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十三)

Warning :各种反人类设定,为剧情需要~


正经的秀恩爱大佬已经上线,都是糖,来,吃吧,再不吃就没了(×)


第十三章




快要入夜的时候港口突然起风了,带着黄昏咸腥海水味道的空气扑面而来,周凯坐在仓库顶打了个喷嚏,伸手固定了一下自己的耳机。他把目光放在染上一片金黄色的海面,听着耳麦里絮絮叨叨的声音。

“你们都听得见吗?请回话。”周超就站在不远处的另一间仓库外,他念叨,“大哥!”

“当然,现在我们还有什么问题吗?”周凯站起来拍拍衣服后摆,“今晚上的行动取消了。”

“我在查找理由,但趁着这个机会测试通讯设备也好。”周超调了好几条线路,他的声音带着年轻的尖锐,刺的周凯耳朵有点发疼。

“你把声音关小点,”周凯说,对方似乎在那边耸耸肩,把音调调小了一些,后面索性关掉了,他似乎来了一通不能被周凯听见的电话。

周凯看了一眼远处他的弟弟瘦削的背影,从仓库上爬下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原本阿仓他们的货物是今天入港的,周凯重操旧业的第一笔打劫生意还没开张就被扼杀了,原因目前不明,但是线人的情报显示货物推迟入港,马柯也通知了他,今天晚上有人彻夜监视情况。走私的货物拖一天就是一笔损失,私货的客户虽然不受所谓的法律保护,但是他们有更多的途径表达自己的不满,这么做是有风险的。

周凯在接到通知就立刻准备赶去,之前他当然需要向他的老板请假,但是今天贺涵意外的好说话,他还在持续他的那通电话。

“没问题,等我忙完我给你打电话。”贺涵捂着手机话筒对周凯说,“去忙吧。”

真是奇怪的情况,周凯想,他活动了一下四肢,前些天的伤口恢复的差不多了,他真应该感谢到这个年纪他的恢复力还没被透支。

“新的情报来了,虽然还是不知道货物推迟的理由。”周超又接通了讯号,“但是因为推迟,我们追踪到了一个临时仓储的信号。”

“然后呢?”

“仓储的信号在北海道,后续我们尚在监控当中,他们的保密性做的很好。”

“嗯哼,那群搞事的日本哥们,”周凯撇撇嘴,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在看完了消息后回复,“你知道有场好戏了吗?”

“当然,如果要我猜你准备做什么事的话。”周超说,他想到了刚才线人提供的消息,“那和三天后的一个晚会不能说没有关联,你准备去掺和一下吗?我知道你收到了请柬,马柯刚刚发给我了。”

周凯翻了个白眼没回复,他觉得自己需要和马柯讨论一下消息的保密性,但是对方显然明白这是默认的意义,叹了口气后思考了一会还是对周凯说:“别搞事,这一次我绝对不可能来得那么及时的。”

“能出什么事情呢?”

“我已经可以想象到那个场合,一群伪装成上流社会的人渣罪犯,穿的人模狗样参加酒会。”他在周凯的咳嗽声里把不满塞进嗓子眼里,“我对他们的安保不发表意见。”

“但至少我们要人模狗样,所以危险性反而降低了,大家都是一样的。”

“希望你说的是对的。”周超叹了口气。

“你放心,我很久没有体验这种正经的感觉了。”周凯很轻松的笑了笑,他的手机又快速的震动了起来,贺涵的电话来了,他顺手接通。

“三个小时了,你是不打算吃饭了吗?”贺涵在电话里表达了不满。

“抱歉,我马上回来。”周凯不动声色的回答,假装自己正在回来的路上,他模仿了一下喘息,“给我三十分钟。”

“你这种伪装方式我十八岁的时候就不用了。”贺涵在那头啧了一声,但他并未继续怼周凯,只是说,“三十分钟,今天老卓送了好吃的来。”

“好的,贺老板。”

“路上带点水果回来,我记得门口来了黄瓢瓜。”

“好的,你还要什么?”周凯快速的眨眨眼,在贺涵表示并没有什么需要后清了清嗓子,他对走近的周超做了个放轻脚步声手势,“那挂电话了。”他说。

周超用一种略带怜悯的目光望向他的哥哥,他在周凯挂断电话后难得亲近的拍拍他的肩膀:“现在的难题是,你要怎么跟贺先生解释你要消失几天的问题了。”

