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凯×张红兵】中和爱情 番外2 (下)

再一次祝大家新年快乐!狗年大吉!

往后我就要发刀了,且吃且珍惜!

中和爱情 番外2(下)

把周凯和他狐疑的目光抛开,张红兵甩甩头,专心致志的为量量准备晚饭。

虽然距离家里很近,但来回也需要一个多小时,加上量量又是学医的,张红兵也不常要求他回来。加上这几天量量闹别扭,其实算一算下来,张红兵也有一个多月没看见他。

一时有些庆幸昨天买了足够多的菜,张红兵带着手套在厨房忙碌。特意买来的酱牛肉也分好了,调制酱料;还有量量爱吃的虾仁炒蛋,正在想着要不要整理些海带出来炖汤,厨房门就被敲了一下。

周凯在外面说:“我来帮忙。”然后男人就走进来,随手拿过一条围裙。

张红兵立刻就咳了一声。

但他不想因为那点别扭的心思影响两个人的关系,于是把冰箱里冻着的排骨拿出来麻烦周凯,然后拿了些晒干的海带泡着。

周凯很习惯的在帮着他忙碌。

厨房的空间也并不小,但是他们来回走动的区域却并不大,偶尔肢体触碰,这简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却激得张红兵抖了一下。

也许是抖的次数多了些,终究引起了周凯的注意,在湿淋淋的把海带和排骨放进砂锅里盖上盖,他就被男人从后面抱住了。

“你今天很奇怪啊。”

被用力的把身子扳过来,两个人面对面,周凯甚至还把他抱上了橱柜台面。

这下跑是跑不掉了,手上还滴着水,也只好一边勉强着不去蹭到周凯身上,一边想找抹布擦手,尴尬的抬不起头来。

“你快放我下去。”

“发生什么了?”周凯这时有点顽固,但依旧温和,“别瞒着事情,对身体不好。”

“我最近身体情况好着呢。”难免要嘴硬缓解尴尬,张红兵扭了一下,“我…”

“红兵,你为什么不听话。”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和周凯对视了一会,然后那一贯温和的男人居然凑上来半强迫的亲吻,一只手手垫住他的后脑。

张红兵受惊之下猛地往后,脑袋往橱柜上一磕,而后听见周凯下意识的闷哼。

那猛然的冲击力并不小,看见周凯缩回手后手指上被挤压的一片青紫,张红兵立刻就慌慌张张的要查看,也不管周凯是不是还凑的很近,低下头的时候头顶挨着对方的胸口。

好在也就是压的青紫了,也没什么大碍。周凯的手指被他抓着也没有动弹,等到他繁琐的检查完了才又低下头说:“知道心疼了?”

张红兵结巴着:“我给你搽点药…”

但他还是没能下来,周凯用剩下的那只手抓着他,一边笑着:“你啊…”

“……”

“知道心疼我就好,你这有事什么都不说,我也很心疼你啊。”

张红兵都要内疚了:“我……”

可道歉还是没有说出口,周凯就捏着他的鼻子想继续亲吻什么的,他也没有反抗。只是嘴唇贴近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男孩的咳嗽声。

量量在外面高声喊着:“我回来了,有没有人来迎接我一下啊!都在厨房做什么!”

这叫声已经很近了,张红兵连番被惊吓,一时控制不住咬了周凯一口,但也来不及道歉,只混乱的摸摸周凯的嘴角,然后出门招待量量。

比起他们还很乱的情况,目前搞定量量的问题才比较现实一点。

周凯跟着走了出来,看见张红兵出来和量量对视,然后那男孩就笑了笑。

张红兵随手抄起来旁边的苍蝇拍,量量脸色一变,一瞬间家里就鸡飞狗跳了起来。周凯哭笑不得的跟在一边防止张红兵摔跤,而张红兵就跟着逃窜的量量满房间到处乱跑。

“你还知道要搭理你张叔叔。”

追着抓那身量和他差不多的男孩回来,年纪大了的孩子不适合打屁股,那么就揪着坐在沙发上,不管三七二十一训了一顿。

量量一直就垂着脑袋。

兴许是被周凯教训过了,意识到自己这任性影响了张红兵的心情,量量态度相当诚恳。完全摸准了张红兵的软肋,只要道歉了,再拖着他撒娇一回,张红兵也的确开心了起来。

“学校伙食不好吧,看着都瘦了。”

火气消掉之后,张红兵的不满就化为了对男孩不太明显的消瘦的担忧。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瘦叫家长认为你瘦了,张红兵担忧之下,也无心再想那许多。和周凯搭档着准备晚饭,只是也关心了一下他的嘴角。

“咬成那样。”想到那伤口张红兵还是不好意思,“敷一下吧。”

“没事,不疼。”

把砂锅里的汤舀出来,热气蒸腾里男人的脸还是那副温柔的模样。

这让张红兵心里乱了一下。

但外面坐着个随时监控厨房情况的男孩,他们很多话就不便说出口。张罗着把菜端出去,一家三个就围坐在一块热热闹闹吃了晚饭。

男孩自然是解决饭菜的主力军,张红兵这么十几年的手艺锻炼下来相当不错。量量吃的心满意足,饭后周凯也就主动承担了洗碗的任务,让他们两个能躲在客厅里面聊天。

量量蹲在张红兵面前,小狗一样贴着他,很是让人喜爱的撒娇。

“你之前为什么要那么闹脾气?”张红兵在这一点上还是想不通,“是张叔叔哪里错了吗?”

