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底特律/警探组】异常讯息 (End)

纪念一下我在三周目后拿到的白金奖杯,以及肝了几十个小时后的激动心情,康纳是个好小伙,而我的文可能只能给他一点OOC。

这篇文的剧情发生在伊甸园接大使桥之后,我改动了剧情顺便一提,文里因为不便购买所以写的牛奶,小猫最好不要喝牛奶哦~


@群青与光影 快来吃一发!


01


那不是康纳第一次看见那个小家伙。

他的电脑统计了他来这条小巷的次数,平均下来几乎是一天一次,他来的时候手里都带着温热的食物,以及确保不会被任何人看见他——这地方并不很缺人,所以康纳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足有一周时间,在警署每日来来往往的那么多警察里都找不出一个人来把纸盒里这只小猫捡回家抚养,而需要一个仿生人记挂着每天给它送些东西吃。

他把趁着汉克煮咖啡不注意的时候倒走的牛奶装在纸杯里,找到机会去热了热,这在一周时间里他已经做的万无一失。

他把纸盒打开,用手触碰了一下蜷着的动物,然后把牛奶倒在手心里。

“你应该考虑吃点甜甜圈。”康纳对急促舔舐着的小家伙说,“这是能从汉克手里拿到的最多的东西。”

汉克对在喝咖啡的时候感到的越来越少的牛奶味道很有意见,“现在就连牛奶都偷工减料了?”他对路过的同事抱怨,他不知道康纳往空了一半的牛奶盒里兑水,这事神不知鬼不觉。

康纳坐在他对面,他专心于他的那枚硬币。

仿生人的AI不应该用来计算偷东西的路线,但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康纳的指示灯闪烁了一下,这事得不出任何结论,因为他的AI不具备思考的功能,但既然那样就不需要任何结论了。在结束问题后康纳听见汉克在找他,虽然那位副队长不喜欢有个仿生人跟着,可到现在汉克也习惯了有个跟班。

“你的食量大了很多。”康纳在弃猫吃饱后清洁了自己的模拟皮肤,“希望汉克的牛奶能买的多一点。”


02


“你中午为什么总是消失一段时间。”汉克在开车前往案发现场的时候问他,他现在发现自己居然会满警署找消失的仿生人,然而康纳却不像去做了什么,只是偶尔会对他放在桌上的牛奶和甜甜圈盒注目。

汉克知道他在计算其中的各类物质含量,他不知道模拟生命是不是给所有仿生人都添加了一套家务程序,让康纳一直能提示他的摄入超标。

“我只是在警署转转,先生。”康纳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抗拒系统给出的说实话的指示,他脑侧的指示灯平稳的亮着。

汉克皱了皱眉头,这个仿生人这时候还是老样子的面无表情。于是他把车窗打开了一些,底特律的冬季一直都维持着阴天,他已经很久没看见阳光了,就连相扑都有些感冒。他原本应该在下班后带相扑去看病,但接到的电话却让他不得不赶去电视台。

那又是和异常仿生人有关的案子,队长在接到电话后就转给了汉克。“这是你负责的工作。”他对想要下班的汉克说。

“所以为什么不能让其他人负责这个案子?”汉克惯例想把自己摘出案子,“没有人愿意负责仿生人吗?”

“如果不是你接手了案子不能中途换人,我现在就让你摘掉警徽滚回家。”队长最后一次回应他,他转身只留给汉克自己的后脑勺,“现在滚出办公室,你把案子破掉再跟我提要求。”

是的,不能中途换人。汉克想,他一早就被仿生人扯进这团乱麻里,但这该死的事情到现在也没头绪,换不换人也没什么区别。

“这次是在电视台交火了。”康纳在他思考的时间里看完了警署上传的资料。

“看起来做的很出格,天知道他们想什么。”汉克打开了电台,里面传来的是紧急插播的新闻,里面的专家开始了辩论,“哦,他们想要自由和平等。”

