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十七)

Warning :本章故事纯属虚构,一切名词都是臆想。各种超越人类极限的事情只是为了观看体验,不存在现实情况,部分场景取自游戏。

反正都是好莱坞式的的英雄主义,那就干脆变得就像好莱坞好了,主角光环万岁。




第十七章



如果他可以诅咒周凯那个家伙,如果可以的话,贺涵会想在保证他冒着热气回来的情况下把一切脏话用在那家伙的身上。他觉得脖子几乎都要断掉了,被敲的那一下又重又狠,于是要记在周凯账上的东西又多增加了一笔。

他嘴里含糊的骂了一句,唐晶扶着他,问身边神色有点慌张的侍者要了一块湿毛巾垫在贺涵脖子后,一边替他揉太阳穴。

她找到贺涵的本能就和贺涵对周凯的一样准确,毕竟她是最像贺涵的那一个,在贺涵匆匆离场后听见隐约的声音。唐晶聪明的选择跟上去,以相似的脑回路找到晕过去的贺涵。

事实证明她来得很及时,在她直接把贺涵泼醒后甲板上的枪声和械斗声就传了过来,然后是另一艘小些的货轮离开的声响,以及不久之后跟着过了的海警局的海上巡逻艇。

看上去灰头土脸的周超在走上游轮的时候就找到了贺涵,几乎是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

“周凯呢,还有马柯呢?”周超瞪着眼,千万别告诉他周凯又重操旧业了。

“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不会坐在这了。”贺涵翻了个白眼,“说好的十五分钟呢?”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袭击,那些该死的家伙。”周超愤愤的说,“他们就跟不要命一样!”

原定计划的确是十五分钟,但就连周超自己都明白不太可能那么顺利,在游艇开出一段距离后,从四周包剿上来的人就直接拿着枪扫射。周超赶着去救周凯走的急,如果不是走之前联络的海上巡逻艇来得快,恐怕他就要交代在这上面。

但即使是这样也浪费了不少时间,如果情况不妙的话恐怕周凯已经死了几十次了,虽然贺涵的脸色这时候看起来也好不到哪去。

“马柯被他们抓起来了,周凯去救他。”贺涵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恢复清醒,他找出了纸条,这是刚才在他身上发现的,“周凯写的。”

“拼图?”周超接过纸条,“是什么?”

“周凯家里一直没有拼好的拼图。”贺涵想了想。他回复周超,“那里有东西,显而易见。”

“我看着两个人被带上另一艘货轮开走了。”唐晶这时间插话道,她提高了一点声音让周超和贺涵都注意到她的话,“说明这个东西很重要,让他们有价值不立即被杀死。”

周超愣了愣,他立刻转过身打了个电话让留在那附近的警员去找到东西。然后对着唐晶点点头表达了自己的感谢,不管是救了贺涵还是什么——虽然他很狐疑唐晶和贺涵的关系——他让警员带着唐晶下去和乘客们一起撤离。

贺涵示意唐晶不用担心他,他盯着唐晶的背影,取下毛巾对着周超说:“你有目标了吧。”对方耸耸肩表示自己了解。

“周凯之前发现了些什么。”贺涵说,“我们要尽快找到他们。”

“他永远都像发现了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处理。”周超有点牙疼看着贺涵,他的耳机里开始模糊的有警员汇报结果,“他是个自大的混蛋。”



“你知道你是个自大的混蛋吗?”

被隔着头罩狠狠揍了一拳,嘴里含着血腥味,周凯只能咬着牙笑了笑表达他的不屑一顾,这自然换来了更重的一下。接下来头罩被拿了下来,空旷生锈的仓库天窗里射进来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周凯努力的眯起眼睛,他现在脸上的肌肉很痛。

这不是原先的船,在他被抓住之后他们转移了一个地方,这是好事,至少贺涵安全了。

“你现在还有心情想别的事情,周凯。”在不远处坐在椅子上的阿仓说,“不如你考虑一下现在。”

“比如我要怎么弄死你这条狗。”周凯笑了笑,他被绑在椅子上。

“如果在不久之前我的确会暴怒,但是现在不会。”阿仓继续说着,他玩着手上的匕首玩味的看着周凯的表情,“我报复回来了。”

他满意地看见周凯眼里一瞬间爆发的怒火,发出一声短促的嘲笑后周凯的挣扎结束了。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周凯就想掐死他,但是可惜是笼中鸟,他只需要用力就可以杀死他。

“我觉得你应该明白一些事情,周凯。”阿仓慢腾腾地回答,“交出那个东西来。”

“你可以随便拷问我,但我没办法告诉你我不知道的东西。”周凯说,面不改色,“那些东西不在我手上。而就算在我手上又怎么样?你觉得我会告诉你,这是我目前的筹码,我觉得你的东家更喜欢我,而不是私吞了货物的你。”

“闭上嘴,周凯。”阿仓咬着牙,他用匕首末端用力的打了周凯一下,“这是你逼我的。”

周凯咽下了一口带着腥味的血,匕首的尖端在刚才划破了他的眼睑,血液顺着他的眼角滑下来,“你还是老样子,显然现在你变得更加不可理喻。”他深吸了一口气,“屠杀当初的兄弟让你觉得很快乐吗?你难道不会觉得心痛?”

