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十一)

贺涵的戏份且看且珍惜

Warning :如果枪战和死亡需要的话,那就预警一下。

第十一章



周凯在把车开进沿海的公路上的时候,他发现了在贺涵家时还洋溢着的暖阳在这里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阴森的乌云和狂风。这很好的代表了他的心情,如果可以有什么东西表现他现在因为愤怒而烧红的眼睛,那就更好了,这时候贺涵一定会那么说。

而此时此刻手机里不断传出的声音还是属于同一个人,但明显要无奈的多。

“我知道你需要做些大事,所以你才会一下子跑走。”贺涵在另一面说道,他现在坐在警局,这是周凯在离开前对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但我不喜欢警局。”

“可只有那里最安全,贺涵。”周凯闷声说着,他把目光专心放在路上。

“我不认为我能有什么事。”

“就像我不认为有人会真的抛弃那些兄弟情谊。”周凯咬着牙说,他的声音因此而像是被挤压出来,从而带着一些狠厉的颤音,“我现在就要去看一具尸体。”

他在接通电话的时候听到的第一句,就是马柯在那一头用嘶吼着的声音是述说死亡,已经歇斯底里的男人不断的描述情况,伤口大到足以内脏从里面冒出头,还有不断淌下来的血液,其余的场面马柯已经说不出了,但周凯已经能从他的哭腔里窥见一二。

“而阿仓居然还派人去你家过通知,那个禽兽。”马柯几乎都在暴怒。

而这个事故的原因是他还对阿仓抱有的最后一丝幻想,代价就是抛弃了一个兄弟的命。

周凯在自己的意识不断的开始固执重复着那些“本应该”或者是“都怪我”这类的谴责时强迫自己恢复了冷静,但他也明白这些情绪很难压制的住。

而贺涵显然也明白这些东西。

“我当然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我很抱歉。”贺涵在去警局的路上听见了周凯的解释,但他还是反复强调,“但你要记住你有伤,而且你只有一条命。”

“就像对方也只有一条命一样。”周凯很平淡的回答,他拐过了一个弯道。

贺涵在那一头瞪起了眼睛,如果不是不方便在警局的休息室叫骂出声,他现在已经在吼了。

“你知道这两个完全不能混为一谈,别打马虎眼。”他有点无奈的抗议。

“我保证,目前不会有事。”

“就像过去有些人向我保证过他们的忠心和清白。”贺涵很快反驳,“而事实证明都是谎话。”

周凯最后叹了口气,这一路上贺涵没有间断和他谈话,他被贺涵折腾的分了些心,虽然心累和愤怒同样让人不适,但至少他不觉得头那么疼了。

明白这是贺涵变相的好意,但周凯没有精力陪他继续唠叨这些话题,汽车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在驶入山道的时候周凯直起身,他的耳力让他就听见了熟悉的声响,这让周凯立刻挂断了电话。

贺涵在说了一句:“希望你答应的都可以兑现。”后就被结束了对话。

只是他在最后一秒听见了异常突兀的爆炸声,贺涵在脑子里无数次确认了是爆炸声,爆炸声,就像他看见的那些黑帮大片一样。

而周凯正在往那里去。

这个事情里有人死亡,还有爆炸声,以及接到通知后整个警局的骚乱,这些认知让贺涵突然就很想骂些什么,如果可以的话。



周凯把车停在最外围,他在警戒线外看见了警车,但是没有一个人,而此时妈祖庙里正在接连不断的传出子弹射穿什么的声音。

看样子原本是打算埋伏他的,周凯想,他们派人送信去自己那,却因为他暂时改变的计划跑去找贺涵而只能在现在围住周超他们。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都得参与进去,周凯从车里拿出枪来,快步走到庙门试图推开,但很快发现已经被人锁住了,于是周凯在外面加快脚步转了一圈,在一块玻璃面前立刻就停住了脚步。

此后在几秒内的他保持了足够流畅的动作,保护住脑袋冲进玻璃,寻找到掩护躲过随即而来的一排子弹,并且迅速找到了被围困在一角的周超他们,四周有足够多的埋伏,而他们只有七个人。周凯庆幸自己离他们并不远,那边的马柯也已经看到了他。

周凯对着他打了个呼哨,周超带着警察开始逼退企图靠近的人,这让他们很快汇合了。

马柯立刻拿过来一把微冲,与此同时他这时杀红了眼的声音已经传过来:“大哥,你路上没事吧?”

