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十六)

——他们希望你溺死在黑暗里


第十六章



被一拳打在地上显然不是周凯预想里的场合,但事实就是如此发生了,他的背撞在地面,这一拳直接打出了血,他觉得自己的鼻梁要断了。

马柯在被接下来对方飞起的一腿同样踢倒在地上,一时之间都抬不起头来。

“我再重复一遍,你不该来。”皮筋在周凯勉强翻过身时踩在他胸前,“这样我不得不杀你。”

“如果你想的话,我的兄弟。”周凯咳嗽了一声,他把目光短暂放在行进的电梯上,预算了到达时间,然后他看着曾经的兄弟,皮筋这时把放在腰间的枪拿出来对准周凯的脑袋,“我对不起你们。”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皮筋动摇了,事实证明是这样,周凯捕捉到对方的纠结,他拿着枪的手晃动了,但片刻后依旧紧紧对准周凯。

“那也没有用,周凯。”他不再称呼大哥,只是冰冷着回答,“即使你这么说。”

周凯躺在地面上苦笑了一声,他摇摇头,鼻腔里冒出的腥膻血味让人难过。像是等着皮筋扣动扳机,他听见拉动保险的响动,然后就是皮筋在沉默后略微发着颤说出的声音。

“对不起,大哥,我……”

在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瞬间,伴随电梯到达的震动感,从背后猛地扑过来的马柯抱住了皮筋的脖子把他往后拉,周凯立刻爬起来卸掉了他的枪,和马柯一起揪着皮筋的领子把他撂倒在地上。

枪在巨大幅度的动作里被抛飞在一边,三个人还没喘过气来就各自蹦起身一路抢夺,最后手枪被马柯一脚蹬下海里,他们也到达了此刻夜色中空无一人的船尾甲板上。

伴随着手枪落入海水的细微声响,皮筋放松了肩部肌肉做出了肉搏动作。

“你要打我们两个人吗,皮筋。”周凯尽力对他的兄弟做出劝说,“和我们合作。”

“我现在已经和他们一条船,我从不背叛兄弟。”皮筋咬紧牙关,“我们的人快来了,投降吧。”

“这是你的执迷不悟,那你不能怪我了。”

周凯怒吼了一声冲上去,开头的连续攻击被皮筋挡住了,马柯趁机从后面抱住他,周凯立刻用力给了他一拳,但被对方挣脱开后马柯又挨了一击重肘击。他往后扭住了周凯下一秒过来的右手,躲过了接下来周凯瞬间拧身往左的抡拳,被一脚踢在腰上,这一下攻击的周凯根本站不稳而跌落在地上。皮筋跟上来连续在周凯脸上打了几拳后控住他反击的手,把周凯提起来撞在船边的铁栏上。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周凯!”皮筋在回身又一次击倒马柯后说,“立刻放弃!”

周凯被撞的头晕目眩,他坐在湿漉漉的甲板上喘息了几声,像是苦笑,但他依旧站了起来抹去了额头上渗出的血迹。

皮筋愤怒了起来,他冲上来接连攻击目前完全没有还击能力的周凯,挨了几下重拳,周凯咬住牙弯下腰的时候冲过去抱住了皮筋的腿,在背上挨了几下后咳嗽了一声,被对方揪起衣领提到船边。

“结束了,周凯。”皮筋说,“让你去死……”

周凯突然伸出手抓着皮筋的肩膀,直接用脑袋给了他一下重的,在对方往后仰愣神的瞬间和马柯一起把皮筋丢下了海里,两个人立刻就坐在地上喘息,周凯的体力快透支了。

“那家伙的拳头还是一如既往地硬。”马柯的整张脸都被打的充血。

他们尽量都不去想落入海里的兄弟究竟死了没有,周凯有点头疼的勉强撑着船沿站起来,他很快就听见了一群人奔跑过来的脚步声。

“快走,起来马柯。”他催促道,一手提着马柯的领子让他站起来,“躲起来!”

“我们现在没有武器,也没体力。”马柯咳嗽着被周凯揪着往另一边跑,“怎么办?”

“在现在他们不敢开枪,就算发现了还有机会,进了船分头行动,我们目标太大了。”

他现在脑袋疼的厉害,如果可以的话周凯想坐下来好好喘口气,但现在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心里默念着不要波及到宴会厅的贺涵而往另一侧跑去,和马柯在一楼的电工房分开,然后周凯选择了一个允许自己暂时喘息的角落。

等到近乎麻痹的击打疼痛过去之后,周凯躲过了一波巡逻的警卫,开始思考。

他从皮筋的语气可以听出阿仓他们知道了他已经上船了,这并不意外,只是现在他不明白日本人上船做什么,也许阿仓需要谈判,但是为什么会选在日本人的地界。这不符合逻辑,以阿仓的个性是绝对不可能做的,他还有批货在日本人手上。那么他的目标目前应该是找到日本人,得知对方的目的。

