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二十)

——血与生


第二十章


贺涵的脸在被扑倒的时候狠狠地蹭在地面上,一边想着也许该破相了一边挣扎,把他从爆炸里扑出来的两个男人已经站起来了。

他们看起来都很面生,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跟了自己多久,贺涵抬起头,就听见听见爆炸声跑来的警卫被放倒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靠过来了很多人,大多数是小喽啰。

为首的男人剃了个不伦不类的短发,手臂上露出了很复杂的刺青,额头上伤口绑着纱布,皱起眉毛看向勉强站起来的贺涵。

“阿仓说我要杀的人是你?”他开口说话的语气非常冷淡,“没想到你身边居然有帮手。”然而他加重了一些语气,“老温,狗眼,你们居然肯出来。”

贺涵身边的一个人哼了一声:“少废话,皮筋。”

看起来他们互相认识,大约猜到身边的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贺涵下意识往他们那里站了一些,而他们的对话也还在进行。

“当初请你们出山一起做生意,你们总是推脱。”皮筋恶狠狠地说,“结果你还是为了周凯卖命。”

“你没资格喊大哥的名字,疯子。”另一个有着从上额到眼角刀疤的男人说,“我就知道你们不是好货,当初大哥也是你们卖给警察的,大嘴也是你们杀了,我们早该猜到!”

“掉下神坛的人,他现在就不配站在高处。”皮筋吼了一声,“他同样想把我杀了,在差些被轮船卷成碎片之后我就不欠他了!”

“你那是自作自受!”

“随便你们怎么说。”皮筋说,“等杀了你,阿仓解决了周凯后,我们出港……”

“和他废话什么?叫他还大嘴的命来!”

带着刀疤的人率先冲上去,和那群小喽啰们扭打在了一起,另一个人守在贺涵身边。显然他没忘记自己的任务,他抬起头的时候贺涵已经脱下了西装,警惕地挽起袖子。

“我会护着您的,贺先生。”他低声说,“请不要随意出手……”但是贺涵已经猛地在冲过来的一个喽啰鼻梁上打了一拳,他这样体格的男人一拳也很重,立刻就把喽啰打趴下了。

“你说什么?”贺涵捡起喽啰掉的武器,“周凯教我先出手吃糖后出手遭殃。”

男人似乎是诧异了一会,但也很快回过神来对喽啰们还手。没了日本黑帮的支持,这些帮派打手们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比不上这样血场里闯出来的人,被男人拿了一根钢管和匕首打的头破血流。但毕竟人多,贺涵就不断地勉强招架,他的手臂被震得发麻,肩膀上挨了几下,疼得有点发颤。

毕竟没有经验,他这样的人见得多的只是商场的兵不血刃。在他仓促难以应付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身后紧紧地勒住脖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打趴下了刀疤脸,皮筋在身后用手臂绞住了贺涵的脖子,力气大到足以窒息,贺涵被动的攀住了对方的手。

“去死吧,这位先生。”他的眼睛里闪着鬣狗一样的残忍光芒,“让周凯痛苦。”

很难过!快要死了一样无法呼吸!

贺涵张开嘴,被手臂紧紧勒住到无法呼吸的脸肯定发涨到青紫,他不断地敲打皮筋的手,对方却没有感觉似的一直勒着,临近死亡前的窒息感就像乌云一样笼罩了自己。

那边被小喽啰们拼命缠住的男人拼命要奔过来的时候被拉倒在地上,背后的刀疤脸被刺中了心脏一样一动不动了。

贺涵绝望的闭上眼睛,因为周凯这个家伙混进来这样的事情,还要丢了命,真是有点不值得的样子。他在皮筋打算扭断他的脊椎的时候勉强想。

直到伴随着一声枪响,勒住脖颈的手蓦然松开了,然后是后脑勺上被溅射的血液,奋力的大口喘气,贺涵浑身无力的跟着跪在地上,身后传来的属于警察的脚步声也已经听不见了。

活过来了,他想,但很快他反应过来。独自出门的周凯,阿仓已经到就连他都要一起杀掉的地步了,那周凯肯定……

贺涵猛地抓住身边打算扶起他的警察,他的大脑似乎忽略了身体的疲惫:“你们有周凯的消息吗?”




妈祖庙里响出又一次的爆炸,紧接着又一梭子弹射落了大堂上残余的幕帘。

周凯在作为堂柱的几根支柱后面不断地寻找掩体,从外面涌进的喽啰又来了一波,阿仓已经趁着混乱跑走了。愤恨自己又放走了他,他举起枪射击,后坐力崩开了他的伤口,却浑然不觉。

这是吗啡的作用,但继续有伤口肯定也撑不住,这样会被喽啰拖光力气。

蹲在供奉用的石桌后面,周凯在喘出一口气放松紧绷的心情时开始思考怎么出去,和喽啰纠缠是没有意义的事情,阿仓这最后一击显然是背水一战,他现在应该想跑了吧。

这时候马柯到哪里去了?在闪光弹丢过来的时候马柯就和周凯往不同方向扑开,似乎是又追着逃跑的阿仓去了。

“做好人就要被压着打,果然得不偿失。”周凯捡起地上的一条步枪,伸手拉开枪栓独自嘟哝。他以本能找出了下一个掩体的位置,开枪击中了最近那个枪手的手臂后快速更换了地点。

有点厌烦浪费时间,周凯在掩体后挠挠头,一个人突出去实在不实际。但却在这个时间外面传来了手榴弹的声音,下意识想要反丢,却发现爆炸声响在掩体外面,而丢入的地点在妈祖庙的后堂。

马柯直接用车撞进了大堂后门的木栏,在手榴弹和烟雾弹造成的慌乱里喊:“大哥!”

