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十二)

——看,那是上帝为你创造的乐园

尽力发糖


第十二章



周凯在深度的睡眠里猛地被惊醒,下意识里小腿痉挛了一下,他发现自己正陷入温暖,脑袋被人紧紧抱住,而这时候垂下头的保护者正在打盹,因为他方才的动作而颤动了一下睫毛。

看起来他们在警局度过了一个夜晚,周凯适应了从窗帘后直射在眼前的光线后把目光移到贺涵身上,对方的睫毛颤动的更剧烈了。他们的距离够近,周凯想,他也许可以讨一个悄悄的早安吻。

“唔,你醒了。”在周凯的视线里清醒了过来,贺涵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睡得怎么样?”

“很好,我现在能坐起来了吗?”

时机错过了,周凯抛弃了他产生不久的想法,他从贺涵怀里坐起来活动了一下酸痛的四肢,睡得太晚,体力又透支,倒是并不意外于这样。

昨晚上和周超商量完行动计划,也许他们的确是缺少了一些交流,期间又因为争执而动了手。等到他们结束后时间已经很晚了,周凯甚至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喝下了贺涵让周超递给他的酒,里面应该放了一点点无伤大雅的助眠药物。

不得不说这真的帮了他的大忙,黑暗里往往最能放大人心的恐惧,他脑子里大嘴的尸体就像走马灯,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他的过失。不借助药物的睡眠必然有很多折磨,而周凯现在拒绝这些折磨。

这么想着周凯把目光从思索里移回到贺涵身上,发现男人落枕了似的仰着脑袋,正苦恼的发出细微的哼哼声,就上去替他一点点的捏着后颈。

“你完全可以直接把我丢在椅子上,不用管我的。”周凯把握着力度。

贺涵嘟哝了一会,他动了动自己的脖子为疼痛呲牙,然后往旁边靠在了周凯的手臂上,嘴里发出因为按摩而有的断断续续的哼声。

“我都不知道你睡觉起来老是像要从椅子上跌下去。”他抗议了一句,“我只是不放心。”

周凯笑了笑:“看来我需要感谢你对伤患的关心。”他还是决定讨些什么,主动在贺涵闭上眼睛的时候凑过去交换了一个并不深的吻,对方低声含糊了一句,嘟哝着还没有洗漱而伸手掐着周凯的脸,但没有反抗。

“贺老板,这一次你也打算算在账上吗?”周凯有点意外他的放松。

“这就算是奖励你活着回来了,只收利息。”

对方说的违心又固执,周凯在摩擦了对方的嘴角后毫不犹豫的继续追加了几个深吻,反正现在按照贺涵的说法这都是免费的,他看起来不亏,至于以后周凯并不介意在利息上多加几笔。

只不过外面往来的警察们的脚步声实在很难不破坏气氛,在贺涵狐疑了一个又一个可能要进来的人后,周凯被他咬破了嘴角。

“好了,别玩过火。”贺涵撇撇嘴警告他,“周超之前过来找你有事。”

“如果你可以在发表抗议前提醒我你要咬人,我会觉得更高兴。”周凯坐起身揉了揉头发,他的确很快也恢复了正常状态,“目前紧急情况已经结束了,你可以不用在这里,我过一会也会回去。”

“如果你说是让我又等着你去哪里进行一场惊心动魄的枪战后,再抱着纱布给你治疗出现的枪伤,我拒绝。”贺涵撑着下巴回答他。

“你放心,目前不会。”周凯叹了口气。

“我还是在这里等着你吧,我觉得你会更想一起出去吃个饭什么的。”贺涵说,“快去快回,大宝贝。”




周超在他的哥哥推门进来后第一眼就看清了对方嘴角上那明显的新伤口,他抽了抽嘴角,在决定了不嘲笑周凯之后抖了抖手上的文件。就在他和周凯达成了勉强的基本共识后周超努力工作了一晚上,成功联系到了他们的卧底,并得到了必要资料。

这是冒了一定风险的,卧底们不适合主动联络,但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他们的情报人员不太可能在一场枪战后得到对方的任何资料。“我不赞同你的做法。”他的上司在得知消息后回复,风险太大。

但现在他们已经被逼到这条荆棘道路的最中央了。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一点,看来卧底的确很多。”周凯在坐下来后摸了摸嘴角,“情况如何?”