这伤口真他妈的疼,周凯吐了最后一口混着血腥的唾沫,捂着脑袋站起来,他决定换个地方。

在角落里等待着又一波警卫跑过,他站起来踉跄的走了几步,冲上脑门的眩晕感让他恶心,他觉得有点站不稳,深深地喘息了一口气后拐角传来了又一阵脚步声,但他没有能力防守。

突然身后有个手伸过来抓他让他跌进一个房间,直觉过于迟缓的提示了危险后周凯立刻就爬起身想要掐住对方的脖子。

“咳咳,停,周凯!”对方的脸瞬间涨红,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手。

意识到那个过于熟悉的声音,周凯愣了半秒松手,瞬间脱力导致他膝盖软下来,被对方抱住扶着坐在打下的马桶盖上,他们目前在厕所里。

“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样了?”这两句话在同时说出来的时候两方都瞪大了眼睛。

周凯的眼睛充血,如果不是脑袋发晕,他甚至都想抓着贺涵的领子审问了。这里那么危险的地方,谁给他的勇气来的?

“看样子你又陷入了麻烦。”贺涵看起来就直接表达了他的不满,“还好我来得快。”

在接了周超的电话后贺涵立刻就找了个借口进入了船舱里,可惜三楼没有周凯的影子,他在客房间假装迷路般的巡视,在听见一大群人往一层冲去的时候知道了周凯一定在那。但他不至于笨到直接跟去,脚步声听起来很散乱,周凯一定跑出来了,于是贺涵立刻往反方向跑。

而结果不出乎他的意料,他在一个角落里找到快要脱力的周凯。

“这里不安全,不管是谁让你来,你都快走。”周凯喘了几口气,“别让我再多出一份心担心你。”

“我拒绝,你现在看起来不好。”贺涵直接拒绝。

“其他时间我可以随便你固执,贺老板。”周凯慢慢地咬着牙关说,“但现在不是时候。”

“我知道怎么保护我,你不用担心。”贺涵快速的对周凯说,他在寻找周凯的同时也在分析,“而且我还遇见了你追查的那个家伙,看起来很丑的那个,他打算通过唐晶运送一批私货,别问我唐晶是谁。而目前周超在路上,你只需要坚持一段时间,让我们小心藏起来就好了。”

“你说阿仓打算销货?”周凯皱起眉,“确切吗?”

“当然,唐晶和我一样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她不花费不必要的精力开玩笑。”

“那就有理由了,他现在没有货。”周凯勉强捂着鼻梁站起来吸了口气,“那他要从哪来呢?”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有他的风范,但周凯也明白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眼贺涵。对方正拧着眉毛,表情里充满了一个商人的算计,他应当是个聪明人。

如果可以不把贺涵卷进这里,周凯想,无知是最好的保护,他不能把贺涵丢进深渊里,但退而求其次一些也好。他正在思考的时候,空气里突兀的响起一连串的枪声打破了周凯的思考,他一把让看起来吓了一跳的贺涵藏起来,自己顺着声音趴在厕所的舷窗边,他亲眼看着外面的甲板上马柯被击中了肩膀,一群人冲上去扑倒了他。

周凯愤怒的锤了一下窗户,回过头的时候贺涵看见他眼里充斥的血丝。

“发生了什么事情,马柯出事了?”贺涵很聪明的理解了周凯,“我们等周超……”

但是周凯已经摇了摇头,“来不及了。”他盯着贺涵的眼睛,“我厌倦了一走了之。”他想起来挂在妈祖庙的兄弟的尸体,“周超也帮不了我。”

贺涵闭上了嘴,他和周凯对视了一会,刚想说些什么话,周凯的眼里闪过一丝决然,在下一刻他直接打晕了贺涵。用贺涵一直随身的钢笔在纸上写了一行字塞进他的口袋,他不能把贺涵丢去冒险,但是他现在不得不去。

阿仓抓走了马柯,如果他走了的话,他几乎可以想象到马柯的下场。

于是他转过身,周凯最后吸了一口气,他引开了在厕所附近的所有警卫,抢来了一条枪。他目前不打算做考虑了,他真的十分厌倦了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尽管这总要对一个人不公平。

而通常来说,周凯都选择牺牲自己。在他听见阿仓用什么开始一点点切割马柯的皮肤时这种愤怒和绝望就尤其茂盛,他从一处平台跳下去企图一拳砸死阿仓,但是他周围的人迅速控制住周凯。

他把最后一颗子弹打在了一个警卫的脑袋上,在弹尽粮绝的一刻被反铐着到了阿仓面前,面对着十几条对准他脑袋的冲锋枪。

“看看是谁,我们的大英雄。”阿仓的声音这时候就像一条黏腻的鱼,“自从我用刀子剖开大嘴尸体后,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2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