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五)

——这时候你可以向上帝祈祷

——然后杀死他



第五章


他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周凯耐心地拉扯着距离,肾上腺素的疯狂产生让他觉得浑身的肌肉都处于备战状态。

觉得自己差不多都要忘记怎么使用拳脚,好在这些东西都刻进了骨子里,因为本能是个可怕的东西。他这么想着,在被从背后抱住的时候下意识借力跳起,把扑过来的人直接踢倒在地上,就势把身体下压,在落下被松开的时候给了他的肉垫一拳。

随后他在最后一个人拿着刀子的反扑里就地滚开,由下至上踢中了对方的下巴。

在这一场打斗告一段落后,周凯从地上站起来,他拍干净身上的尘土,把手揣进上衣口袋,肩膀紧绷,他用冷漠的目光望向站在仓库中央的人。

“好久不见,大哥。”到现在才用叙旧的语气说话,阿仓似乎笑了笑,“你还是老样子。”

他看见周凯望过来的目光,原本以为三年的牢狱至少能磨去周凯的一点棱角,但现在看来并不像,只除了那点食肉动物的野性消退了一点。

周凯为阿仓迟来的招呼冷笑了一声,他往前走了几步,语气冰冷:“但是你变化很大。”

阿仓继续保持他的微笑:“是吗?”他的声音像是有点疑虑的样子,“我不觉得。”

“我不想现在和你话家常,没有什么可以聊的,有什么事让你特意打电话来,还顺便挑拨了我和周超的关系。”周凯很直接,“你直说吧,顺便解释你为什么监视我。”

“你比我想象的要直接。”阿仓似乎很意外,“但我不能和你叙旧吗?”

“无话可说。”周凯说,“我们没有交集了。”

“不不不,如果以现在来说的话,我们还有,但是如果顺利的话就不再有了。”阿仓对周凯反驳了一下,他学着周凯把手放进口袋,然后审视着周凯的眼睛,“你知道我要什么东西。”

周凯为他的拐弯抹角感到不耐烦:“有屁快放。”

“我要你手里的那个硬盘,以及其中所有海外客户的数据和资料。”叹了口气,阿仓沉默了一会后继续说,他看见周凯变了一下脸色,虽然只是一瞬间。

“你的野心倒是比我想象的大,但是如果你想要我被捕前的东西的话,你应该去警局。”周凯笑了笑。

“我当然去过,但是没有,而且这东西应该一直被你藏的好好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周凯兴致缺缺的低下眼,“你也许应该去问上帝。”

“我希望我们可以合作,而不是变成这样的一个要打起来的场合。”阿仓继续说,“你只要交给我,我就不会再出现打扰你的生活,而且你想要自甘堕落也可以,这一切都和我没什么关系。”

“我没有。”

“你真的要这么固执?那东西对你没用了。”

周凯立刻冷笑起来,他那双食肉的野性瞳孔这时候反射般的缩起来直视阿仓,觉得自己的爪牙有点发痒,他活动了一下自己肩膀。

“你到现在还可以有个机会回头。”周凯在不耐烦里勉强放缓了语气,“之后你就没有机会了。”

“我不后悔任何事。”

“我也说过,你好好考虑回头,也许我现在还可以再保护你一次。”周凯回复道,“我三年前替你们担下的东西,不是让你继续走我的老路。”

“没有人希望你这么做,你不用拿这个绑住我,不是所有人都会感激你。”阿仓提醒周凯,他挥挥手,“你现在和我算是云泥之别了,你不要逼我动手。”

“听起来你好像很希望我和警察合作?”周凯笑了笑,他看起来并不在意,“你以为你拿走了我留给你的东西,就可以和我叫板了?”

阿仓立刻皱起眉头,他咬着牙:“你说得对,但是我只放过你这一次。”然后他扭过头带着人离开了。

“顺便提醒你,你少在我周围晃荡。”周凯最后在他离开的时候补充了一句。

离去的人并未回头,天知道他气成什么样,只是周凯并不关心。他在目送着那些人坐上车远去后关上的仓库的门,然后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他把握紧的拳头松开,憋着松出了一口气。

蔓延的血几乎在瞬间就滴落在地上。




在精准的生物钟下定时起床打理以及为自己做早餐,贺涵在端着快餐盘站在周凯家门口的时候都在强烈的怀疑自己到底意欲何为。

他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周凯的心情不太好,也许他应该照顾员工的情绪。

事实上也不排除就是他太闲了。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总是多管闲事,他就是因为多管闲事而陷入了之前的那么多繁杂的事情,但即使是这样,贺涵还是很忠实的摁了一下门铃,然后在对讲机里传来回复时站直了身子。

周凯在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贺涵站在那里,他挑了一下眉毛后,转身让开了位置让贺涵进来,然后穿着浴袍继续回到浴室里。

他把枪塞回了暗格里,背对着门解开浴袍的时候贺涵的声音就在外面:“你不会才起床?”

“就算是又怎么样?”周凯有的是他的坦然,“我甚至不打算去上班。”

“谁给你的勇气翘班的,还是当着老板的面。”贺涵毫不留情的反驳回去,但他看起来倒是没有生气,“你昨天晚上玩的怎么样?”

“还不错。”周凯低声说。

如果除去他在急诊室待了一会的话,医生替他缝了几针,周凯没有对伤口的来源多做解释,看得出他心情不好,胆战心惊的做完治疗后医生就让他回去了。

但其实他只是觉得有一点点心如死灰,在利用私人电话打给周超的时候,那边的年轻人对他私自去见阿仓很愤怒,几乎都要越过电子讯息过来责问他。周超就知道周凯瞒着他什么事情,他在周凯家里蹲了一晚上,找了他一晚上,还是没防住他乱来。

“我只是去坚定一下我的决心。”周凯最后说,“我不是已经答应合作了吗?”

