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四)

——你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

——我无所畏惧



第四章


周凯在听见第一句话的时候就险些捏碎了屏幕,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为这一段并不漫长的三年。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找出了手枪以及为自己寻找到了最好的掩体,现在他们不是叙旧,同时他也很明白这个事实。

最后周凯把手背在身后打开了手枪保险,这一系列的过程只花了几秒。

“我现在已经可以想象你的动作。”在那几秒里那个声音又说了,“优美的猎豹,一直到现在,我总是可以记起你之前的日子。”

“你是专门打电话来叙旧的吗?”周凯压低了自己的语调,他冷冷地问。

在说话的时候他迅速的观察了所有可能的狙击点,没有所谓的狙击手,或者是他们可能有会拐弯的子弹,那样才可以正中脑袋。

“我当然是叙旧的,只不过这一次我并不方便和你聊的再多一点。”对方笑了笑,他的语气很悠闲,这和印象里的男人已经大相径庭,“警察正在监控你的手机,哦,你应该还不知道。”

“什么?”周凯皱起眉。

“而且我知道你今晚可以避开警察和我见面。”

这句话话音刚落下便被迅速切断了讯号,电话里回响起挂断后的杂音。周凯独自捏着屏幕望了一会后,周超的电话就迅速接了进来。

电话里的年轻人有种失败了的焦躁,他们刚才没有办法快速破解讯息,但他很快也明白周凯会知道些什么,于是在周凯来不及产生怒气的时候周超准备向他解释,希望可以把事情的后果降到最低。

“你知道的,这些都是不得已的。”周超有点着急,因为周凯不发一言,“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

“但是却是你亲手做的。”周凯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来找我不会是好事。”

“好吧好吧,但是我的确是真心看望你的,你是我哥,我不会害你的。”

“你以后最好少对我做这些事情。”周凯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平淡的警告,“我现在是自由人,你们应该不想把我往他们那里逼。”

“虽然我想说这不是你能肆意提要求的时候,但是这个我可以考虑一下。”周超顿了顿,他似乎关掉了什么东西后继续坐下来说,“那么他们和你说了什么?十几秒里应该有不少东西。”

“他们通知了我这里有窃听器。”周凯想了想把见面的事情略去了,“这样挑拨离间也不错,至少他们刚才成功消耗了我对你的耐心。”

“好吧,也是。”

只是听起来可以相信的程度很有限。

他等待了一会,但是周凯没什么可说的了。于是周超深吸了一口气,在电话对面周凯因为不耐烦而敲击桌面的时候主动说了再见,然后对方立刻挂断了电话。

周超捏着手机呆了一会,挥挥手派出了更多的监视警力,他知道这时候周凯一定踩碎了手机。

周凯最讨厌被背叛的感觉,不管是那个阿仓还是他,这都触犯了周凯的禁忌。



贺涵在浑身酸痛的第二天还是挣扎起来去渔港了,他在凌晨出发的,这样可以保证他不会因为偶尔抽筋引起的失误引发什么车祸。到达渔港的时候海面的太阳还没升起来,但是他在停好车打算去办公室补眠的时候意外看见了坐在码头边的一个人。

他反复的确认了不是自己眼花,贺涵觉得自己不会看错那个很有特色的小平头。

就像他不会看错周凯心情不好一样。

一个人心情不好大约会有个什么磁场,所幸贺涵这段时间经常处于这个状态,他的雷达敏感的探测到了这些情绪。虽然不知道只过了半天为什么周凯会心情不好,可贺涵在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踩雷后还是靠了过去,只不过他防备了一下周凯直接把他丢进海里的可能性。

他站在周凯绝对一只手够不着他的地方试探得看了看,他知道周凯也听见了他的脚步声。

“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不冷吗?”贺涵歪着头,他蹲在地上方便和侧过脸的周凯平视,“现在是初秋了。”

“我没想到你会那么早过来。”周凯在码头灯泡的昏暗下低声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吧,你静一静吧。”

贺涵在后面耸耸肩,好像尊重周凯的意愿似得往回走,只不过他打开了自己的船屋,然后快速地在办公室里找了瓶藏好的酒。

在拿着两个杯子和酒重新回去的时候周凯正用毫不意外的表情看着他。

“让你静了几分钟,很尊重你了。”贺涵在旁边坐下,打开瓶塞,“来陪老板喝酒。”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你有什么好酒?”

