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十)

——无论如何祈祷,那一刻已经成为定数,这些人注定要从你的生命里离去。

Warning:本章故事纯属虚构,我仍在尽力发糖


第十章



他曾经想象过死亡的模样。

嗅见了空气里滞留的咸腥的海水味道,脚步踏上甲板的时候他并不觉得意外,他在这种地方走向了自己的人生,也同样需要在这终结。

只是为他宣布死亡宣告的,熟悉的干裂嗓音响起的时候,他终究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失望。

“你被仇恨和利益懵逼了眼睛,阿仓。”

“我目前的确是,但无路可退了。”男人在他的面前站立了片刻,说,“我要让周凯付出代价。”

他无声的笑了笑,抬起头迎接拉动了保险的冰冷枪口,但枪口却只在他额前停顿了几秒就收回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金属的摩擦声。

“我知道怎么让周凯痛苦。”他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显得空旷而遥远,“而现在只能让你来替我完成了。”




“你们警察的布置已经完成了吗?”

坐在贺涵家的书房里,周凯认真地看着端着一盘甜点和果汁的年轻警察。

周超把一盘曲奇饼干分给了马柯一半,在他的哥哥身边坐下的时候不小心颠落了一块,他立刻捞起来吃掉,然后拍去了残渣回答:“已经完成了。”

周凯在一杯牛奶里闷声应了一句,为浓郁的牛奶腥味弄得皱了皱眉头,但依旧碍于贺涵的反复强调而强迫自己把它全部喝下去。

为今天家里来到的两个新客人,贺涵展现出了应有的待客热情,为了不打扰他们谈话而贡献了书房,现在他在厨房为没有吃饭的周超准备一些培根三明治。而目前供给的小点心和饮品也很实在,只除了贺涵把周凯找出来的烈酒换成了热牛奶。

“除非你现在就想出去,回到你自己家喝酒。”贺涵表示了自己的强硬,“在你家我管不着,但是现在你在我家。”

周超咬着饼干在那时候忍不住笑了一声,自然而然得到了周凯的白眼。

在周凯跑回贺涵家的这一段时间其他人还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他们的忙碌,周超知会了市厅请求到了最大支援,而马柯则用周凯的名义向同行告知。这一次把阿仓逼到绝路了,只是目前阿仓藏的严严实实,各种卧底和情报员的探寻还没有结果,他们无法实施最后的抓捕行动。

“希望以后你不至于来得像昨天那么晚。”周凯在放下杯子后对周超说。

“是谁还没有五分钟搞出事情来。”周超愤愤不平的回答,他拒绝周凯的指责,“我们十五分钟就到,很快了。”

“我们的确没想到阿仓会做成那样。”马柯说,他的声音有点发闷,从屋顶跌下去导致他磕到了几颗牙,,“他已经忘了兄弟这个词的意思了。”

“这是利益面前的必然结果。”

这么说着而把最后的饼干塞进嘴里,周超一口气喝干了冰果汁,他在等待着贺涵的培根三明治,抽空抬起眼看了眼周凯的神色。

他对自己哥哥算得上一无所知,因为从开始他们就走出了巨大的差距。就像周凯无论如何都不理解周超为什么会想要抓住自己的哥哥,他把这种东西归类为正义感,而周超也无法理解周凯的执着。

“为什么盯着我看?”周凯低下头看了看他,为周超的注视有点疑惑,“有什么事吗?”

“你不觉得你这一次有点冲动吗?”周超说着,他在周凯皱起眉毛的时候解释,“阿仓,还有贺先生,都是。”他比划了一下手指,“你觉得对吗?”

“我做的事情必须是对的。”周凯说。

“我对你现在想安定下来找个伴的决定表示赞同。”周超叹了口气,“我对你到底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没意见,但是据我的了解这个贺先生可不是什么善茬。”他很快在周凯瞬间严肃的表情里顿住,又解释,“经侦科,那个地方对他们这些有名的商业顾问可是有研究的,我没有刻意去查。”

“我也不是什么善茬。”周凯笑了笑,他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说,“一般我会想掐死那些善良的小绵羊,他们不适合这个世界。”

“你觉得你是上帝吗?”