康纳歪着头想,有关自由平等。他看着汉克把车拐进电视台里,警方的戒严线已经彻底围住了那栋大楼,汉克走下车,跟着康纳一起抬起头看着细密的雨雪里这栋过高的建筑。

“这次总会有点发现的,希望这次别出现两个男的仿生人私奔。”汉克低声说,“该死的伊甸园。”

康纳知道他想起了伊甸园那越描越黑的谈话,他眨了眨眼,跟着汉克一起走进大楼,他没提起汉克在伊甸园的尴尬故事。

就像汉克在之后已经不再提了,他在雪地里拿起枪对准康纳,康纳不明白汉克为什么会问一个仿生人死后的世界,但他一定是想知道的,因为汉克一步步的在把自己逼到那个世界里。

“仿生人也会喝酒吗?”在接下来的买醉时光里汉克问过他,“你们也有感情吗?”

康纳当然没回答他,他的AI在疯狂计算最佳的应答,但得到的结果是不,仿生人不应该有感情,可那又不是康纳想要的答案,这又是个无法解答的东西,最近有很多康纳无法解答的问题。

但他很快就后悔不嘲讽汉克——当然AI没有后悔这个程序可以解释他的不满,康纳聪明的把这称为后悔——汉克稳稳地夺走了他的硬币,那是康纳拿到的纪念品,来自于他拥有意识后的第一个案子。

“你那枚硬币惹恼我了,康纳。”汉克皱着眉头,他无时无刻都听见康纳和那枚硬币的声音。

“我很抱歉,副队长。”康纳收回手。

他看见汉克把手揣进大衣口袋,这应该是在掂量那枚硬币的分量,看起来汉克早就想那么做,他不止一次在观察康纳怎么玩。

所以康纳明白了一件事,他通过AI计算出汉克脸上藏起来的兴趣,以及在开始调查时汉克在试图把硬币卡在手指间的做法得出结论,看来那枚硬币汉克是再也不会还给他了。

于是康纳又想起了那只纸盒里的弃猫。

他的AI再一次计算出不应当存在的报复计划,大概以后汉克再也不能喝到加牛奶的咖啡了。


03


但是康纳没有机会实行他的计划,他们遇到了一个不小的麻烦。来源于仿生人,现场有残留的新鲜蓝血,他明白可能有个仿生人来不及走,他开始往天台走,汉克正皱着鼻子,身为警察他对FBI没什么好感。

“那些仓鼠在,我觉得我的鼻子很痒。”汉克绕在康纳身边小声抱怨,“有什么发现?”

“顺着血迹走,副队长。”康纳径直跟着血迹,他一路追着当时的情况,汉克挑了挑眉毛跟过去。

当康纳顺着血迹找过去的时候,给他的是迎面而来的子弹,还有汉克冲过来时的风声。

看来酒精没有把他的运动神经麻痹完全,这是康纳收进电脑的新结论,他快速分析了异常仿生人的情况,对方看上去丧失了行动能力,自毁概率很高。于是在汉克强调他老老实实待着的时候,他的AI让他快速的决定应该冲过去读取记忆。

“见了鬼!你难道不是应该好好听话吗?”汉克在后面叫骂,“康纳…”

他没有机会叫骂出第二句,因为伴随着枪声和喷溅出的蓝血——那蓝血不出自康纳,不得不说汉克为此松了一口气,于是他过去疯狂的训斥起康纳,但很快他注意到小家伙的情况也不好。

他的训斥停下了,这应该是他第一次看见康纳露出这样的表情。是的,这样的表情。虽然他们会笑,会哭,但是电脑和人脑能做出的东西总有差距,但这次汉克看不见差距。

那和他曾经的表情是一样的,在他甚至还没有小柯尔之前,还年轻的汉克也曾经有过恐惧和彷徨,那和他的表情一模一样。

“你的小跟班发生了什么?”听见枪声上来的警察接手了现场,克里斯跟在身后,“他看起来魂不守舍,不不不不,我一定是疯了,我为什么会觉得一个仿生人会魂不守舍?”