周凯捂住额头,他突然也觉得有那么点头疼了。



而显然这件事并不只是他一个人那么头疼,在周凯带着瓜回来吃过饭并自愿承担洗碗重任后,贺涵接到了来自唐晶确认行程的短信。公事公办是他们的人生原则,这一点唐晶得到了贺涵的精髓,而显然现在贺涵已经把这个主要原则抛弃了一大半。

他不得不对自己的犹豫表示惊讶,尽管他知道自己会答应唐晶的请求,他还是有种负罪感。

他现在有种自己栽进坑里爬不出来的错觉。

“今天的西瓜好像买的不好,有点熟透了。”周凯从厨房里端出水果,“你尝尝看?”

“秋天了,都是那个味道。”贺涵把手机放进口袋,“你今天去做什么了?”他打算在提出话题前先聊聊天,试探试探气氛再说。

“周超找了个女朋友。”周凯随口扯谎,“我去看看。”

“额,我就几天没见周超,这多少时间就有了女朋友?换了个新的?”

“没错,我也就这个问题教育过他了。”

“有其弟必有其兄,你觉得他是和谁学的?”贺涵不动声色的撇撇嘴,“你直接占便宜的作风很好的遗传给你弟弟了。”他显然对最开始的那个亲吻还是耿耿于怀。

“我对你这个看法表示质疑。”周凯用纸巾把手上的汁水擦干净,他眯起眼看着贺涵,“我和周超斗了小半辈子,他身上可没一点像我,除了那个臭脾气,更何况我的技术比他要好多了。”

“深表怀疑。”贺涵回答,“你看起来不像。”这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一声。

万分头疼的对唐晶催促他对行程确认的短信进行回复,贺涵往后仰着躺在沙发上,他把屏幕偏向另一边防止漏出点什么被周凯看见。正专心思考如何委婉的让唐晶不要发消息来联络,有人就已经凑了过来。

“你在做什么?”周凯一条腿跪在沙发上把头往里看,他伸手抱着贺涵。

“和老卓聊天。”贺涵说,他被周凯抱紧了,“别瞎凑。”

“聊之前你们谈论的那辆改装的路跑车?你对摩托车的感觉就像小学生。”周凯毫不留情的指出,“而老卓年纪大了,他不适合这个。”

“所以我们现在才需要讨论这个问题。”贺涵把手机摁在沙发上,他把周凯望向手机屏幕的脸抓回来,现在两个人现在靠得足够近,“老卓打算去赛最后一场车,而我决定陪同。”贺涵顺着周凯的话往下说,周凯带着热度的呼吸烫在他的脸上让他很难继续维持这个谎言,“需要几天时间。”

“这是最后的梦想实现。”周凯眨眨眼,他微笑着想把距离拉到零,一边喃喃的说,“几天时间啊。”

而后贺涵并没有得到他的回应,他被周凯抵在沙发上继续交换一个深层次的亲吻,他们也许这时候该做点什么,贺涵糊涂着想,但是现在主要问题不在这。他在周凯试图带着他躺倒在沙发上的时候一口咬住对方的锁骨,很快就得到了一声痛呼。

“我觉得你上辈子一定是属狗的。”周凯摸了摸伤口,他有点无可奈何。

“抱歉,抱歉。”贺涵打算把这个解释为情不自禁,“我会注意的,但是老卓后天就要走,我希望换个有足够休息时间的一天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然后呢?”周凯问,他愤怒的过去讨回自己的一点剩余的福利,但他现在显然清醒的多,“你说要陪老卓去比赛,这没什么问题。”

刚好那段时间他也可以去参加酒会,很完美,周凯暗地里想着,他要感谢老卓。

“我会尽量和老卓带个奖杯回来。”贺涵任由周凯讨回他的福利,只不过在被解开裤子的时候下意识的吸了口凉气开始嘟嘟哝哝,“好了好了,如果你非要做点替代的活动的话,不如先把这些西瓜丢回冰箱,也许到时候还可以吃点凉西瓜下下汗。”

但显然周凯没打算给他继续贫嘴的机会,他接下来很轻易的堵住了贺涵剩余的废话,并且略微带点恶意的施展了自己的惩罚活动。



——tbc

评论 ( 8 )
热度 ( 47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