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六)

——我觉得我值得更好的东西

——是,比如我

第六章

这时候,他觉得这感觉并不赖。

只不过值得庆贺的是,周凯没有打算继续的想法,他在自己迟于行动后的大脑反应过来前,又或者说是贺涵彻底准备跳起来的时候拉开了足够的距离。他维持着能够快速躲避下一次投掷攻击的姿势,抬起眼看着贺涵,对方正毫不留情的怒视着他。

贺涵这时候咬牙切齿的直起大半个身子,如果不是跑得快的话,周凯倒不怀疑自己脑袋上要多个包。

“你说好的,随我要什么。”周凯提醒他,他看着贺涵拧起一边的眉毛,“你不能反悔。”

“嗯哼,我不反悔。”贺涵以很小的幅度磨磨牙,他低下头捏了捏手指,“我完全不生气。”

但是事实上看得出来,如果再靠近一点距离,贺涵就会毫不犹豫的上去掐住周凯的脖子。

周凯往后退了一步,犹豫了一小段时间后明智的选择退回卧室换衣服,他现在浴袍敞开的厉害,伤口暴露在空气里的时候有点发痒。这不是什么和贺涵在一块的好装束,至少他现在那么认为。

于是在目前略微尴尬的境地里,当事者之一快速消失在了门口,贺涵也只能深吸了一口气。

他去厨房找了个杯子,就近从冰箱里拿出周凯时常备好的矿泉水,在喝下去一口后伸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嘴唇。贺涵意识到自己明明应该漱口而不是喝下去,但是显然这个小事他目前不应该考虑。

那种被袭击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就像周凯说的,这的确是他自己答应的,但他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感觉不赖,并且严格来说他也并不是太吃亏。

贺涵把手上的玻璃杯捏着放在双手间滚了滚,他居然在思考自己的盈亏。

从所得上来看他也亲了周凯,还看见了浴袍底下完美的健壮体格,喝了一杯苹果汁。他只是付出了一盘吐司煎蛋,然后被揪住领带,咳,看起来总盈亏似乎很平衡,他刚才应该反应再快一点敲上周凯一下。

为自己的反应慢而懊悔了片刻,贺涵把手里的玻璃杯都捏得温热了起来,最后烦恼的抬起头的时候周凯已经换上了简单的连帽衫和牛仔裤,他反戴了个棒球帽,不知道靠在门框边看了多久。

“喝完水了吗?”周凯决定不去讨论刚才发生的事情,“我觉得你今天不会想去上班。”

贺涵立刻把玻璃杯放下,他盯着玻璃杯上自己的指纹,皱了皱鼻子:“然后呢?”

“我现在想出去,如果你没有安排的话不如一起。”周凯很陈恳的说,“我想贫穷的打工仔应该请得起一顿饭,或者我们还可以去哪里玩一玩。”

贺涵摸了摸下巴,他侧过眼审视周凯。

周凯对他微笑了一下。

“我可不去街边摊子上吃。”贺涵嘟哝了一句,他往厨房门走的时候避开了靠着的周凯,“把脚挪开!”

周凯耸耸肩,他顺从的站直了身子看着贺涵从他身边一步步蹭过去,只是突然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周凯在这一瞬间发誓,他是故意的。

逗贺涵还是很好玩的。

但是他在收到了白眼后立刻被贺涵掐住了。

去他的礼貌文雅,去他的盈亏,贺涵觉得自己和周凯在一块有越来越暴躁的嫌疑,这大概是他前半辈子积攒下来的任性和脾气全部留给了周凯。

“我还是先掐死你再说吧。”贺涵咬牙切齿。

“咳……”

周凯被他勒的翻了个白眼,一只手往上搂住贺涵的脖子把他夹住,然后跌跌撞撞的把他往沙发上丢。



就像是周凯到最后并不想拦着报复心起的贺涵一样,他也很耐心的在被贺涵掐到胸闷气短,当然这其中演戏的成分比较大,又耐心的等着贺涵回家打理整齐仪表,两个人快要到中午才出了门。

只不过周凯很善意的劝了贺涵不要试图穿西装。

“我不想走在你旁边的时候看起来就像街边混混。”周凯向他建议,“简单的连帽衫,卫衣?”