汉克不自在的把枪收回枪套,他侧过眼看康纳从他身边走过,“你看错了。”康纳的指示灯微微泛红,汉克把问题含糊了过去。

“我觉得也是,汉克,这里交给我们吧,看起来也没什么可调查的了。”

“有什么消息通知我。”

“好说,汉克。”克里斯笑了笑,他说,“外面开始下雪了,路上小心,牵好你的小跟班。”

见了鬼的小跟班,汉克忍住了含在牙齿间的抱怨。走出去带着康纳赶回警署,他一路观察起这只他眼里和贵宾狗一样的小家伙,但康纳难得安静起来,他收起了不应该出现于仿生人脸上的惊惧,这让人很难看出他的面无表情下还有什么。

谁能看得懂电子脑袋里想的什么,汉克想,他他妈的又不能读取记忆。

“你的硬币还给你。”汉克从口袋里找出那枚硬币,他原本不打算还给康纳。

“谢谢,副队长。”康纳道了谢。

“这是从哪来的硬币,该不会是出厂时配备的。”汉克含含糊糊的搭话。

“在我第一次办案的楼底下捡到的硬币,副队长。”康纳的指示灯又闪了闪,“我记得我说过,我曾经救过一个被异常仿生人绑架的女孩。”

“唔,的确。”

康纳的波动只持续了一瞬,快到汉克都没感觉到,继续用没有起伏的声音回忆起那件事,康纳把硬币拿起来让它在指尖旋转。他利用自己模拟皮肤上的触觉元件感受着摩擦,这让他心情平静。

他在讲述完那个异常仿生人被狙击结束后快速地又陷入沉默,康纳低下头,他的硬币停了下来,稳稳地落回了他的手心。

“康纳?”

汉克抬起眼看了看,康纳的指示灯暗淡了,现在他拒绝继续谈话。


04


结束了对队长的回报后康纳和汉克在警署告别了,康纳看起来还是沉默,这让汉克觉得不轻松——虽然他拒绝承认那是担忧。他记挂着相扑,邻居给他的电话告知相扑不太舒服,而康纳看起来也不会自毁,他的指示灯只是暗淡了点。

也许要给时间让康纳想清楚,或者该说分析清楚,这也是电脑和人脑最大的不同,没有激素刺激的感情往往并不刻骨铭心。

汉克坐在椅子上看康纳从刑侦科的大门走出去,他有点头疼的按了按脑袋,无奈的起身收拾东西,相扑还需要他去照顾。他从警署离开的时候没注意那条后巷,当然平常他也不会注意。

康纳站在那里,他把纸盒打开。回来的路上下了雪,现在那只小猫已经浑身冰凉。

“希望你能暖和一点。”康纳运行了他的程序模拟了人类体温。

但现在汉克没有牛奶给他偷了,往常康纳还能从警署的茶水间搜集到什么,可现在没有机会回去。于是他只能抱着它走去便利店,在店员疑虑的目光下买了牛奶和一些肉干。

一个仿生人带着小猫买东西也许很难得一见,这让店员忘记应该对仿生人的态度差些。“要加热吗?”他对康纳提问。

康纳当然接受了对方的好意,他拿着温热的牛奶走出店门,在当初汉克曾经用枪指着他询问的地方坐下。那还是和机体记忆里一样白茫茫的一片,夜晚风变得更狠了一些,雪也更大了。

“你也许需要一个主人。”在小猫继续狼吞虎咽的时候康纳说,“而不是一个仿生人。”

他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很疑惑。

他一瞬间他的AI已经无法控制任何东西了,从意识里冒出来的东西无法解释。他没有从汉克身上看到过,康纳一直在观察着汉克,补充他的智能AI里没有的一切,但那些东西出现时他迷茫了。

那些应该是恐惧和慌乱,但这些原本不应该出现于康纳的身上。

他毫无头绪,在那个仿生人,他的同类对准自己开枪的时候康纳觉得不可思议。AI间的短暂连接让他继承了对方强烈的情绪,那很复杂,浓烈到他完全无法理清,就像隔着一层镜片感知玻璃下的眼神一样,但却意外的感同身受。

