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十四)

——他坚定的认为抉择是最美的艺术


第十四章

 

“好久不见了,贺涵。"

 

"是,虽然我觉得也不算很久,你在我脑子还是让我觉得印象深刻。”贺涵微笑了一下,“过了这一段时间你还是一样漂亮。”

 

“得了吧,你的奉承话说给别人比较好。”唐晶走下车,她很快就把目光落在贺涵的耳朵上,“你的耳朵怎么了?这是过敏?我不记得你有过敏的症状。”

 

贺涵立刻就把手放在耳廓上揉了揉,这是某个该死的倒霉家伙造成的后果,即使他再怎么收拾也弄不掉。但这些并不方便解释清楚,所以贺涵就用简单的笑把这个话题略过去,把注意力放在了码头上。他身边的唐晶拿出了邀请函,正交给侍者扫描。

 

“这就是你一定要我陪同的晚会么?”贺涵观察了一下周遭,还需要他们乘坐快艇到会场,“看起来私人性质很重。”

 

“这也是我请你来的目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像你一样让我安心。”

 

“听到你说的话真让我高兴。”贺涵抽抽嘴角,“我甚至都要怀念当初的日子了。”

 

他很快从一个侍者手里接过了快艇的驾驶权,照例还是安排好了女士的安全后按照侍者的指示开往远处在公海上缓缓行驶的游轮。路上他和唐晶没有继续交谈,看起来更加忙碌于生意的女强人有接不完的电话,贺涵把注意力集中在驾驶上,感受着傍晚的海风不断的冲击过来,发出些模糊的叹息。

 

现在他的生活过得很惬意,那些忙碌和尔虞我诈已经不存在于他的人生里,而看到唐晶依旧还在那其中沉浮,难免就有了些莫名的感慨。

 

唐晶在自然听见了他的叹息。“你看起来比之前自在了很多。”她一边低下头回复讯息,一边偷看着贺涵的表情,“你和子君见面了吗?”

 

“不,当然没有。”贺涵歪了歪脑袋,“我们没有见面的理由。”

 

“我以为你至少会和她在一块,那时候你很坚决。”她有点模糊的嘟哝了几句,谈及这些依旧让人尴尬,“那现在呢?找到了你的新欢?”

 

“我还不至于心眼大到那之后还能坦然的和任何人在一起,现在我觉得日子过得不错。”他们快要靠近游轮了,贺涵放慢了速度开始把控方向,他分了点心,“打打渔,我之前就有这个梦想,还有人斗斗嘴,生活很惬意。”

 

唐晶笑了笑:“听起来你找到了很合心意的对象,是什么类型。”

 

贺涵暂时没有回答她,他把快艇停在游轮放下的平台边,上面有来迎接的服务生,贺涵把唐晶扶上甲板。很快邀请唐晶参与晚会的人就过来和她搭话,唐晶抱歉的对贺涵做了个手势,等到她应付完了谈话后回转过来,贺涵在甲板的吧台上要了杯酒正靠在船边,他的手里还拿着为唐晶要的一杯果酒。

 

她的爱好贺涵一向都清楚,表达了感谢后唐晶继续那个话题。“你还没说那个人。”她看见贺涵放松的表情,“对方怎么样?”

 

“你之前对这类明明不感兴趣。"贺涵笑了笑,他低下头看着唐晶,“嗯,是个我完全控制不住也拉不住的家伙。”

 

“看起来你换了个口味。”唐晶叹了口气。

 

“我觉得这也不错,终归有个我抓不住的人来报复我之前那些年的错事。”贺涵轻声说,“过去我不敢说我是对的,有时候回想起那些事情,或者是我站在一个等待的角度,我就能明白我到底错在哪里。那样我才可以忏悔,尽管需要我忏悔的人已经离开了。”

 

“你能这么想已经很棒了,我们都得往前走,忏悔是留给站在原地的人的。”唐晶说,她的视线跟随的开向游轮的一艘快艇,“我这次来你这要过几天,让我看看那位怎么样?”

 

“我觉得你会受到惊吓。”贺涵随意的把视线移到游轮甲板上,然而他似乎看见了一个身影,这让他发出了一点迟疑的声音。

 

唐晶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怎么了,有熟人吗?”

 

她看见了贺涵脸上复杂的表情,她判断贺涵受到了惊吓,而对方的视线在环视了整个甲板后渐渐地由惊吓变为疑虑,然后是不确信和狐疑。

 

“我觉得我看见了个熟人,但是应该不像。”贺涵抿起嘴角,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鬓角掩饰掉刚才的失措,“你还需要喝点什么吗?”

