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八)

一个讲故事的心,和一个搞事的心,两者正在努力的尝试兼容问题。游戏玩多了,打斗十分奇幻化

Warning :本章故事纯属虚构,孔雀约等于零


第八章


贺涵很快就在他的码头上暴跳如雷,如果你看见之前不久还在闲聊的人不见了,一声不吭就消失的那种,你也会忍不住直接骂出来,然后愤怒的拨打他的手机,当然是你能打得通的话。贺涵在听见无数次已关机的提示音后咬紧了牙关,他非得揍周凯一顿。

不管他是不是揍的赢。

有什么急事不能和他说一句?明明就在不久的刚才,周凯还说过要由他做个晚餐。

而在路上一次又一次的打喷嚏,周凯在坐上马柯开过来的车时还是很不放心的望向渔港,事情发生的太急,而他没把握能在贺涵面前圆谎。

贺涵有着能看透人心的本事,而别人在看见他的那张脸后就无法对他撒谎。所以总是有人心甘情愿被他耍的团团转,只要贺涵愿意的话。

“大哥,别走神了。”马柯坐在驾驶室里,他回过头看了看周凯的表情。

“我没走神,我只是在想事。”周凯下意识的把这句话反驳回去,他强行把思绪拉回到目前的问题上,低下头看了一眼阿仓发来的帖子,“哈哥和皮筋真的和他们一伙了吗?”

“我不确定,大哥,这事说不准。”马柯想了想,车子拐过了一个弯,“大家都很多年没见了。”

“我对不起你们。”周凯说,“也许我们真的适合当时死,而不是现在活。”

“说这个有什么用,我们都活着。”叹息着沉默了一会,马柯出声劝慰,“周超去申请出警了,但需要一会的时间,他过不了多久会来和我们汇合的。只是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他现在也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那说明他长大了。”周凯笑了笑,他脸上有点骄傲的情绪在蔓延,“而我已经老了,也许做完这票我真的要退休。”

这话以前从未在周凯嘴里听到过,这导致马柯在震惊下让车子颠了颠。但是很快他们关于退休的讨论就结束了,车子已经到达了海边的料理店。

久违的见到又一个多年前的老兄弟,周凯的情绪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即使他发现料理台后的兄弟似乎又胖了。哈哥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就恨不得跳出来,但他还是选择了温和一点的方式加快脚步,用力的给了周凯拥抱。

“看起来比之前瘦多了。”哈哥把身上的衣服捻起来握紧表达他的激动,“监狱不是个好地方。”

“瘦了的总是可以胖回来的,但是瘦下来可不容易。”周凯笑了笑,“你可是该减肥了。”

“差不多半截身子入土了,减什么肥,活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哈哥跟着打了个哈哈,他听见最里面的包厢传来说话的声音后表情变了变,“他们人都已经在里面,现在在等着你了。”

“好久不见的聚会。”周凯安抚的拍了拍哈哥的肩膀,他带着马柯往里走,顺便吩咐,“给我弄点好酒。”



“一段时间不见了,大哥。”

在推开居室的纸门后原本坐在地上的阿仓就站起来,他过来招呼了一声周凯,周凯身上的一切物品都在进来的时候被没收了,他很安心。

周凯在坐下后发觉了桌对面的人同样动摇的目光,那是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皮筋,一个脑子和个性一样很坚韧的家伙,他的老伙计。

“你看起来老了点。”周凯先出声,“过得怎么样?”

“勉勉强强,但是不如之前那么快活。”皮筋抬起眼直视着周凯,他的情绪有点混乱,以周凯的视角来看,“这几年过得还好?”这是他在问周凯。

“一般般,坐牢很是清心净气。”周凯笑了笑,“很容易看淡一些事情。”

阿仓出声打断了皮筋想要接下去的话头,他似乎不满意身边的人和周凯一下子拉近的关系,然后吩咐外面的几个穿着西装的护卫拿来碗筷:“今天尝尝日料。”

“我吃过很多了,不需要尝尝。”周凯也打断他,他制止了马柯征讨阿仓无礼举动的意图,“有什么话就直说,我没空和你闲聊。”

“等哈哥来再一块讨论。”阿仓笑了笑,“这是大家的事。”

周凯耸耸肩,给了他一个随便的表情,避开了皮筋一下又一下的试探目光。这时候也许可以激发对方的情绪爆发点,但不是现在。周凯在盘算,周超那家伙带着警察来需要一段时间,那该死的警务申报系统。

等到哈哥端着大堆精心制作的东西上来的时候,气氛并没有想象那么剑拔戎张,这让他安心了一点。

“我们有话好好说。”他落座后还是继续强调着,“没什么不可以谈的。”

“如果需要的话。”马柯说,他对阿仓的耐心在一点点消磨殆尽,“有屁快放。”

“你这个态度永远都很容易搞砸事情。”阿仓非常尖锐的指出问题,“我是在和周凯讨论问题。”他在直呼周凯名字的时候大家的眼睛都缩了缩,“不是和你,你要记住。”

“去你娘的记住,有屁快放。”马柯在下一句粗口爆发出来的时候被周凯制止了,周凯看着阿仓,他能感觉到阿仓在故意激怒自己,“嗯,你有什么话就说,趁着我现在还能认真的去听。”

“还是那个硬盘,我要这些资料。”阿仓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抓着不放。”

“是因为我真的没有。”周凯很轻描淡写,“你不能强求我变出一个给你。”

“事实证明的确就在你这,因为没有人看见他去哪了。就连兄弟们都那么认为。”阿仓看向身边沉默着的两个人,“你们说句话。”

“我没什么好说的。”皮筋皱皱眉。

“我也没什么,但是大哥。”哈哥叹了口气望向周凯,“你要是有就真的拿出来吧。”

“我不知道你们两也对这些生意有兴趣,或者是他刻意逼你们的。”周凯对他们两的反应做出了质疑的回应,“你们本不该参与的。”

“但的确我们和他在一条船上。我们原本就在一条船上,大嘴也是,只不过他……”哈哥有点欲言又止,“有点情况,所以不能来。狗眼和老伍也是,但是他们两去年结婚,也就不再掺和了。”

“我能猜测到什么情况。”周凯的目光开始发冷,“这就是你对待兄弟的方式?让他们过来替你当一条狗,或者用来自相残杀?”