贺涵皱着眉头,说真的他不太添置这些东西,仅有的几件还丢在渔港。

不过好在一个人修饰的干净利落会比较繁琐,而休闲自在一些就很简单了。他拒绝了穿周凯的衣服,然后对着镜子揉松了头发,卷起格衬的袖子,把最上面的几颗扣子解开露出自己的锁骨。

“虽然看上去还不是跟你一样休闲。”贺涵打量着周凯身上的衣服,他把自己的衬衫角掖进牛仔裤里,“但至少我像个黑帮大佬,而你是我的打手,还是一个阶层的。”

“黑帮大佬不长你这样。”周凯说,他盯着贺涵的动作。

“长什么样,你这样?”贺涵撇撇嘴,“你勾着背,你不要总是勾着背,像个猴子。”

“我的肩膀很痛,你就放过我吧。”

“哦,我忘了,对不起。”贺涵有点抱歉,然后他迅速转移了话题,“我们去哪吃?”

周凯伸出手把贺涵塞进牛仔裤的衬衫一角拉出来,他得到了贺涵又一个白眼,但他至少很满意把贺涵打扮的不那么工整严肃。然后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短信的地址,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

贺涵没想到的是午餐的质量居然还很不错。

在出门的时候贺涵觉得周凯不会把他带去什么好地方,比如麦当劳,哦,现在要称呼金拱门,或者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街边摊贩。而且周凯也完全像是迷路了,他硬是绕了很多个弯才肯把车开到路上。

但实际上等他坐在横跨了大半个海湾的另一个海滨餐厅的时候,贺涵还是不得不承认,这里那种纯粹的家常味道还是很令人回味的。

“味道还是可以的,对不对。”周凯坐在对面乘了一小碗鱼汤放在贺涵面前,“我现在还记得你以为我要带你去吃快餐的时候那副脸色。”

“你看起来就是那种人。”贺涵毫不客气的指出。

“你要是能有一天不嫌弃我,我大概会感动到去城隍庙烧根香庆祝。”

“你可以先烧根香给我,或者去试图改变一下你的仪表和态度。”贺涵认真的说,他擦干净嘴起身整理衣服,“你要时刻记住我是你老板,然后很多东西都很贵……”他在这一瞬间突然拍了拍脑子,也许之前那个总盈亏账单要那么算,亲他一下和他亲一下是有区别的,周凯这算是透支了。

但贺涵脑子里快速闪回了不久前那一场小小的意外,他决定还是不引起这个话题。

周凯有点迷惑的看着他:“你怎么了?”

贺涵摇摇头:“没什么,我们吃完了,你去结账。”

尽管贺涵自己都得承认,抛去一些小细节,他好像不是太讨厌这样的接触。

然后他们在海边过了一个算得上愉快的下午,虽然这地方没什么新意,但是在周凯用沙子丢了贺涵一脸后,贺涵还是很真挚的怒吼着去追他。他们一路去了海滨的妈祖庙,见到了千奇百怪的虎爷,随后就在看起来香火不是太好的妈祖庙周围慢慢的晃圈子。

即使在初秋,植被多的地方依旧还是充斥着各类蚊虫,贺涵一边挥手把那些小东西赶走,一边努力跟着在小路上不断前行的周凯。

“现在觉得有点累了?”贺涵想去拿周凯刚才在海滨买的那把玩具枪,“你对这个感兴趣?”

“那个老奶奶看着可怜,就买一点也没什么。”周凯回过头把枪给贺涵,“你会开枪?”

“玩具枪,为什么不会?”