“难道你和阿仓谈拢了的话就要和他合作了吗!”周超愤怒的咆哮,“别找借口。”

“随便你怎么说。”周凯挂断了电话。

他开始是决定给每个人一个机会,但就像阿仓自己说的,也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感谢他的机会,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阿仓的生意已经不太好了,在被逼上绝路的人往往从不接受别人的好意。

他只是有点失望。


在想明白这些后,周凯从淋浴的水里出来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然后穿上浴袍走出去的时候,贺涵已经坐在客厅玩起了拼图。

他对贺涵微笑了一下。

“我觉得再来你家十几次我就可以拼完了。”贺涵把拼图碎片放进合适的地方,“到时候这个图送给我吧。”

“你要就拿去。”周凯把贺涵端来的早点拿在手上,他的左手有点不便,但他不打算在贺涵面前表露出来,“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有空?”

“自己做自己的老板就是那样。”贺涵漫不经心的说,“你也可以有机会。”

“有什么机会?卖鱼?”周凯皱皱眉。

“也不是不可以啊,你看起来就很适合,捕鱼,卖鱼,当个屠夫什么的?”贺涵笑起来,他盘起腿坐的时候把手肘搁在大腿上扶住下巴,“哦哦哦,你丢我做什么?打伤老板的医药费怎么办?”

“你现在除了会剥削民工外什么都不会。”周凯把抱枕丢在贺涵脸上。

贺涵把抱枕捡起来抱在怀里,对周凯翻了个白眼,对方显然并不打算回应他的鄙视。他就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碎片,过了一会把它又放在对应的位置上。周凯的心情还可以,至少不如昨天那么糟糕。就像他自己明白的,贺涵对于怎么应对周凯这样的人很是缺乏经验。他以往交往的人都是聪明人,他不是说周凯愚蠢,只是那些人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东西,而周凯完全是什么都不想和你说。

他总不能强迫不想说的人对你开口。

贺涵想了半天,他还是决定把注意力放在拼图上,把拼好了又一小部分的时候,周凯吃完了早餐走进了厨房,然后过了一会端出了两杯果汁。

“你家里果汁很多吗?”贺涵喝到了苹果味的新鲜榨汁,“我上次喝得是橙子的。”

“这些比碳酸饮料好多了,也比茶好多了。”周凯撇撇嘴,坐在旁边的时候他觉得足够放松,这有点该死的感觉,“今天你不用去渔港?”

“我随便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但是你真的打算就那么旷工不去吗?”贺涵想了想,他伸手拍了拍周凯的肩膀,“你这样会被经理……嗯?”

在他敏锐的发现浴袍底下的肩膀抖了一下的时候,就坐在他旁边的周凯快速的站了起来,脸色一刹那忍耐痛苦的表情恢复了平淡。

周凯觉得自己失策了,他没有意料到自己会放松到用伤处面对别人。

“你肩膀怎么了?”

“没什么,伤到了一点而已。”周凯拉低了声音,他需要掩饰自己的不满。

“你不是昨晚上去酒吧喝酒吗?”贺涵问。

“发生了意外,你知道总是有很多喝醉酒的人制造一些意外来作为夜间娱乐。”周凯轻描淡写的解释,他觉得这个理由非常不错,“我只是借机发泄一下怒火。”

但是很快贺涵就狐疑的挑起眉毛,那个表情和周超算得上如出一辙,他们的反应几乎要让周凯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不会撒谎了。

“理由的确很不错,我几乎都要相信了。”贺涵过了一会才挥挥手,他叹了口气,似乎不打算追究周凯说谎时候下意识往左边看的眼睛:“话说刚刚你的伤口看起来好像挺疼?拿给我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周凯拒绝道。

“你没有五险一金,我说不定可以给你报销呢。”贺涵嘟哝了一句,“你骗人的技术比平儿还不如,至少他还可以骗我说没有吃那么多糖。”

“我不需要那么多糖,而且我说过你再随便乱看,我是要讨回来的。”周凯危险地呲牙,“你又打不过我,最好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你觉得你能怎么讨?”贺涵挑了一下眉毛,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要钱还是要鱼?随你挑。”

周凯沉默了一会抬起眼,他捏了捏自己鼻梁,顺从的坐下来让贺涵拉开浴袍的领子检查,他听见男人看见被缝合的伤口后啧啧的声音,然后对着自己说:“已经缝成这样你还敢去洗澡?”

周凯笑了笑:“问题不大。”

贺涵瞪大了一边的眼睛,看上去有点郁闷的样子,他在周凯身后坐下来,在周凯转过身穿好浴袍面对他的时候对他翻了个白眼。看起来就像是个撩到浑身炸开羽毛的鸟,周凯直视着贺涵的眼睛。

他觉得这是所有人都在选择和自己背道而驰后能看见的最真诚的眼睛。

“好了,现在你想怎么讨?”贺涵没好气的说,他还记得周凯对他说的话,于是他松开了领带,继续重复,“大不了一眼换一眼。”

周凯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很少行动远比大脑要更快。

在那个人话音还没完全落下的时候,周凯坐直了向他那边伸出手,把贺涵的领带扯住,类似于野蛮的径直把贺涵拉到他面前。

“就用这个吧。”他的瞳孔收缩起来,类似于野兽的捕猎目光又亮了起来。

贺涵被吓得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后退的时候对方的唇舌就直接撞上来开始了侵略。


——tbc

后面几天随缘码字,发表论文,没时间

评论 ( 12 )
热度 ( 57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