“我没问题。”

“大嘴哥的尸体还在里面,我们要冲回去。”马柯压低了声音吼道。

周超在掩体后躲过了一发霰弹,他制止了马柯打算和周凯叙旧的打算:“可以的话我们先熬过这一场,他们的人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你们的人呢?多久能到?”周凯问。

“二十分钟,这里不适合拿警用直升机空降帮手。”周超咬着牙,他在周凯替他解决了渐渐靠近的拿着霰弹枪的敌人后继续说。

周凯快速盘算了一下局势,二十分钟,但是现在看起来连五分钟都坚持不下去。目前已经有一个警察在探出身的时候被击伤了。而他们所在的地方不适合防守,必须移动,但他们不可能一大队人出发。

“现在只能往里打,或者走出这个小地方。”周凯本能的判断了接下来的行动,“我能去后面替你们吸引一部分火力,马柯你带着周超和他的人一起攻进大堂,千万不能散开,注意你的后背。”

“你说的很棒,但你要怎么吸引火力?他们人太多了。”


“这些就是你在警局学不到的东西。”

周凯在动身前把枪全部留给了周超,他在用一颗手雷给自己打通了原本锁住了的庙门,在靠近门边的敌人因为惊慌而混乱的几秒内捡起之前尸体上的霰弹枪,顺着掩体开始往庙后方移动。

他盯上了院落里聚集在一些佛像后作为掩体的人,并且慢慢地开始靠近。

这些人比一般的乌合之众要强,在发现这个后周凯从后方抬手用霰弹枪近距离打中一个人后占据了掩体,拿到了对方的冲锋枪,检查了剩余的子弹和敌人数量后周凯从一个破碎的佛像后绕出来,在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时用盲射和近战解决了他,顺势击毙了前面的两个敌人,就地翻滚躲开了其他人往这里射过来的子弹。

他在站稳脚后迅速对着开枪的那一堆人扫射,打算吸引足够的火力。

其余的敌人一瞬间混乱了起来,那边周超显然也和马柯抓住了机会探出掩体开始往大堂靠近,一路上对面又躺下了几个人,而周超他们也有了一个人的伤亡。

那些办案的警察也许该磨炼磨炼枪法,周凯暗地里想着,十分钟,后援差不多到了。他用冲锋枪最后的子弹射杀了一个企图切换掩体逼近的人。伤口裂开了,那把霰弹枪该死的后坐力,周凯勒紧了肩膀目送着周超和马柯的移动,有人把枪口对准了他们,而他现在没有子弹。于是周凯在那些人射击前丢出了空枪跳出掩体,紧接而来的子弹擦破了他的脸带出一大道血痕。

暴露了位置后立刻有三个人冲过来。

很快有人丢来了手榴弹,在发现后周凯立刻翻滚了出去,用最后一刻捡起来反手往外丢,剧烈的爆炸声响了起来,沙土在一瞬间蒙住了周凯的眼睛。

周超在远处替他射杀了另一个打算抄后背的人,远远的对着周凯喊:“小心!”