“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超越玩具枪之外的默契。”

“嗯哼,我知道了,在美国的时候曾经和一个朋友试图参加过一个俱乐部。”贺涵把玩具枪在手上转了一圈,他听见自己说,“那时候只是好玩,被迫拉着去陪她,我觉得什么都没学到。”

“是么。”周凯的眼睛突然闪了闪,“枪给我一下。”

贺涵交给了他,他们很快走到了一个摆放着寺庙物品的小平台上,那里堆着很多箱子。他从贺涵手里接过玩具枪,绕到了那些箱子后面。

“现在,敌人来了。”

周凯舔了舔嘴唇,贺涵听见他好像在自言自语,一瞬间似乎把肌肉都调动了起来,随后周凯就快速的蹲在箱子后把自己掩藏了起来。

贺涵发现自己只是一晃神,周凯就不见了,之后只残余了树林里的一些细碎的风声,鸟鸣,他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淡淡的心慌。下意识的想要叫周凯,但是没有理由,他觉得自己有点开始依赖周凯了,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样不对。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贺涵站在原地等待,等到他的后脑被塑料枪子打中的时候,周凯就从后面轻轻地伸出手扶住被惊吓到颤抖了一下的贺涵。

“嗯,你好像被吓到了。”他靠在贺涵的肩膀上,身上略微有点汗意而发烫,贺涵那一瞬间突然安下心,他听见周凯对他说,“于是我们晚上吃点什么?”



晚餐决定了由贺涵回到家里做,周凯似乎对于在外面逗留没什么兴趣了,他开车到了贺涵家,作为客人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找出贺涵藏起来的好酒。贺涵在厨房里准备食材,对此只是一下又一下的翻白眼。

“周凯,你不要继续偷喝我的酒了。”贺涵在厨房里怒吼了一声,“料酒,你帮我去买料酒。”

看起来满心不情愿,但即便是如此周凯也只能放下酒杯出门跑腿。

等到他慢腾腾的走下楼的时候,他倒是并不意外的看见蹲在不远处自己家楼下的周超,以及被周超逼在角落里质问的一个男人。

“大哥,大哥。”男人远远看见周凯。

周超立刻回身揪住走过来的周凯,咬牙切齿,他觉得现在自己的样子就能把周凯活活吞下去,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把周凯继续丢回牢里了。天知道他为什么要把周凯给保释出来,糟糕,真是糟糕。

周凯很轻松的由着他的弟弟揪住自己,一手还提着钱包,他看起来没有忘记买料酒的使命。

“周围保不准有没有人监视,你确定你要这样?”周凯好心提醒周超,“而且你还把藏好的马柯也揪出来了。”

“这都没什么差别。”周超翻了翻白眼,“嘿,你不会以为阿仓那么蠢。”

“那也不要看起来太熟。”周凯说,他把目光投向一遍带着兜帽的马柯,“好久不见了,阿柯。”他笑了笑,审视了一下自己的部下,“你的海滨餐厅味道还可以。”

“嗯哈,那就好。”马柯摸了摸左脸的疤,他说,“我帮您处理妈祖庙后那批人了。”

周凯点点头:“辛苦你了。”

“什么人?又怎么了?”周超有点发恼了,“打什么哑谜,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是一根线上的蚂蚱。”马柯提醒他。

“那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蚂蚱。”周超翻了个白眼,他带着点危险语气问着周凯,“你老老实实交代清楚,你现在跟我过来。我不可能放你一个人随处乱跑,你居然今天还出门晃荡,还拉上无辜的别人,你……”

“你当初把我安排进那个渔港,就是你的错误了。”周凯回答他,“你现在怪我?”

周超哑了一声,他不再说话,于是周凯就继续用冷下来的语调对他说:“你们以为用抓我的办法还可以抓到他们吗?更何况当初我是自愿被你们抓住的。我们少点内讧的精神,一起来对付那个倒霉的阿仓比较好。我知道他现在已经没路可退了,而我准备练习练习钓鱼的本事。”

周超挑了一下自己的眉毛,马柯在旁边缩了缩脖子,对着周超摇摇头。

“至于现在。”周凯指了指周超,“你回我家先把你这臭脾气收着,不要拦着我去买料酒。”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57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