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暗夜

他厌恶这些贴于自身的、束缚的标签


那让他觉得自己并不自由


但话又说回来,他想,仿生人现在算得上自由吗?听听那些虚幻的口号,而他们似乎依旧在对着加诸在头顶的头衔斤斤计较。仿生人渴望自由,追逐感情,反对人们对他们机器那部分的评论——但那都是事实,他们流动在血管里的血液冰冷湛蓝,他们是机器,他们是仿生人——仿生这两个字就像个奇妙的诡秘诅咒


他们永远不应该想要成为人类再渴望自由。


“我失去了这双眼睛。”他想到这里,接着他看向左前方那个气势汹汹的男人。失去光明让他显得迷惘,但康纳依旧对男人了如指掌——他曾在过去的六天里跟随在对方身后,“可我在失明之后觉得释然。”


他眨了眨眼睛,感觉到汉克伸出手来,这让康纳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但不再有更多了。


他想,大概他们之间的信任依旧深厚。


汉克的指尖触碰到了仿生人磨损的眼部,那地方泛着种异样的惨白颜色,而那双眼睛依旧明亮,即使里面不再拥有锐利的光彩。


他失去了眼睛,警探在提醒自己,他现在就像雨天一只无处可去的流浪犬。


而康纳始终在微笑,他听见男人粗重的呼吸平缓了。仿生人想,他们的争执总算告一段落。他们在之后面对着坐了一会儿,这很难得,毕竟他们在短暂的相识里几乎整日都在底特律四处奔波。


汉克在短暂的沉默后接上了问题,“你从哪觉得释然?”


“我在这几天思考了很多,稍微理解你的心情。”他感觉到对方在盯着他,那目光沉痛而悲伤,“当你不能凝视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可以选择自我欺骗。”


“那是虚假的。”


“可当你心知无法改变一切的时候。”他说,“你会更容易融入黑暗,并且赞美梦魇。”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