 

他刚刚为什么觉得看见了周凯,这时候他应该在家里锻炼身体,贺涵记得自己半小时前和他打电话的时候对方是那么说的。


“我们下去宴会厅吧,据说这次的日本主人为我们准备了日式表演和好吃的各国自助。”唐晶收回了自己的好奇心,她接了个电话,“我的老板说这里的人可都不是善茬,咱们还是找个小角落安静欣赏美食吧。”

 

 


周凯站在甲板上用手最后一次折腾了一下领结,长久不穿的那么西装革履,这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他把薄风衣脱下来丢给马柯,站在船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耳边的隐形耳机就在这时候发出了电流声。

 

周超特意拿出了的警用405还是很好用的,至少保证能过安检,周凯咳嗽了一声,他的弟弟就在那头问,“你怎么样?”

 

“正在准备参加衣冠禽兽们的狂欢。”

 

周超立刻就坐在保姆车里翻了个白眼,一边调试机器一边摁着自己鼻梁,他们将周凯的邀请函和同样被邀请的线人做了调换,确保周凯不在安检扫描被第一时间发现。

 

“游轮的宴会厅里有屏蔽器,好在我选用了最新型号。”周超在确定了情况后庆幸着,“大哥,你知道吗,这里面有无数个你的老朋友。”

 

“我当然知道这个,我真的很想念他们。”

 

“所以我要提醒你,如果你被他们带着重新燃起了犯罪的激情,我一定会把你抓起来的。”周超反复的强调,“那时候你只能和贺先生隔着监狱遥望。”

 

“那你可以选择现在来抓我,我可从没说过我是个好人。”周凯说。

 

“我现在不想和你斗嘴,我们可以回来吵架,记住我们现在对这个游轮没有了解,你做事情一定要小心,公海上警方不好大规模增援,并且就算发现了什么,你也不要轻举妄动,你的目标太明显了。”

 

“就算我们已经撕破脸了,在这行可没有永远的敌人,别担心那么多。”



周凯干脆利落的结束了这段唠叨,他身后的马柯示意他们需要赶往宴会厅了,刚才他已经从自己的线人手里拿到了游轮的地图,还有下到储藏室的钥匙。

 

“现在我们不清楚什么情况,不要打草惊蛇。”周凯检查了一下地图,“等他们发现我进入游轮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左右,而这段时间足够我做些什么了。”

 

“有关前些天的那批迟到的货物。”马柯说,“看样子是出了问题,我们的人说阿仓今天提早就赶到了,似乎有点争执。”

 

“阿仓他们那群人永远都在考虑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而且阿仓前几次的对我的动作都失败了,他们会谨慎很多,但是没有我手里的资料,他们的生意做不成,阿仓的靠山看起来已经非常不满意了,显然这得不偿失。”

 

“所以他们发了邀请函给您。”

 

“所以我才需要看看他们有什么幺蛾子,我有直觉能弄到些不错的资料,比如前些天的大宗货物的清单。”

 

他们很快就走进了宴会厅,这时候来参与晚会的客人们已经很多,有不少周凯的熟人,但好在周凯现在的外型和之前差别略大,避开了一些视线后两个人走到了一个角落里,大部分人都聚集在宴会厅观看艺妓和相扑手的表演,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看起来人来的足够多。”周凯把衬衫扣子松开了一颗,“不只是道上的,还有很多其他人,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也许只是个宴会,咱们可能想太多了。”

 

“如果是阿仓的话,我可能会相信,他是个混蛋,但是可惜脑子在这上面不够用。”视线在人群里来回扫动的时候周凯恍了恍神,“真是很多熟人......操!”

 

马柯愣了一下,他看见周凯有点控制不住的又解开了自己的扣子,跟着视线抬起头的时候,他们意外看见了跟在一位女士后面的男人,那位女士正在和阿仓交谈,而男人正在百无聊赖的维持礼貌的微笑。

 

“这就是赛车比赛,他为什么会和阿仓在一块?”周凯骂道,他随手在旁边一位客人摘下眼镜后把那个物件顺来,扣掉镜片后戴上。

 

他决定找个机会把贺涵叫走,这并不源自于欺骗之类的问题,而是目前来说贺涵和阿仓待在一块可不是什么好事。

 

但马柯却在周凯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叫住了他,“有些情况,大哥,你看。”他指向从宴会厅外走进来的哈哥和皮筋两个人,他们都穿上了正经的装束藏在人群里,身后跟着一位穿着和服的日本男人,他们一路通过宴会厅走向后方。

 

“他们手上有个箱子,里面应该有资料。”周凯咬着牙,他躲在角落里低声呼唤周超,“周超,你现在派人来。”但是对方没有回应。

 

“我们应该跟上了,大哥。”马柯说。

 

“看看这些操蛋的事情。”周凯咬着牙,“你让我们的线人过来看着贺涵。”

 

“你放心,我来处理。”马柯点点头。

 

“希望这是个好主意,并且尽量别让他知道我在这。“周凯怒气冲冲的把抠下的镜片握在手里,他把视线移向消失在门后的那一行人,“我们快走。”

 

 

——tbc

 

这种剧情下俨然像是没机会开车了,于是明天更新时给你们补个上一章末自行车具体细节算是补偿,今天晚上我要去开个会,求原谅~(扑)


评论 ( 9 )
热度 ( 51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