“我只是收取庇护他们的回报,就算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才对。”阿仓突然尖锐了起来,“我不会像你,你以为你做的很对,你用自己换我们活下来,但是没了你的我们还可以活下来吗?是我把这个烂摊子撑起来的。”他说,“而那个时候你还在监狱里,和你亲爱的弟弟一起享受洗白的过程,你现在想做个好人吗!”

“够了。”马柯怒吼道。

“而现在你就想抓着资料不放!看呐,你想做个好人。”阿仓继续补充着加大音量,“但你以为你杀过的人,做过的事都会不见了吗?你都只是找个机会把自己摘出去,你一走了之了!谁知道你那个时候怎么想的!”

“你也够了。”皮筋抓住了阿仓。

周凯用手再一次扯住了马柯,但这不代表他并不生气,他把马柯推到旁边,压抑着怒气坐直了一点,毫不留情的直视着阿仓。

“我的确是一走了之了,但至少我让他们像个人活着。”周凯沉默了一会说道,“而不是跟着你,你现在只想让他们像条狗活着。”

“去你他妈的狗。”

最终被激怒的反而是自己,像是被质疑了意义的家养犬,阿仓威胁的往前迈了一步把桌子踢动了,很快外面的护卫都冲进来,毫不留情的用枪指着周凯。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周凯。”他阴森森的说,“把你的东西交出来!”

“阿仓!你不要胡来!”哈哥立刻说,他看见马柯站起来保持着最危险的猎食姿势,“”你现在是想把警察招来吗!”

“你想试试看吗?”周凯毫不留情的继续说,他也被激怒的厉害来,“试试看!”



在因为皮筋的阻止,枪子擦过周凯的脑边飞到墙壁上的时候一切都乱套了,马柯直接把桌子掀翻,碗碟和新鲜的餐点疯狂的扑向阿仓和他的护卫们,然后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向窗外扑去。他们轻松的撞开了玻璃窗,在就地滚了一下躲开了子弹后开始踩在屋檐上向前奔跑起来。

那些下属开始陆陆续续的听见响声加入这场对手只有两个人的混战,有人开始攀爬到屋檐上。

“周超到底什么时候来?”周凯怒吼,“警察总是要比现实慢上一拍!”

“他们在路上,路上。”阿仓跟着周凯躲进了屋檐上凸起的装饰品躲过了子弹,“他们疯了。”

“我他妈才疯了。”周凯调转了方向往旁边的一些木制棚户里奔跑,“走这里,我们尽量找到可以安全藏身的地方,顺便弄到枪。”他看着马柯险险躲过从另一侧射过来的子弹从屋檐上掉下去,怒吼:“藏好!”

在被子弹射落的房檐跟着马柯一起跌落的时候,周凯猛地跃下去撞倒了那个敌人,在另一个人反应过来之前抓住他的枪,让子弹射中了墙壁,周凯用膝盖撞晕了他。

“他们在这!”有人在呼唤。

“见鬼,快走!”

周凯立刻拿起地上的手枪拉上马柯,两个人从棚户的破烂窗口里跃进去。他们需要不停的奔跑,这里没有掩体,可是马柯掉下来受了伤。周凯勉强开枪让追击的敌人放慢脚步,而后他们听见了由远及近的警笛声,但子弹射击到各种物品上的声音还是很强烈,那些人继续追上来了,有些人好像和警察开了火。


不得不说警察太迟了,他们的目标已经逃走了。

“警察来的太晚了,阿仓跑了!”周凯愤恨念叨,反射性的抬头躲过了抄近路跳下来想要抓住他的人,“马柯,你发什么呆啊!”

配合着马柯一起撂倒了跳下来的人,脚步被牵制住了,很快有更多的人跑了过来。有人试图从背后抱住了马柯,周凯在一脚踢到对方腰上后扯住马柯躲过了随即而来的子弹。周凯把马柯护着躲在掩体后,他们在子弹压制里渐渐感觉有人逼近。

他在刚才的打斗里丢掉了枪,现在根本无力还击。

“你躲好,尽量往后面跑。”周凯吩咐,他推走了马柯,看他脱离了棚户区往海边跑,周凯直接暴露了自己,而往棚户区立刻跑。

周凯预判位置寻找机会吸引了一个敌人想要夺枪,他听见了陆陆续续的跟来了警察的脚步声,然后还有周超近乎在咆哮的声音:“全部投降!”


“来的真他妈慢!”

但他们显然不打算投降,可惜已经开始乱掉阵脚的敌人被加入战斗的周凯和警察一一缴械,跟过来的只有十个人,也许只有十个,料理店那边似乎也平息了。

周凯退回去想到马柯身边查看他的伤势,就在这时候周凯突然用余光看见角落里藏着的人,那个人正在把枪口对准了走出来打算和他们汇合的马柯。

条件反射的把马柯的脑袋摁下去,周凯弯身要躲过子弹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这一切发生在瞬间,周凯在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后悔,射击伤害带来的疼痛惯性让他控制不住身体想要往崖边坠落下去。

他想,他应该给贺涵打个电话才对的。


——tbc


评论 ( 9 )
热度 ( 56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