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凯×张红兵】中和爱情 番外2

中和爱情  番外2(上)



红霞觉得张红兵最近有一点烦心,而且持续了还不止一天时间。 

本来作为红霞嘴里幸福人生的典型,张红兵的确是该没有烦恼。他的家庭和生活都很稳定,身体也没有特别不适,按理是不该烦恼的。 

但他最近常常唉声叹气,神情恍惚,以至于饭菜都做咸了,来家里蹭饭的红霞吃到狂喝了一大杯水,他还在那边犹自发着呆。 

虽说他老哥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做过忧郁王子,但现在都快要更年期了还这样,未免就有点太不对劲。在观察了一天之后,红霞果断打了个电话,叫回了出差在外的周凯。 

最近一段时间周凯并不常在家,他的海产店生意做了起来,身为老板自然免不了要出差,交代了红霞照看张红兵,作用也就在这。 

于是就在隔天,张红兵招待完蹭饭的红霞,又一次苦闷地坐在沙发里想事情的时候,就看见了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周凯。
“唉?你怎么回来了?” 

周凯回来这件事比较大,张红兵一时间回过神赶去门口接过周凯脱下来的外套,四处看的时候红霞居然已经不在了。 

这姑娘也真是,明明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一点都不稳重。

“抓紧把事情解决了,就直接回来了。”漫漫的出差时间里周凯看起来很是疲惫,但依旧还是伸出手抱住张红兵,“怎么瘦了点?” 

“这你也可以抱出来,这么厉害。”张红兵原地跳了一跳,“我都感觉不到。” 

“我总是有你想不到的能力嘛。”周凯笑了笑伸手扶着蹦跳的张红兵,“有饭吃吗?我饿了。” 

“有有有,你去休息吧。” 

张红兵闻言就去张罗着菜给周凯,用辣椒炒了个肉,配上碗饭端出来给周凯吃,他就在旁边陪着。 

这一回周凯出门了有半个月的时间,谈了一个码头的大生意,老板自然要亲自操持。看样子就很是累了一通,就连胡子也没有时间好好剃一剃,整个人就有些乱糟糟的。 

张红兵看着他不由得有点心疼,伸出手碰一碰周凯的胡茬,絮絮叨叨。 

“你这生意还要跑多久啊?” 

“嗯?” 

“你才是累瘦的吧。” 

“事情结束了,接下来能空闲许多。”周凯笑了笑抬起头说,“别担心。” 

这么保证的周凯看起来的确是不再需要到处去忙碌了,张红兵想着也就安心下来,只是眉头依旧还是紧紧皱着,看周凯吃完了一碗饭,就起身去给他再添一碗。 

但原本回来的时间就是六七点,等到周凯吃饱了再去洗漱把那些路途的灰尘洗干净了,其实也差不多是睡觉的时候。 

张红兵一早就把床铺好了,他的生物钟雷打不动,但身边隔了十多天后有了个周凯,便精神了些。等到周凯爬上床躺着,他也就难得放松下来,两个人挨在一块聊天。 

一到冬天他就手脚冰凉,尽管家里暖气充足,他也觉得也分外的想念周凯在身边。而男人现在就从背后环过来用手轻轻摸他的头发,体温也高,暖融融的火炉一样。 

张红兵不由得舒服的叹了口气,这几天他睡得都不是很好,直到现在才好受一点。

精神一放松,人就容易昏昏欲睡,背紧贴着男人的胸口也让人觉得很有保障。闭上眼要睡过去的时候,就听得周凯问:“你这几天怎么了?” 

“啊?没什么啊。” 

“那你不会困成那样的吧。”周凯放低了声音,然后把他从被子里捞出来,“你瞒得过我吗?” 

张红兵本来昏昏欲睡着,一下子被捞出来,就揉揉眼睛醒过来:“嗯……也有一点。” 

他觉得周凯回来的突然,大约是得到了红霞那姑娘的通风报信,想了想也不打算瞒着,索性就直接告诉对方算了。 

其实这也并不算什么大事,只是让他困惑着,近来就常常发呆。 

“你是说量量不肯理你了?”在解释完了缘由后周凯笑了笑,“那小家伙,又犯什么驴脾气了,我明天去学校收拾他。” 

“这不关他的事情。”看着周凯半开玩笑的表情,张红兵赶紧摆手,“这也有我的问题,只是我就有点不太想得通而已。” 

“哦?”

“之前妈来了电话,不是快过年了吗?” 