他的本能比提示要更快,周凯转身抓住第三个人准备射击的手,子弹在出镗后擦着他的脖颈射入空气,接下来周凯已经紧跟着一击重拳,伴随着武装特警举着防爆盾冲进来的枪声作为终止,周凯接住了对方落下来的手枪,近距离一枪击中了他的脑袋。

枪声响起后周超在距离他的哥哥只有几步的地方停住,他快速的松了口气,刚才他几乎觉得指尖都要痉挛了:“你没中枪吧。”他问。

周凯捂住了脸上的血痕做了个不必担心的手势,他把手枪丢在地上有点脱力的靠着被子弹射烂了的一个佛像,看着脱离了战斗后迅速去寻找什么的马柯。

很快马柯就跑过来:“你没事吧,大哥。”

周凯摇了摇头,他知道马柯找到了在战斗中被尘土和破碎的庙门掩盖了的兄弟的尸体:“带我去看一眼。”他带着浓浓的疲倦说,“至少是最后一眼。”




贺涵在毫不意外的迎接到浑身是血的周凯时,几乎都要明着骂出声了。

他们看起来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圈,向医院请求了的急诊医生过来处理伤口,周凯坐在凳子上,他在看见贺涵后就做出了没有中枪的手势。

“你看,我只是受了一点伤,甚至没有中弹。”周凯说的很轻松,“我完成了保证。”

“假如伤口没有出现在脸和脖子上的话,我也许会觉得你只是去旅游。”贺涵看医生替周凯用碘伏消毒,他说,“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当然不是,然而的确问题不大。”周凯回答,“周超伤的比我严重。”

“祈祷上帝原谅你的谎言。”贺涵没好气的回答。

就像是周凯说的那样,他没有什么致命伤,除了之前的伤口崩裂,有弹片划痕,爆炸物残留等之外。在医生用镊子替周凯清理胳膊上留下的手榴弹爆破的那些划伤后,贺涵总算是忍不住了。

他选择出去一趟,带上了两个警察回一趟家,眼不见为净比较好,而且周凯也需要换衣服。

以在那里发生的如此大的枪战,今天晚上整个警局都是不太可能有好觉可以睡了。目送着贺涵的离开,周凯扭过头看了一眼周超和马柯,他们也正望过来。

“你对贺先生的忏悔已经结束了吗?”周超在拒绝了缠上纱布后走过来,“有什么想讨论的?”

“他们想杀了我,不只是阿仓,他一个人没这个本事。”周凯示意为他清理的医生给周超缠上纱布,他这时候已经冷静到足够思考的地步。

如果阿仓敢对他下手的话,在妈祖庙袭击他们的那些人就不可能出自阿仓,那要更精锐,显然这一场生意不只是掺和了他们自己了。

“我是又有什么不知道的吗?”周超问,他狐疑的看向马珂和周凯,“我要解释。”

“在第一次和阿仓见面后,我就有在检查阿仓的生意,得知他们还在用我们的老海港,老线路。在给他们的新合作伙伴走私毒品。这也是他们为什么需要大哥的资料,一旦生意做大了,很多客户都不愿意买他们的帐。”马柯试图向周超解释什么,“但原本大哥不打算动阿仓,如果有可能让他放弃骚扰自己的话。”

周超很迅速的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周凯不太可能真心放着他去剿灭那些走私犯。

“如果不是我知道现在有个人能勒住你的绳子。”周超默默地抗议到,“我会怀疑你还想重操旧业,借着这个幌子来除掉叛徒。”

“为什么不那么想。”周凯问,“我很想重操旧业。”

“你别想着回去做你的黑帮老大,周凯。”年轻人磨着牙宣布道,“我一定会盯紧你的。”

“你也可以那么想,但目前我们的敌人是一样的,对人的怀疑是你们这个行业的必需品。”在得到了周超的白眼后周凯补充,“而我们这行……是他们这行,最重要的依旧是利益两个字。”

“所以你的意思是,什么?”

“没了利益他们总会有分歧,警察同志,你现在想明白了这些吗?”周凯说,“而我的旧业不只是走私,最开始我做的最多的是打劫。”

周凯看了看他,抿起嘴回答:“当然。”

“你们缉私处最擅长做点什么?”周凯压低声音说,“相信你们这些条子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卧底能知道那些运输货物的时间。而他们对大嘴动手总算让我想起来,他们吃的这片海港,到现在似乎还在姓周。”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