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十五)

——这个世界的危险就是你永远不知道陷阱在哪


第十五章


“如果我们打算赶在他们之前看看情况,只能走这里。”

 

在服务生送出为宴会厅的客人们准备的酒和大批食材的时候,周凯和马柯趁着被一片混乱刷卡溜进了储藏室。他们在一处角落里把西装外套脱了,马柯就蹲在地上检查起地图,显然这些船舱间都有着必要的链接。

 

“他们是从这个门进入的,如果我们快一点的话,穿过储藏室和酒窖,那里有不错的通风口,或者我们从厨房绕过去。”周凯一边挽起袖子一边说,他把梁上的银框眼镜架塞进口袋,“具体位置都在哪?”

 

“通向酒窖和厨房的在这里,酒窖往左,厨房在右。”

 

“看起来厨房更近,他们通过那个门最可能到的地方是游轮最顶层,希望那些资料不是他们随身携带的。”周凯说,“而我们总得去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马柯点点头,他对周凯的决定无条件支持。他们快速穿过储藏室,但是在企图从储藏室到厨房后门的船舱过道里听见了交谈的声音。周凯挥挥手示意马柯停下,他沿着墙根摸索在后门,透过缝隙往里观看。

 

周凯很快就回来了,看起来脸色不怎么轻松。“那里面有几个找饭吃的警卫。”看起来就和寺庙袭击他们的是同一批人。

 

马柯思考了一下,“有解决的可能性吗?”

 

周凯很快眯起眼睛,他跟着想了一会,很快摇摇头。

 

“除非他们都是瞎子,不知道如何对袭击者开枪。换个地方吧,我记得附近是酒窖,那里面不会有人。”

 

“那会比他们慢一点。”马柯说,“可能会跟丢他们。”

 

“这时候就要靠直觉了,如果我是他们的话会怎么做,幸好我之前也是做这个行当的。”周凯尽力放轻了脚步,他问,“周超的通讯还没有连上吗?”

 

他们溜进了酒窖,在攀爬上通风口后废了点力气撬开锁,周凯在进入之前最后吸了一口酒窖里的葡萄酒的味道,贺涵这时候应该在宴会厅喝这些好酒,这让他有点不甘心,但现在他更担心贺涵的安全。

 

“还是没有联系上,也许是为了安全。”马柯接着回答,他刚刚呼唤了很一会。

 

“希望是这样,他们永远都做的是被牵着鼻子走的事情。”他压低声音防止在通风口里形成不必要的回音,“我们加快点脚步吧。”

 

马柯点点头,他在狭小的空间里踹松了隔断通风口的铁栏,猫着腰在前面替周凯开路,他们不再继续对话,这路上他们可以听见警卫们巡逻的声音,所幸海风和宴会厅的喧闹足够为他们掩护。在解决最后一个铁栏后,周凯从出口跳出来,他们目前所在的地方跨越了小半个船舱的距离,不远处就是员工室。

 

船舱里没什么人,一时间安静到让人觉得窒息,周凯领着马柯走到一边,他们打开了地图开始分析线路。

 

他们从这里就能绕出去,周凯盘算着,游轮上的结构很适合攀爬,如果他够胆大的话,而显然这个回答是肯定的,只不过趴在玻璃上他们什么都得不到。周凯把目光放在一边需要刷卡的电梯上,摸了摸下巴。

 

“再爬过三层就到了。”马柯拿着地图,“但是从这里开始就是全密封的,不清楚警戒情况,也没有地方进去。”

 

“要是万事都清楚明白,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了。”

 

“说的也是。”马柯想了想,他还是小心了些补充,“我觉得......”

 

周凯在马柯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冲过去捂住他的嘴,快速把他拖进船舱间小小的缝隙里,这时候拐角处正好走进来两个服务生,看上去似乎在交谈。周凯对马柯做了噤声的手势,贴着墙壁把自己藏在阴影里。

 

那两个服务生的交谈不是他们能理解,倒霉的日语,周凯撇撇嘴,他在服务生路过他们的藏身地的时候探出一点头,看见他们其中的一个利用卡进入了员工电梯,另一个似乎跟着叫上了一个警卫在说什么。

 

马柯跟过来看了周凯一眼,“我觉得你想到办法了,大哥。”

 

周凯笑了笑,他们两个在对方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一齐冲出去,一人一个从背后扭断了对方的脖子,捡起了枪和员工卡,藏好尸体,在电梯重新下降的时候走进去,他们很快就到达了密封着的顶层。


他突然觉得这一切有点太顺利,周凯想,他从来不知道处理这一切这么顺利,这让他有点惴惴不安。

 

不幸的是周凯的惴惴不安最终还是变为现实了,他们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遇见了一个熟人,对方显然也很诧异,但是很快就掩饰过去,重新换上了狠厉。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大哥。”他说,“他们说的没错,你果然进来了。”


皮筋弓起了自己的背,就像只猎狗,充斥着威胁,他在周凯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干脆的一脚踏进电梯,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马柯立刻挡在周凯面前,却被周凯拉开了。

 

“我不想和你打架。”周凯企图劝说他,他明白皮筋的身手,“我......”

