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七)

——看那些笼中鸟

——所以你才希望成为上帝

Warning :本章起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七章


他们度过了一个不错的晚餐时间。

贺涵做饭的手艺还算不错,当然可能在一些调料的配比上不太熟练,但周凯依旧给予了由衷的表扬,尽管他吃得时候一直在吐舌头。因为这个贺涵由着周凯在告辞之前偷光了最后一口酒,提出了烤箱里的自制饼干交给他。

贺涵陈恳的说:“今天很开心。”

如果抛去那个小小的意外,贺涵又控制不住想起之前,当然那也不能算作坏的部分。

他总可以让周凯把透支的那一部分还回来的,只不过应该不是现在。他从周凯时不时的站立和远眺里看出了周凯的心不在焉,他觉得刚才下楼买东西的时候应该发生了什么,但是那有什么所谓?

如果说过往的那一段人生教会了贺涵什么,那就是学会不要多管闲事。

周凯在离开了贺涵家后在楼下站定了一会,他判断出周围没有杀气,才加快脚步赶回家里,黑暗里周超和马柯已经坐着等了他好一会了。

“你吃完了晚饭。”周超在周凯打开灯的瞬间看了看表,他对马柯说,“两个小时,你输了。”

马柯欣然拿出了钱交给他,然后在周凯走进来的时候接过他手里的袋子,在闻见了带着焦糖热度的味道时把袋子丢给了周超。

“你找我有什么事?”周凯打算对他们的赌注视而不见,他对周超说。

“谈合作,顺便看看你怎么样了。”周超把饼干扳下来一块放进嘴里,“味道不错。”

“我以为你在忙着监视很多东西。”

“可以不要讨论这个事情了吗?这个就算过去了,我对你道歉。周超有点头疼,“而我今天遇见马柯说明我来对了,你有什么发现?”

马柯下意识地扭过头看了一眼周凯,后者把外套脱下来随手丢在椅背上,他倒了一杯酒后陷进了沙发没有回应,这是默许的意思。

“大哥让我查的事情的确是对的,哈哥告诉我,阿仓最近有麻烦。”马柯拿出一个硬盘插进周凯的笔电,他调出一些照片,“上面那些人不打算让他好过,而他考虑往外发展,国内的生意越来越多人在抢。”

“警方剿灭了不少他们的下属货商。”周超说,“我可以预料到这个,然后呢?”

“然后他需要从我手上要到什么。具体发生了什么我想你都清楚了。”周凯低声说,他摸了摸自己的胡茬,“近期他是不打算放过我的。”

“那刚好可以借机敲他几颗牙,能够一网打尽最好。”周超立刻说,“而且他想要你的什么?”

周凯挑起了一点眉毛,他把杯底的酒喝干净了才说:“一个小硬盘,里面有很多数据,但是没有我出面那些数据都没有作用。”他拦住了周超想要说什么的举动,“不要跟我讨论为什么当初没交给你这个问题,我们互相有一些无关大雅的隐瞒很正常。”

“这个隐瞒差点让你瞒着我去送死。”周超嘟哝了一句,他掰碎了手里的饼干,“所以你想怎么办?钓鱼?你到底想要怎么钓?”

“当然是用那堆没用的数据做诱饵。”周凯轻描淡写的告诉周超,“只不过方法极端一点。”

“你要去谈判?”周超想了想,“主动找上门去,你怎么让他相信你?”

马柯插了一句话,他似乎想替周凯解释:“我们这些人眼里没有信任,只有铤而走险和利益。”他看见周凯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而且不需要来找他们,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再一次找上来的。今天在庙附近的几个人是他们过来试探大哥耐心的,看起来他们认为还有不需要打起来的余地。我们这边做好了应对,我也联系了老伍和狗眼,哈哥和皮筋他们和阿仓走得近,大嘴目前还在联络,最近他们会主动来找大哥见面的。”

“我不同意这个做法。”周超对周凯说,“天知道什么时候你会又回到他们中间。”

周凯抬起眼望着天花板,他忽视了周超的抱怨,“你同不同意没有用,这是一整个利益链,而不是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去坐三年牢。”

“我知道我说不过你。”

周超愤愤地咬碎了饼干,有点甜到发腻的感觉,他用牙齿一点点磨碎它们,同时在思考。他也知道周凯决定的事情一向不容易反驳,这事情无法商量。

这让他突然有了一点无力感,没人牵绊的住周凯,也许这个时候他应该希望那个邀请周凯一起吃饭的人有足够大的吸引力了。至少他能让周凯在大事和料酒间选择料酒,这是个不错的现象。

“好吧,但是每次行动我一定都要跟着你。”周超最后还是妥协了,“没得商量。”

“如果你可以跟得上的话,为什么不?”