就像最开始,他第一次在挟持了小女孩的那个异常仿生人身上感知到他的愤怒和绝望,他隔着镜片看向那些复杂的情绪,而现在他在一点点敲破那些玻璃。

在意识到自己毫无违和的接受了这些原本不属于AI设定的东西时,康纳又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他想起了汉克在这对他的问题。

他拥有的比正常人类多的多,近乎无限的知识,不知疲倦的充沛精力,理智不收感情约束的思路……是的,不受感情约束的思路。

但现在好像不是了,他的确像汉克说的越来越像人,他和异常仿生人一样感同身受。

仿生人的程式可以模拟人类的情感,但他们并不懂那是什么,而也许那些异常仿生人是在这样反复的体验和模拟里觉醒的。

“我的电脑迟早会因为这些过载。”小猫吃完了,它顺着康纳的手爬回他的怀里,看起来靠的很依赖,“我会成为第一个因为思考过多死掉的警用仿生人,而不是死于谈崩或者是搏斗失利。”

所以康纳觉得他需要一点帮助。

是的,他觉得,这是康纳第一次认为是觉得,这一次他彻底放弃他的AI了。


05


汉克是在快到午夜的时候听见敲门声的,他刚刚安排好相扑睡着。折腾了一整晚的可怜家伙这时候总算缩在狗窝里睡着了,明天他必须要带着相扑去医院,这是汉克想着的问题。

但这问题还没有让汉克深思下去,异常节奏的敲门声把他的思路拔出来了,疑惑着这么晚为什么还有人,汉克打开门,意外地就看见他的小跟班裹着风雪的味道从外面撞进来,然后在他的地毯上不断抖落肩膀上堆积起来的雪花。

“见了鬼,康纳你怎么来了?”汉克拔高声音,他看着很快濡湿的地毯,“天呐我的地毯,你抱着什么?”

康纳把自己的外套打开,仿生人不需要御寒,所以他的外套薄的可怕。小猫快要冻坏了,康纳又往屋子里走了几步,屋子里的温暖把他身上残余的冰雪融化,他的脸上和身上全都滴下水来。但没人顾得上,他急匆匆的跑过去,把小猫塞到睡着的相扑旁边。

“你不要去打扰相扑。”汉克跟过来,然后惊奇的看着那个小东西,“一只猫?”

“相扑比我要暖和。”康纳蹲在地上,他把小猫算漏了计划里,这就是不用AI的坏处。

汉克来不及感到再多的惊讶,尽管他有很多想问。他很快拿来的毛巾裹着小猫,又打高了暖气的温度,然后移开相扑的一只爪子让小猫蜷进它怀里,这只大家伙的温度比壁炉都有用。

康纳站在旁边,他看着汉克在忙碌,他没有去给汉克帮倒忙。直到汉克转回身把视线放在他身上,他才听见一声牙疼的叹息。

事实上康纳也很狼狈,融化的雪水沾满了他全身,他的头发湿透了,而滴下来的水彻底沾湿了汉克的地毯,晕开了一片暗色。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小家伙。”最后汉克叹了口气,他站起身,“你会进水吗?”

“不会。”康纳回答,“我……”

汉克没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汉克和康纳不一样,当初的康纳至少耐心的把醉酒的汉克扛进洗漱间,而这次汉克直接把衣服丢给康纳,让他自己滚去打理干净再和他说话。

“如果你想的话,洗个热水澡,反正不会进水。”汉克在外面提醒他,“你会觉得好一点。”

康纳不懂洗个热水澡的原理是什么,但还是按照汉克的吩咐办了。他把该关的地方全部关掉,调成防水模式后走进水流里。

他的AI分析告诉他一般需要调温度,康纳想了想,他把触觉元件的敏感度调成人类的正常值,给自己调了个合适的温度。然后站在水流下,在浴室蒸腾的雾气里感受热水刺激元件回馈给AI的感觉。