“……”

“什么都不用瞒着我的。”

“就是……”量量犹豫着,“我不姓张……”

张红兵一时有点诧异:“啊?”

量量喏喏着:“我知道奶奶的好意。”还是习惯叫着老太太为奶奶,“如果之前我会高兴,可是我爸他回来之后我明白,邻里有些眼神是什么意思。”

张红兵瞪着眼睛看着那大男孩,他目瞪口呆的时候便有些说不出话。

“我们自己明白,我的确是我爸亲生的。”量量沉默了一会,“但是其他人,尤其是张叔叔你把我当成张家人来看的话,他们会有很多误会。”

“唉……”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想张叔叔被说闲话,也不想我妈被说闲话。我没什么,他们说我都可以,但是一句都不准说你们。”

“……”

“我已经到了可以保护你们的时候了。”

眼看着那意外敏感的男孩,张红兵张了张嘴,叹息着伸出手抱了他一下。

这些传言尽管都是不属实的,但是那些流言也并不会因为他们的坦荡而消失,很多的事情,也并不会因为你没有做过,回馈的伤害就不会降临。

这些事固然是量量应该经历的,他却在不经意间也被男孩保护了,这让他蓦然间觉得孩子是真的长大了,心里有些发酸的幸福感。

而换念一想,他也承诺过要去保护周凯的。

坐着把眼眶有点发红的男孩安慰了很久,端了热牛奶给他喝,安抚着他去洗漱睡觉。

回到卧室的时候,周凯已经洗漱完毕,刚刚打完电话的样子,看见张红兵走进来便说:“怎么样?”

“已经说清楚了。”

“那就好,快去洗澡吧。”

浴室里还犹自是雾水蒸腾的,前者洗澡后的温暖还没有散去,张红兵脑子乱乱的随意冲洗了一下,躺进温热的被子里,就又被抱住了。

周凯摸了摸他的额头:“还很心烦?”

“倒没有,只是真的觉得现在量量长大了,想得比我还要多。”

“现在的孩子嘛。”

看起来对这些已经知情,周凯淡淡地说着。

“被抛弃过的人总是会莫名的害怕,这可以理解,幸亏养着量量的是你。”

“嗯。”但他却不是个好家长。

“别自责了,这个事情解决了,我们继续下一个。”周凯突然说,“你下午为什么躲着我?”

张红兵立刻又像被刺了一下似的,往被子里藏了一点。

“没什么啊。”

“我不会逼你说的,你也有自己的生活,但一起解决不是更好吗?”

周凯很是循循善诱着把张红兵拖出被子,然后让他躺在自己的胸口上。

两个人就那么挨着过了一段时间,等到张红兵差不多要睡着了,周凯又问:“怎么样?想说了吗?”

这让张红兵感觉到了周凯的聪明,趁着昏昏欲睡时逼话出来,的确不错。

但他刚才在沉默里也并不是只顾着睡觉,他也有在认真的思考,他要为周凯负责。就想他为了年少时允诺小秋姐的一样,他终究会得到爱的那个人。

而他不想把周凯藏起来,他想要光明正大,别人要怎么说他管不着。

思虑了一会,张红兵便说:“过年的时候,你和我一块回家见我妈吧?”

“没问题。”

“我把我们的事说给我妈听。”

周凯立刻就顿住了,眼神变幻了一下,半晌后才出了口气:“好。”

他并没有询问什么缘由,只是僵硬了一会之后沉默着把张红兵又抱住了。

那之后过去,直到过年前回家张红兵都很紧张,觉得心里没底,等量量放了寒假,张红兵就抓着孩子,让他也帮着自己做点心理准备。

量量说:“你别那么紧张嘛,张叔叔。”他对周凯这时候不在很是不满,“周凯呢?”

张红兵就说:“没大没小!”

尽管周凯并不言语,但能感觉到他也是紧张。只是要强惯了不愿意表现出来,从而看起来一片淡漠,甚至于还去忙海鲜店的事情,让量量以为他不是很在意,很是不满意。

可是再怎么紧张也无济于事,等到了该回家的那天,把张红兵备着的一堆年货带着,周凯也还是和他们开着车回了老家。

“哥,你回来了。”

比他们早来,红霞迎出来接过大大小小的包裹,向屋子里喊:“妈!”

