瞬间闪烁,在变红时康纳露出了迷惑的表情,然后像是想清楚了什么,小跑着和汉克走在一起。汉克摸了摸他的后颈,“我走的快了?”他把康纳提起来,“骑在我脖子上。”

康纳在慌乱间坐稳了,他的指示灯又在闪烁,在趋近于红色的时候他笑了笑,伸出手抱紧了汉克,低下头躲过了路边候车厅突出的装饰品。

“我明天就能去换回来了,汉克。”他觉得现在是个恰当的时候,“今天你就……”

“我们回家吧。”汉克最后一次打断他,“平安夜还没过完呢。”


05


等到底特律的春天来临的时候,汉克的戒酒总算颇见成效,虽然成效只是减少了大约一瓶的分量。他们办完一个案子回来,康纳现在是个好警察了,也许很快康纳就能独当一面。

“我也许该考虑退休了,克里斯。”汉克对着他的老朋友说,“我老了,继承人也很优秀,你们总算可以摆脱脾气坏透的老汉克。”

刚才抓捕一个犯人的时候汉克从墙上跳下来,他差点闪到自己的腰。他们这个组合就是那样不好,康纳出厂时好像忘记配备格斗功能,到现在动手的活计还需要丢在汉克身上。

“你也许少吃点快餐就好,汉克,或者甜甜圈。”克里斯回应。

“到了这个年纪还要戒东西。”汉克说,“太残忍…”

但很快汉克就把手里的汉堡和可乐放下,他听见了外面比常人要重些的脚步声,然后他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塞进克里斯的手里。

“汉克,我看见了。”康纳在门口提高声音,他明明还没转进来,“你今天的最高摄入量已经超标了。”

“我什么都没吃,男孩。”汉克转过去,“别用你的机器扫描我的卡路里摄入!我教过你,人类最重要的东西是隐私!”

克里斯咧咧嘴,把汉克没动过的汉堡打开,看起来很快乐的咬了一口,然后轻松的用脚尖划着自己的椅子回到位置上。

他看见康纳对他微笑着挑挑眉毛,他站到了汉克办公桌旁边,汉克依旧窝在椅子上抱着胳膊生闷气,看起来和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一样。

但看起来好像又不一样?

窗外的阳光看起来很温暖,克里斯暗暗地想,底特律的这个冬天算是彻底过去了。


——END




评论 ( 30 )
热度 ( 1048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