“这也是你逼我的,当初除了你就是他最清楚那块硬盘的下落。”

“这就是你把他杀了的理由。”周凯笑了笑,他低下头深深的喘息,在阿仓靠近的时候猛地站起来用额头敲了他的脑袋,反手用绑住他的椅子狠狠地扫了扑过来的阿仓的部下,然后被剩余的人扑在地上,冰冷的枪口抵在了他的脑袋。

阿仓踉跄了一会站起来,他捂着脑袋走过来一脚踩在了周凯的胸口上。

“我知道怎么让你痛苦。”他的声音是恶狠狠的,愤怒使他的的五官扭曲,“你会喜欢看见马柯身上割下的一片片肉的。”

“阿仓,你回来!”周凯咬着牙,“混蛋…”

可惜怒吼不能叫回阿仓离去的脚步,周凯咬着牙,他被阿仓的部下拎起来,一击重拳又攻击过来,而周凯手里握住了阿仓掉落的匕首。他握着那个东西,不顾手掌的皮肤,猛地用力往后倒,椅子被直接压垮在他身下。周凯就势滚到了一边,他还被绑着,这让他立刻找了个掩体。

紧急情况下留给他割断绳子的时间不多,周凯直接用匕首从中间刺进去,他压着匕首末端一挑,手背的一块皮肤和绳子一起断裂。

周凯来不及感觉到疼,他直接一拳打在过来想要攻击他的敌人身上,抢过了对方腰间的枪,射杀了这里的其他人。然后拿起一柄微冲撞开仓库的门,这艘货轮的其他人已经冲过来了,阿仓不见踪影。

解决这些人不需要花多少力气,手背上被挑伤的大块伤口被撕下来的布紧紧扎好,这影响了一点他的射击手感。但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解决了仓库通向更里的敌人,周凯从一扇舷窗跃出去,滚落到这艘半货轮的甲板上,他躲藏到了一些铁皮箱后面。

他仔细思考了一下,如果是阿仓,他大概明白马柯会在哪里。

周凯弯下腰躲过了一枚丢过来的手雷,他快速的丢了回去,伴随着一声巨响和烟雾,周凯起身开了几枪转换阵地。他没有心情在这慢慢作战,把视线放在一个拿着榴弹发射器的人身上,用这个解决那些杂鱼很足够了。他压低枪口拉进距离击伤了对方,当然他险些挨了一炮,如果躲得再迟一点,这让他的背有了点火花的灼热感。捡起榴弹枪后解决了剩余的人,周凯就带着另一把上满子弹的微冲直接冲进货轮的底层,不出意外的看见了阿仓。

那个家伙喜欢逃不出生天的感觉,周凯有点厌恶自己对他的了解。

周围立刻出来了足够多的人,阿仓站在最远的一个地方,马柯被绑在柱子上,看见周凯后无力的挣扎,他显然不希望周凯来。

“这多么像英雄主义电影的桥段。”阿仓微笑着看着被枪口对准的周凯,“可惜你不是英雄。你只是个天生杀人的料,周凯。”

“正像我可以杀掉你一样。”

“你说的很对,这是你最后一句遗言了。”阿仓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周凯的表情隐在阴暗里,他没有挪动一步,因为马柯正处于危险中。一时间双方都没有说话,只有周凯粗重的呼吸声,他在快速计算究竟该怎么救出马柯,而结局看上去只有一个。

“你说的没有问题,但错误的地方在于,不是我,而是我们。”

“你什么意思?”阿仓变了变脸色。

在周凯反手摸到背上余下一发子弹的榴弹发射器的时候一梭子弹射在他脚边,快速躲开后周凯把榴弹对准了船底的那根承重梁。在船体伴随着巨大的爆炸轰鸣声开始倾斜后,周凯立刻冲过去,他中了一弹在手臂上,但他没在意,切开了绳子后把马柯拉到一边,捡起了一把枪给他。

马柯花了几秒消化这个现实,而这段时间里已经开始慢慢的有海水涌进来了。

原本打算开枪的人混乱了一刻,仍然有人试图朝他们射击,但不需要他们处理,涌入的海水已经开始吞噬了。

“快走,往船头跑。”周凯吼道,阿仓那群人已经慌乱了起来,“快跑!”

马柯回过神扶着周凯开始跑,他开始是背上被子弹划破了一些,这时候明显需要他掩护周凯,他立刻承担了一部分周凯的体重,开始往船头跑去。但连锁的爆炸和涌入的海水远比两个伤者奔跑的速度更快,这是必然的。

“我记得这里附近有个救生绳索,还有皮艇…”马柯慌乱的拉扯着周凯。

更多的海水开始毫不留情的吞噬,货轮被翻了过来,马柯抓住了船沿的救生绳索,回身扣在了周凯身上。

在下一秒,脚下踏着的地面开始疯狂倾斜过来的时候,周凯用最后的力气把马柯往船沿的救生设备那里推,然后他自己就跟着旋转了的甲板趋势一起跌进了冰冷的海水里。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1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