周凯假装没有听清他话里的嘲讽。

“几批货大概在这个月会陆续到港,只不过有点疑虑的地方在于,相对方的出入货以及运输路线都很复杂,我们无法在短时间内定位。”

“就像我昨晚上说的,利益为主,而阿仓能这么狂是有为他撑腰的人在背后的,不然只凭他不可能敢在寺庙里埋伏,这要冒很大的风险。而且需要很大的胆量。”周凯轻描淡写的回复道,“而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个做什么事都需要反复思虑的人。”

“你能从你的老朋友们那里分析出另一方来吗?”周超思虑着提出问题,“我觉得就在其中。”

“那里面大概有超过三位数的人,并且半数以上都是穷凶极恶的家伙。相比起来我是个白兔一样温和的走私犯。”

“我对你的厚颜无耻有了新的认知。”

周凯撇撇嘴,这个表情扯动了他的嘴角,而周超显然发现了这个,在发出轻微的嗤笑声后用手遮住自己的嘴,对周凯紧接而来的怒视视而不见,窝进了自己的椅子里。

他抬起眼在自己的办公室前看见了门口晃来晃去的贺涵,有点好笑的撑住下巴,然后把完整的一份资料交给周凯示意他带回去。

“以后的路还很难走,大哥,我希望我可以信任你。”

“你完全可以。”周凯回答。

“在我们决定行动日期之前,你回贺先生的渔港继续监视公港的情况吧。”周超看了眼手机说,“现在我知道贺先生就在外面等你,你回头就可以看见他,叫他别在门口晃荡了,我们的女警员已经发微信问我要他的电话号码了。”




“我对老卓坚持关于宝马S1000RR赛程上最大扭力的数值报告不发表意见。”

“他并不因为你的反对而改变自己,周凯。”贺涵在渔港上拉起渔网,“你能来搭把手?”

“如果你拉不动,三分钟前为什么要从我手上拿走?”周凯回复道,“你这是典型的多此一举。”

他们的确在之后吃了一餐难得的安稳午餐,周凯和老卓相处的很好,也有共同的话题,他们对于目前路跑的几系列摩托赛车都有了解。这段时间里周凯不再没事乱跑,他们之后又进行了基本的体能训练。

这似乎让贺涵感觉生活恢复到了之前的情况。

“我让你回来上班,不是让你回来气我,别忘了你还欠着我的债务。”但即便如此,贺涵还是发现自己怀念起忙于打架而不和他斗嘴的周凯了。

而对方这时把沉重的渔网扯上来丢在渔港的木板上,毫不在意的听着贺涵的抱怨。

“我不会为债务低头的,贺老板,反正你打不赢我。”周凯坦言道,他把目光放在渐渐到港的一条货船上,他随意的问贺涵,“这几天公港很热闹。”

经过这几天的监视,他们得知将会有批货物到港,路线他们已经基本摸清了,就在今混在首尔来的特别海运货单里一起入港。

“最近有个什么会议,像是日本人举办的。”贺涵随口回应周凯,“他们总喜欢搞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就像是那些花孔雀,但至少孔雀的华而不实还有一定的观赏价值。而不是像有人拉不动渔网。”

“我知道你在说我,闭嘴。”贺涵翻了个白眼,刚想反驳,他放在工作服内的手机就开始疯狂震动,于是贺涵往后移了一步,“我现在去接个电话。”他对周凯说。

周凯把视线集中在远处,他点点头,贺涵便在一边接通了老卓的电话。

老卓的声音依旧听起来异常精神,他很快对接通电话后的贺涵说:“你现在很忙?”

“忙着斗嘴。”贺涵说,“有什么事?”

“老朋友,她主动找到我希望能联系到你,而我明显拒绝不了。”老卓叹了口气,那边很快传来了交接的动静,一个女声接着响起来,“贺涵,你过得怎么样?”

贺涵差一点没咬碎自己的牙。

老卓和唐晶还有联系,他想得到,应该想得到。

“唐晶,唐晶,嗯,我现在很好。”他喃喃的说,回过头看了看,“有什么事吗?”

“当然,无事不登三宝殿。”唐晶依旧还是直爽的模样,她看起来并不为过往感到尴尬了,“这一次就当我欠你人情,你必须来帮我。”

“商业上的事情?”贺涵回答,“我不想掺和了。”他又看了看周凯,对方似乎也接到了电话,这时候正在码头上进行一些争执。

“只是个晚会。”唐晶说,“三天后,而我需要你的陪同。”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37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