老太太迎接了出来,父亲去世后母亲显然是更苍老了一些。但依旧还是印象里那个坚强的印象,见到跟着回来的周凯,还招呼了一句。

“小凯,你也来了。”老太太对多出个周凯并不在意,只说着,“年夜饭快好啦。”

周凯微笑了一下:“新年好。”

母亲对于周凯是很喜欢的,从小时候开始到现在都很惦记着他。

大约是因为从小张红兵就不那么活泼,从而就把这点喜爱放在了周凯身上的原因。尽管家里也很困难,对周凯他们也有照拂。

即使如此张红兵也是紧张,等到吃过年夜饭之后母亲要去卧室装过年的红包,张红兵就准备跟进去和母亲谈论这些事情。

但他只在门外就忐忑了很久。

如果不是不可能,张红兵都觉得自己的焦虑简直就要从头顶冒出来了。只是一贯冷静的周凯这时候也焦灼,根本帮不上忙。

量量在加油鼓劲:“张叔叔你一定可以!”

周凯在旁边皱着眉头,哑着嗓子:“我还是跟你一块进去比较好。”

张红兵摇摇头:“不。”

但这一点上张红兵很坚持,独自面对是好的。而且万一母亲翻脸,挨打的不可能是他,那么周凯很可能就是主要目标。

他被周凯保护了那么久,这件事上他也希望能保护到周凯才对。

眼看着母亲都可能要出来了,张红兵才咬着牙敲门走进去。而后卧室的门被关上,量量就一把扯住想要偷听的周凯。

“别听啦,听到也心烦。”量量说,“年夜饭没喝酒,现在我陪你喝一点?”

周凯看了看这日渐成熟的孩子,点点头没说话。又不敢离得太远,干脆坐在院子里打开带回家的茅台,各自倒了一杯。

“哇,这酒真的不好喝。”量量皱皱眉。

“不能喝就别喝,免得头疼。”周凯一口气喝干,摁住了眉头。

“话说你别紧张。”

“我没紧张。”

“我觉得奶奶是多多少少知道的。”量量念叨着,“爷爷去世的时候,大家都看出来了。”

周凯并未回答,只是一杯杯喝着,用手肘撑在桌面上看着地上水坑里晦涩的月光,在那发着闷的安静里一时都没人说话。

他固然是明白那些道理的,可过不去那个坎的不只是张红兵,也可能是他。

那么一段时间的牢狱是折磨人的,他原本对一切都不抱希望了。但是在重新离开牢房的窗口,沐浴阳光时见到在监狱外等着他的张红兵,让他的心口似乎有了那么一丝钝痛的感觉。

在失败入狱,兄弟决裂的时候,他曾经以为不会有人再愿意等着他了。

他很害怕失去。

甚至于,害怕张红兵也一样厌弃他。

所以他不肯再做之前的工作,但在那群旧友为了逼着自己回去而伤害到张红兵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压抑不住那种愤怒。

他只有这么一个人陪着了,他们错过了二十年,可他们还有几个二十年?

他只想能在清晨梦醒的时候知道有个人会为自己做好一份早饭,至于那些血腥的,残忍的,恐怖的东西,他都会独自承担。

但他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就比如这个。

直到最后,周凯一个人喝完了一瓶白酒,但看起来依旧没有醉,只是倔强的坐在院子里面对着房间,放在膝盖上的手甚至于有点颤抖。

等到在屋子里的张红兵眼眶发红的走出门来的时候,他几乎立刻就上去抱住了他。

“怎,怎么了?”张红兵哆嗦着,闻着周凯的酒味,“怎么喝了酒……”

周凯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

张红兵开始叫躲在一边的量量了:“你周叔叔怎么突然就喝了那么多?”可是没人应答,于是也只能撑着周凯的体重,然后他的母亲从卧室里走出来,周凯便抬起头望着那位老人。

张红兵叫了一声:“妈。”

气氛凝固了一阵子,但那面貌宽容的老人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哆哆嗦嗦的摸出了一个红包,连着张红兵的手一块交给周凯,然后在沉默里慢慢的远去了。

周凯感觉自己的大脑卡了一下,而后张红兵只颤抖着说道:“我妈她老人家答应了。”

他呆滞着,然后感觉到张红兵过来拥抱着他,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

在那片除夕夜的冰冷空气里,蔓延在衣领的湿意终归是惊醒了周凯似的,让他笨拙的把手放在张红兵头上。外面量量在院子外一挂鞭炮,而后一时间家家户户都响了起来。

彻夜的欢喜里,周凯顿了顿,确认了这一切喧闹的东西不是梦境之后,总算是用双手用力的抱住了他所爱的那个人。

——end

这一对,彻底end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语无伦次的猫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