周凯笑了笑,他撑着下巴望向自己的弟弟,周超把他类似于嘲讽的笑意抛到脑后,把那堆焦糖饼干抱在怀里,又一次吃下了一块。




贺涵在渔港里重新看见周凯搬运东西的那种优美的肌肉线条的时候,时间已经磨磨蹭蹭过去了好几天,就连天气都渐渐有点凉了。

在他们一起度过了休息日后,第二天周凯大大方方的打电话希望延长假期回老家的时候,贺涵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只不过他倒是同意了,那个伤口看起来很严重,多休息几天也好,他也很好心的没有扣掉周凯的工资。

但是贺涵很快发现,没有周凯的日子似乎有一点无聊,甚至远比之前养伤的无所事事更让人心痒,这让他不得不找到老卓闲聊。

“这是好现象啊。”老卓在切出均匀的鱼片时抽空抬起眼看了看贺涵,“说明他融入你的生活了。”

“而他现在跑的无影无踪。”贺涵嘟囔。

“这只不过是几天而已,你不用那么计较。”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老卓突然拉高了声音,“贺涵。”他在贺涵抬起眼看他的时候问,“你会不会…”

“不会。”贺涵否决了他的想法,“不可能。”

“好吧,但也不是不可能。”老卓笑了笑,他端上东西来给贺涵,“你不用丧失喜欢的勇气,过去很多事情其实都不是不能跨越的。”

“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贺涵试图转移话题,“今天的味道不行,芥末呢?拿给我。”

老卓对贺涵有时候维持的最高级别的固执无可奈何,除了陪着贺涵唠唠叨叨之外没什么办法,只不过所幸今天他可以不用陪着贺涵了。

贺涵看着那边忙碌的人,觉得心情好了一点,这段时间渔港的订单越来越多,他去亲自打鱼的日子就少了。

坐着处理了一整个上午的工作,贺涵挂下了一个电话,他觉得腰酸背痛,正打算签完最后一个文件就去吃饭,他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贺老板,中午好。”走进来的人顺手在贺涵桌上的笔筒插了一支桂花,“给你的。”

贺涵嗅了嗅桂花那种浓郁到刺鼻的味道,周凯肯定是在路边的桂树上折的,他撇撇嘴说:“这就是你回老家给我带的礼物吗?”

“不然呢?”

“你的工资全都没了。”贺涵随口说,“你被解雇了。”

“你这算是公报私仇,我可以举报吗?”周凯一只手撑着桌角摸摸脑袋,“但是我这一次真的忘了带礼物。我能找点什么补偿?”

“那就找机会补回来,就算我原谅你了。”贺涵笑了笑,他还算得上愉快。

“好说。”周凯伸出手把自己的衬衫扣子解的更低,“给你多看几眼?”

然后他在接到了连着笔筒和桂花一起的投掷物后被赶出了办公室,但是周凯没打算走。他把笔筒摆好在贺涵的窗台,等待着不久后走出来的男人。

贺涵在几分钟后出来把门锁上,赏给了周凯一个又一个白眼后问:“去哪吃?”

结果午餐的账单自然还是周凯付的,贺涵对此完全没有什么负罪感。周凯也同样不介意,他喜欢和贺涵在一起放松的感觉,付钱也没什么,反正他也不缺。

这几天周凯一直在工作,寻找消息和资料要把自己的兄弟置于死地。虽然这件事是他一力促成的,可这不代表他会觉得非常高兴,他很难过。

可是他好像对谁都不能说。

“你回去做些什么?伤怎么样了?”贺涵在回到渔港的路上对他说,“看起来你很累。”

“有亲人去世了。”周凯随口扯了个谎,“累是正常的,渔港的工作好像越来越多了。”

“因为我的生意越来越好了。”

“恭喜你成为了一个成功的资本主义者,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代表中央消灭你。”周凯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他觉得眼睛酸痛,“也许我也会想跟着你做事了。”

“你现在不就是我的工人吗?”贺涵说。

“不是这个,开个店什么的,也许可以有最低价从你这里进货物。”周凯笑了笑,在贺涵身边的放松感让他在车里昏昏欲睡,“到时候你一定要给我打折啊。”

“你能做的起来再说吧。”贺涵看了看他,他看出了周凯的一点疲倦,于是试探性的建议道,“要不要睡一觉?下午的工作不是很打紧。”

周凯看着贺涵用微笑表示感谢,他把视线调转放在窗外,过了一会就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



他在贺涵刻意停在路边的一个小时里补充了睡眠,鄙夷了自己的放松警惕,周凯重新投入了渔港的工作,贺涵也换上了工作装和他一起干活。

只不过渔港的下午就清闲了很多,除去渔船到来后的忙碌之外,更多的时候是贺涵看着周凯在渔港没事找事的到处修修补补。

他们之间关系越来越好,这个贺涵必须承认,他们谁也没人提起那个小意外,就像那真的只是意外。不,那就是一个意外,潜意识那么说,贺涵现在也不打算问周凯要回那点透支了。至于周凯,他似乎现在的心思没有放在上面,或者是他没意识到。

周凯的确看起来会很多东西。

他会维修机器,熟悉渔船的一切,货运的一切,做的一手漂亮的木工,他的手很稳定,目光同样独特。看起来就像是全能的,但唯独他有点不会处理情感。

这就是坏处了,周超说过,太容易被情感左右。

所以当初才会心甘情愿的走进陷阱里。

周凯坐在渔港最凉爽的一个风口,他正在把木架的接口磨出合适的角度,贺涵去办公室接经理的电话了,这时候打来的电话让周凯的口袋里都是一震。

“有什么事吗?”他看了一眼号码。

“大哥,已经来消息了。”马柯在电话里说,他旁边是周超的说话声,似乎在安排什么,“阿仓约您见个面,帖子已经发来了。”

“在哪?”

“哈哥的日料店。”马柯叹了口气,“他是逼我们几个人面对面的谈,他知道你最怕什么。”


——tbc

评论 ( 7 )
热度 ( 42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