算一算现在也已经腊月份了,再过不久就该过年,老太太来了电话,等到量量从学校回来,就一块回乡下过年去。 

只是今年这年过得,可就要隆重些。 

量量毕竟是考了大学的,原本考上了当时就要回老家庆祝一番。但父亲去世,这段时间内就不好庆祝,所以老太太的意思是量量过年回来,正好连着亲戚乡邻一块请了,好好热闹一通。 

这原本是好事,张家出了大学生也值得庆祝。张红兵也觉得不错,但没想到的是量量不知道为什么不肯同意,在电话里就哀嚎着,到后来干脆就不接张红兵的电话了。 

开始张红兵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问过去发现量量只是不想谈这事,就让他很是纳闷。 

“你说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话了。”谈完这个,张红兵难免就有点失落。

在他心里,量量不管多大了都是那个只有几岁的小男孩,但孩子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思想,不再事事听话,就有点患得患失的感觉。 

尽管他不是什么非要孩子听自己话的家长,但孩子这么闹脾气,他也觉得不妥。 

“小孩子就是那样,尤其是现在的。”周凯笑了笑宽慰他,“周超小时候更闹心呢。” 

“那不一样啦,小超多懂事。” 

“闹起来还不是一样的不听话,这事交给我吧。”周凯说,“我去问问。” 

张红兵很是担心,“你和量量关系也…” 

就连他这个“父亲”都治不住孩子了,周凯原本同量量关系就不好,还不知道会不会把事情越弄越糟。

但周凯还是胸有成竹的模样,便让他想到了男人的无所不能,想了想不再坚持。 

周凯又把他用被子卷住抱的更紧了些,劝到:“你早点睡吧,明天周末,我去找他。”他也就很放心的缩在男人身边睡着了。 

次日吃过了早饭周凯就赶去大学里找量量了,事情交给周凯就好,于是张红兵放心的在家收拾了一通,想到这几天快餐店的生意也没去多照看,打算赶去那边看看的时候,周超居然跑上门来找他。 

“红兵哥啊,还好你没出门。” 

大大咧咧的年轻警察在门口站着,还是笑眯眯的,张红兵就赶紧请他进来坐。 

“怎么有空找我来玩?”快要到年底正是警察忙到万分的时候,张红兵倒了茶给他,“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就是很久没看见你和我哥了。”周超笑嘻嘻的说,“我得监督他嘛。” 

“他最近情况可好了。”张红兵赶紧替周凯解释,“他的工作,我都有确认的。” 

经历过上次的事情,张红兵也实在是怕了周凯再搅和进危险里。 

周超还是笑眯眯的:“我知道啦,不是这个事。”他把手里的茶杯放下说道,“我是来看看他今年打算去哪里过年啊。” 

张红兵很快愣了一愣:“他跟我一块……”但却又觉得不妥的住了嘴。 

周超目前已经成了家,周家的父母也早早去世,按照长兄如父的原则,周超也的确是该把周凯接回去一块过年的。 

而且周凯当初,也真实的是“借住”在张红兵家,虽然谁也不把他当外人。更何况他和周凯却有另外一层关系,虽然那戒指张红兵并未随身带着,可那意义却已经不同了。 

只是这些不好和周超光明正大的讲,毕竟他们是两个男人,张红兵有点尴尬,不由得就支支吾吾,惹得周超有点担心了起来。 

“红兵哥,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张红兵勉强说了一句,“等周凯回来我问问他吧。” 

周超愣了愣看着他,半晌才说:“我知道了。” 

等到把那年轻人送走,张红兵一时也没了再去快餐店的心情。独自在家里坐了一会,又有点坐不住,心里慌乱不堪。 

他刚才意识到,他这样满足的过着他自己的日子,却也是对周凯不太公平的。 

周遭的人,红霞和红英她们其实早就知道了,但张红兵也不去刻意提及,大家也当做不知道。日子就那么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而周超那边,他也觉得年轻人多多少少明白,跑过来也是一些暗示。 

长兄如父,即使周超和周凯之间的裂隙再怎么大,他们之间也有很深的感情。周超是被周凯拉扯大的,他这么耽搁着周凯,享受着对方的照顾,周凯帮他解决了一切,但他却什么都没有给过周凯。 周超自然会不满。

这认知让他突然觉得有点心神不宁,就好像是过于对不起周凯似的。 

于是等到周凯从大学里回家的时候,又看到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张红兵,便不由得一愣。 

“说了你不用担心量量了。”走进来的男人伸出手拍拍他的脑袋问,“你怎么了?” 

张红兵赶紧摇摇头。

“你又有事情瞒着我?”周凯笑了笑用手钳住他的鼻子说,“你说你啊……” 

“……” 

“现在不说算了。”周凯又笑了笑,“量量说,他晚上要回来吃饭。” 

“嗯……” 

“红兵?” 

“那我,我去做饭了。” 

周凯皱皱眉头,狐疑的看着他。 

张红兵立刻站起来往厨房走,周凯那种善解人意的体贴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但他却突然觉得有些吃不消了的,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tbc


一个番外还要分上下的我…QAQ 但素答应了人家一定要今天发QAQ

今天只来得及写那么点了,明天大年三十要早起忙着做菜打下手QAQ 

我明天一定会写完的QAQ 

大家情人节快乐QAQ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