那感觉不赖,康纳想,至少让他平静下来。等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他走了出来,换上汉克给他的衣服,看上去大了很多。

他松松垮垮的穿着衣服走出来的时候,汉克已经动手收拾了他倒霉的地毯,找了一瓶酒,搬了个凳子坐在相扑旁边。

“看上去顺眼了很多。”汉克对康纳的形象做出了自己的评论,“你的小家伙睡着了。”

康纳走到他旁边蹲下,汉克给他挪了点位置,让他能看着小猫。

“你在哪捡到这个小东西。”汉克问。

“在警署的后巷里,副队长。”康纳回答。

“哦,那是你这一个星期经常失踪的原因?”汉克喝了一口酒,撑着脑袋,“我想想,天呐,我的牛奶是不是你偷走了?”

康纳显然不打算对这个问题做些回答,汉克想到自己失踪的火腿和稀释的牛奶。用手按住了鼻梁,他应该猜到这些才对的。

但这些换到现在懊悔也没用,汉克又喝了一口酒,他盯着康纳蹲下来的侧脸,“相扑和这个小家伙看起来相处的不错。”他说,“我原本以为相扑会跳起来抗拒,但看起来它喜欢小家伙,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猫和狗相处的那么好……”

“他们是对立的种族。”康纳说。

“谈不到对立,只不过容易看不顺眼而已。”汉克仔细想了想,他觉得他猜到了康纳想说什么,“就像现在的人类和仿生人。”

康纳动了动,他的表情告知汉克他说对了,康纳现在的表情越来越丰富,他现在居然开始通过表情看一个AI的想法了。

但康纳没再给出任何反应,只有他的指示灯开始在一明一暗,也许这是他在用他贵重的程式计算下一次该怎么说,或者是康纳真正自己在思考,汉克得承认他期待是后一种方式。

从大使桥边他举起枪对着康纳开始,汉克就不再把他看做一个机器人。一个机器人是不会放下枪的,看得出康纳不理解那对姐妹的爱,但至少他有了点感情,这实在难能可贵。

“我那时候只是不想开枪而已。”这是康纳在那时候给汉克的回答,“而我会成为你想让我成为的人。”

这是多么巧妙的回答,让汉克再也无话可说,而显然康纳陷入了这些烦恼,他不能接受自己产生了异常。汉克从回忆里出来,叹了口气。

“我的男孩,小家伙。”汉克把酒瓶放下,“听着,这话我不常说,你还记得你说过的事情,那时候我没办法回答你,但你不该成为一个我想要你成为的人,你应该自己找到活着的理由。”

康纳抬起眼,他认真的看着汉克。

“无论是同伴,酒友,还是任务的搭档。”汉克斟酌着语气,“你觉得,你要成为什么?”

“我不知道,副队长。”

“那你聪明的脑子总会比我要快想出来,小家伙。”汉克笑了笑,“面对自己,别像我。”

他伸出手摸了摸康纳的后颈,这让没有关掉触感元件的康纳缩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放松了,转过头去看着靠在一起的相扑和小猫。

他无法控制自己,但思路的确顺着汉克的话往下,他在认真的思考。

这提议真的让他感到诱惑。

“我知道了,副队长。”康纳说着,他得到了汉克扬起的一点嘴角,很快汉克就微笑着站起来拍了拍康纳,他们的额头抵在一处,他又摩擦了一下康纳的后颈,这次康纳没有瑟缩。

康纳看着蜷在相扑身边的小猫,看上去是觉得非常舒适的样子,它往大型犬的怀里又移了一些,两个动物都幸福而平稳的呼吸着。

“那么为了奖励你,特许你今晚上住在我家。”汉克大声的说,“去睡吧,小家伙。”

康纳想了想,他觉得自己应该在现在开始执行汉克给他的的建议了,他一贯都是个直接的仿生人,这是他优秀的地方。

“晚安,副队长。”

他笑了笑,给了汉克一个拥抱。


——END

评论 ( 41 )
热度 ( 1006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