 

他没能继续说完那些话,等到他只来得及提醒马柯小心之后,皮筋就快速的挥出一拳,在周凯踉跄了一下之后把他踢倒在了地上。

 

 

 

 

贺涵接受了在宴会厅里穿行的侍者手里的葡萄酒,他把目光移向和唐晶仍在交谈的男人,看起来很眼熟,似乎在周超那里出现过很多次。而出现的数量看起来并不是好事,他就留了个小小的心眼。

 

“介绍一下这位先生吧。”男人开口道,他注意到贺涵,“我似乎没有看过他。”

 

贺涵在唐晶回答之前抢先插嘴,他就像以往一样熟稔的揽住唐晶,“我是他的未婚夫。”他忽视了唐晶在背后掐他的那一下,“商业顾问。”

 

“对,我记得晚会可以携带伴侣。”唐晶很快顺水推舟,“你明白的,女性出门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不安全。”

 

贺涵眨眨眼,他庆幸唐晶得到了他的真传,看起来他们的撒谎几乎天衣无缝,只是希望至少别被周凯看见,如果他真的来了的话。

 

男人用审视的目光看了贺涵几眼,他长得并不好看,一双眼睛里的阴骘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但表演以假乱真,他很快微笑起来,“只是看起来有点眼熟。”他没有怀疑只看过几眼的贺涵,继续说,“关于我们的生意,唐小姐有什么想法吗?”

 

“如果可以的话当然可以合作,但我不能做出决定。”

 

“这一批生意不会让你吃亏,只是我们很急,希望快点得到答复。”男人说。

 

“晚会结束后我会尽快联络我的老板。”唐晶被贺涵往后带了一些,她微笑着打算找个借口和对方告辞,就看见有人靠近,并贴着男人的耳朵说了什么。

 

贺涵用余光观察着他,似乎看见他的脸色变化了几下。

 

“我还有事情处理,就不打扰了。”男人说,“希望能得到好的答复。”他同时对着贺涵点点头,快速的走远了,脚步听起来足够匆忙。

 

唐晶在和贺涵一起目送着男人远去后立刻扯住他,她看起来需要解释,尽管她并不介意被贺涵称作伴侣,这是她过去的十年里最习惯的事情。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解释。”唐晶说,“看起来你不希望那个人记起你,他是怎么了吗?你交代清楚可以帮助我的生意。”

 

“我只知道他不是个好家伙,我不建议你答应。”贺涵喝了一口杯里漾动的酒液,认命的叹气,他现在觉得心里不太安定,“至于在哪知道的,我有我的门路。”

 

“你知道,刚才的一瞬间我以为你在这段时间里找了个警察卧底的职业。”

 

“我对这些没兴趣。”贺涵想了想,“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就刚刚那单生意也许警察会想和你们谈谈合作的事情。”

 

他记得周凯似乎在追查某一项走私,别问贺涵怎么知道的,他又不是傻子,做了那么多年的商业,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其实也很难说,贺涵掺和过不少走私类的案子,所以他才在经侦和缉私里有一些小记录。

 

而唐晶只对他的话耸耸肩。

 

“如果这件事和你有关,说不定我会帮。”她回答,“其他人免谈,我毕竟不是无私的,尽管我明白这可能会是私货。”

 

“在这点上你看起来青出于蓝。”

 

“这当然,我从不学习你身上没用的东西。”唐晶想了想,她很快又说,“我感觉你现在身上并不是很安全。”

 

“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我控制不了。”贺涵说,他想起了刚才匆忙离去的男人,“而总有很多事情是他要解决的,可惜他从不让我帮他。”

 

“看起来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因为感情来的突然,我也不想。”贺涵看着她接通了又一个电话,他小声的保证唐晶听得到他的话,“你看起来足够忙。”

 

唐晶为他的调侃笑了笑,她很快调整到了工作模式,只不过很快她就有点疑惑的拧起了自己的眉毛。她看了看贺涵,憋着询问了好几句“为什么”后,狐疑的把手机交给贺涵,她对贺涵努努嘴算作示意。

 

“有人找你,加密通讯。”唐晶说,“我不知道是谁。”

 

贺涵歪歪脑袋,他接过电话,在一阵似乎是断断续续的电流音里走到信号好一点的地方,然后他听见了周超的声音。

 

那个年轻警察这时候似乎正在快艇上。

 

“进场前那些人给这位小姐的手机安装了监听,我们只剩半分钟时间。”周超快速的说,“没时间解释为什么,周凯在游轮上,而我和他们失去了联系,距离我们赶来还有十五分钟,他们最后出现的地点在游轮第三层。麻烦你注意一下。”



——tbc


车在这:答应我,大家就随便吃吃

 

接十三章后,但是这个拖拉机和本文没有关系~不知道为什么我要作死写那么复杂,脑袋疼


评论 ( 12 )
热度 ( 52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