周凯挑起眉毛,他听见了门外贺涵加重了的脚步,他快速地说:“上帝不负责这些,他们什么都做不了。”而后在贺涵开门的时候对他微笑了一下。

周超端正了坐姿:“辛苦贺先生了。”

贺涵端着一大碟三明治进来,收走了周凯手边的杯子,他笑了一声:“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晚上我请客出去吃?我知道一家很棒的日料店。”

他看见周凯的手指抖了一下。

当然,如果贺涵及时抬头看的话,他应该可以看见屋子里三个人一瞬间在脸上闪过的复杂表情。



到最后他们也没能去成日料店,周超和马柯在吃过三明治后就告辞了,而周凯没有跟他们一起走。他还待在书房里,靠着窗沿望向楼下被阳光炙烤的地面,今天温度很高,他似乎都可以看见被热气扭曲的空间。

他觉得有点心神不宁,这是突如其来的感觉,往往这种感觉都像什么东西到来的前兆。

“他们跟你说了什么东西?”贺涵在书房门口站着,他观察着周凯的状态,“你要被警察抓走了吗?需要我给你保释?”他并没有问到底为什么。

“你放心,我是守法的好公民。”周凯微笑了一下,他最近笑得有些多,“只是想到了一点事情。”

“你总是想到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贺涵耸耸肩,“所以我没办法安慰你。”

“我也不需要安慰。”

“嗯,当然你也不需要。”贺涵说,他在刚才准备三明治的时候看见了论坛里的新闻,足够在商业论坛里占据一席之地的新闻显然很有料,“我觉得你能在一大群持枪黑帮手里只伤到了肩膀,而不是躺在医院手术室里让我着急,这就是很棒的事情了。”

“我很高兴你为我担心。”周凯刻意忽略了重点,他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因为你欠了我很多东西,透支了两次亲吻,还有欠了我一份礼物。”贺涵在计算,“我是个精明的商业顾问,当然这是之前的事情了。”

周凯当然明白贺涵猜到了什么,起码猜到了表面的一些,他心知肚明,但似乎并不准备逼问周凯,他的随意让周凯觉得轻松了一些。

“我不知道怎么还给你。”周凯低声回答,“你可以说一个要求给我,我可以满足。”

“活着回来就可以了,我一定都不想在有人占了我便宜后死的轻轻松松。”贺涵撇撇嘴,他逗周凯,“我是个有控制欲的人,你死在我手上比较好。”

“你想让我怎么死?”

贺涵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至少活到差不多岁数了再死吧,之前一些很好的人也同样让我这样想过,可惜那时候我对她们做错了很多事。”他叹了口气,“过去的那些日子想起来,就觉得人其实过得非常的荒唐。”


周凯回过头看了贺涵一会,男人垂下眼没有继续说下去,于是他拉了贺涵一把,在自己坐下的同时让贺涵跌跌撞撞的坐在他身上。

“我不喜欢被这么抱着。”贺涵抗议,“我对于坐在别人腿上没有兴趣……”

他的抗议声消失在周凯从背后他的耳侧绕过来,用手掰过他的脑袋后给予的一个湿漉漉的亲吻里。

周凯是个以行动为主的家伙,这时候贺涵记起来,他在思考了利弊后选择乖乖窝着,一边为周凯呼吸在他脖颈的气流扭动脑袋,周凯咬疼他了,贺涵想,这个是他要新记上一笔的损失。

“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似乎也不太明白该怎么安慰你。”周凯总算放过他的嘴唇后压低了声线,他让贺涵完全靠进自己怀里,“但至少我可以主动到让你忘记那些事情。”

“不不不,不用了。”

“这些事情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周凯微微笑起来,把手交叠在贺涵胸前,“等你打得过我再说。”

“那应该要等下辈子。”贺涵说,“放开我,就算你想要做些什么!”他努力挣扎,然后在提醒周凯放在上衣口袋里手机的震动,“你的电话。”

周凯很快接通了这个又一次精准打过来的电话,贺涵在他手里挣脱开,喘了口气,回过头的时候看见周凯在一瞬间严肃的表情。

看起来周凯的脸色很差。

“我一会就过来。”过了一刻,周凯用着类似于从牙缝挤出来的声音继续补充,“马柯,记住别把他打死了,我还有事要问他。”


——tbc

评论 ( 8 )
热度 ( 47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