“马柯,你在那做什么?”

“我在山后发现了可以下去的路,一直冲下去,不要在这里纠缠了。”

周凯立刻跑过去,躲过了慌乱里反击的子弹,他冲进驾驶室里,在马柯空出的驾驶室里猛地踩动油门,汽车转了个弯就宛如猛虎一样窜到追来的喽啰身上,碾没后从侧面的木门里撞了出去。

汽车沿着山后有点不受控制的冲下了坡,匆忙躲避树枝和灌木丛走到山路上,勉强稳住之后,周凯看见后面反应过来的喽啰启动车也跟了上来。

“阿仓往码头去了,他打算要溜。”马柯坐在副驾驶给枪换弹夹。

“我们得赶过去,拦住他往外逃。”周凯说,“小超他们不是已经在那里了吗?”

“知道自己被骗了,留下一些警察收拾仓库,小超肯定赶过来了。”马柯说,“阿仓算好了一切。”

周凯立刻皱皱眉。

利用了周超对周凯无论如何都不放心的心理,知道周凯告诉了他假消息,周超暴跳如雷的要去抓人也是可以预料。枪战开始后注意力被吸引在妈祖庙,也没人注意到他了。

周凯猛地砸了一下方向盘:“希望可以在路上看见他们。”他在后视镜里望见追来的几辆车,“马柯!”

马柯拿起枪,看了几眼车门。

用枪柄砸碎了副驾驶的玻璃,快速行驶的风卷走了碎裂的玻璃碎片,马柯从车里探出身,摁住枪开始疯狂的对着后面扫射。高速移动之下打中轮胎是妄想,只是企图用射击压制对方的速度,马柯也根本不吝啬手里的子弹。

只不过这样的压制做不了多久,很快对面也开始学着反击了,火力全开。

马柯被其中一枚子弹擦中了额头,周凯命令他立刻缩回来。往前开了一段路后快要被追上,对方都快要打开门企图往他们这里跳的时候周凯找到了一条路,他在沿海公路上打动方向盘,车子原地摩擦后在路面拧出一道痕迹,随后快速冲进海边围起来的码头里,汽车撞开了外面粗略围起来的铁丝。

断裂的铁丝在车前盖上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周凯用手捂住额头。

居然在颠簸里想着到时候该赔偿贺涵一辆新车,周凯猛打方向盘开始想甩开那些追兵,汽车撞进仓库边堆起的竹篾里,跟着越过障碍物,一路跌跌撞撞地绕着巨大的仓库群开始移动。

开了一段时间,渐渐靠近最边缘的时候,“他们居然还在跟着,数量不少。”马柯从侧过身看过去说,他又拉动枪栓。

周凯大吼:“消耗他们。”

意外地根本甩不掉啊。

再次愤怒地砸了方向盘,加大了马力,他们开到了尽头,身后追来的车子拉的很近了,子弹射穿后挡风玻璃咆哮着擦过周凯的脑边,感觉到了脸上落下一丝鲜血,周凯猛地踩住刹车。

后面的车子从侧面狠狠撞入了他们的车尾,被巨大的冲力撞击,周凯他们的车立刻顺着岸边堆积着的铁箱飞跃进海里,在落入水里的刹那两个人一起打开车门跃进了海里。

岸上的人下车了,他们拉动了保险,商量了片刻后把枪口对准了海面。周凯扯住了马柯沉入海面,只要抬起头就会被射杀。

周凯打定了注意,他得拼一回,却在和马柯打完手势后听见了岸上咆哮而来的汽车的轰鸣。

完全不顾及战损,改装过的特警警车从一边冲进来把追兵撞开,大堆警察下来开枪,其中有人直接把车开过来,跳下来的年轻人大喊:“周凯!”然后吩咐人捞起周凯和马柯。

那边特警们已经制服了追杀来的喽啰们。

“你们竟然敢骗我?啊!”周超愤怒的说,“独自去送死很好玩吗?”

“我知道你能反应过来,也就没什么。”周凯狼狈的爬上来,“现在什么情况?”

“那边贺先生也出了问题,你还能说什么?”周超不满地嚷嚷,“不是副队告诉我贺先生打电话给他,我觉得不对劲的话……”

周凯看着他:“贺涵怎么样了?”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刚才从生生死死之间又走了一遭之后他已经没了太大的情绪波动。天色不早了,时值傍晚,周凯站着的地方撒下一片夕阳,他把湿透的外套脱下来,眼睛盯着周超,他的眼里有些淡淡酝酿着的怒火。

还是那副样子啊。

“活着,肯定死不了。”摇摇头,然后周凯松下口气后望向他,男人浑身湿透了,“阿仓在哪?”

在周凯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周超肩上的对讲机里就模糊传来了声音,夹杂着爆炸声,留守在仓库里的警力开始向他报告。周凯挑挑眉毛,在周超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开始往警车跑。

“14-7号请求支援,重复,14-7请求支援!”那边的人大声呼唤,“嫌疑人袭击!”

周超愣了愣,回过头紧跟着周凯的脚步,在马柯跟着一块坐进车里后,周凯在车里穿上了周超的大衣,皱着眉头看着他。

他从车窗里探出头。

“现在我决定带上你了,怎么样?”周凯的脸上还滴着水,“跟不跟过来?”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4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