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背弃

孤独康背景。康纳在天台放下枪,在马库斯的革命成功后消失在世界上

只是我神经病时的随笔片段,发出来凑数,祝汉克生日快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尴尬)



——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悸。

这种感觉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他身上,他通常都会在每一个失眠和醉酒的夜晚过后,懵懂和迷惘的黎明开始之前清醒。他睁开双眼,感觉到血液和记忆的碎片混合着由心脏喷涌而出想要去填补身体里干涸的河床,鲜血在路过的时候轻抚过他的伤痕累累。在偶尔贫乏的血液供给不足以滋养的时候,那些混杂的碎片就跳出来、滚动着在他的血管里舞蹈,用它尖锐的触角在每一道伤痕上添上新的句号——那些从神经和血管里泛出的疼痛让他疯狂,让他无处可逃,让他甚至不知道该去哪舔舐一下自己的伤口。

这是对他的一种惩罚,上帝在前面的几十年给了他光芒和荣耀,他曾经不顾一切的追逐,而他现在正因为堕落让上帝蒙尘。

“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他听见劝告,“你不能拯救每个世界,而你也无法要求整个世界改变。你只是一粒尘埃,有时候尘埃被吹到山顶,当你俯视这世间时,你为他们感到惊叹。”

“柴薪的意义只存在于燃烧的时刻。”

“正如你,也正如我。”

他在原地坐了一会儿认真思考这些话的含义,这并非是什么警示名言。这些道理曾在他平静耀眼时被轻描淡写的用来抚慰他人,而当他深陷其中,从污泥中伸出手挣扎的时候,一切都是无用的。

于是他站起来了,并打算从这个地方离开。

“我会帮忙的,汉克。”他的朋友在后面说,“但是你知道没有可能。”

他的步子停住了,但只是短短地一瞬。他还是继续往前迈动步子。他在等待着接下来的话,并且也明白那之后的一切将会插入自己的心脏。

“他未必还存活于这个世界。对于模拟生命来说,他其实只是个失败者。而你和我一样明白失败者的命运到底是什么,他在你手上失败。”

“我觉得你是个小人。”朋友在他走出小巷的时候说,“你在他身上看见了一点人性,所以利用他对你的眷念完成自己内心的救赎。”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