“这个白葡萄酒,是渔港的经理送我的。”贺涵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价格不是很贵,你也不用指望味道。”

“没什么区别,是酒精就好了。”

“酒精度数也不是很高,老卓把我酒柜的酒都没收了,因为我的伤。”贺涵很苦恼的说,他把酒倒了一满杯给周凯,算是诉苦,“我很辛苦才偷偷藏起来的。”

“嗯哼。”周凯把酒喝干净,咂咂嘴,“的确不好喝。”

贺涵撇撇嘴,他看见了周凯脸上很清晰的嫌弃表情,但还是给伸杯子过来的周凯倒满了。男人身上有着属于凌晨的冰凉海风的味道,看起来坐了很久,也许靠酒暖一暖身子不容易感冒。至于他自己是不打算喝的,贺涵对酒的要求很高,如果不好他宁愿不喝。

只不过这一瓶酒似乎禁不住周凯这么喝下去,不到十分钟就喝得干干净净,把酒瓶倒了个表示再也没有后周凯就把手上的杯子放下,继续坐着望向海面上隐约露出来的朝阳,表情有点悲伤。

贺涵有点不太明白该怎么对待周凯,他一贯的伶牙俐齿好像不擅长用在周凯身上,他看得出周凯的悲伤,但是其他的什么都不明白。他的一切行为都要在依据和理论上建立,可惜周凯不像是可以分析的人,周凯就像看起来那样坚硬,谁也闯不进去。贺涵很难描述这种感觉,大约就像蜷缩在山洞的受伤野兽一样吧。

但是贺涵还是决定试一试。

“你看起来好像有点不高兴。”贺涵斟酌了一下语气,他看着周凯的侧脸,“怎么了?”

“没什么事情。”

“这个回答就像问鱼愿不愿意被我们吃掉一样没意义,你不觉得吗?”

“你说的这个很有意义。”周凯笑了笑,“我想代替那条鱼回到那个黑暗的海底去。”

“在这个月给你的工钱结算后再回去,以免替我白干了这么久的工作。”

贺涵压低了声音嘟囔,他抬起眼的时候看见坐在身边的男人似乎为他的回答微笑了一下,贺涵得承认他笑的很好看,以至于男人对他勾勾手指的时候贺涵就往他那里挪了挪,又在继续勾动的手指里继续挪,直到挨得很近了,周凯就伸手抓住他。

以为周凯要把自己丢下海,贺涵被吓得抖了一下,下意识反抗的时间周凯就过来把下巴放在他肩膀上。

他的嘴角抽了抽,然后他听见周凯说:“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

“额?什么?”贺涵皱着眉。

“你那个酒真的是很劣质,我现在有点头疼了。”周凯在他的肩膀上松了口气,“作为赔偿你借我靠一会吧,我现在觉得有点困。”



那之后周凯睡了快要整个白天,但贺涵还是很宽容的放纵了他的旷工,只不过努力要把闭上眼睛的周凯拉回房间找个地方睡觉,贺涵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天知道为什么周凯睡得为什么那么放松,自己浑身肌肉痛到不行,贺涵简直就要诅咒周凯了。

他也没见过这么奴役老板的员工。

但是在吃过了晚餐,补充了足够的睡眠后时间已经不是很早了,渔港的工人们早早下班,特意守着让周凯吃完留下来的饭,贺涵提出了把周凯顺路载回去的提议,可是却被周凯婉拒了。

“我还有点事情。”周凯换上了一件外套用来抵御初秋夜晚的寒风,“你先回去吧。”

“好吧,你真的确定你不会跳海?”贺涵有点开玩笑似的惴惴不安,“你知道的,我请人帮忙开船捞人也要几个小时,那时候你都淹死了。”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想不开。”

“就是直觉,直觉。”贺涵叹了口气,“周凯,就算是为了你那个月的工资,别到处乱晃,你回家睡一觉就什么事情都没了。”

“我只是想现在出门喝酒和玩乐。”周凯抬起眼看着一片漆黑的天空。

贺涵挑了挑眉毛:“比如,夜店和女人?”

周凯耸耸肩,他不打算否认:“而且我保证你不会喜欢我去的地方。”

贺涵在揣度了自己去到那种想象里乱七八糟的地方会不会起鸡皮疙瘩的能力,还是决定不跟着周凯,虽然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这只让他觉得有点尴尬,但贺涵也明白周凯和他在一块应该什么都做不了。

但他还是决定劝说:“虽然我不反感,但是我觉得比起那种地方,你还是只去喝酒好了。”

“我从不乱来。”

周凯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真诚,贺涵只好又嘟哝了几句,才慢慢开车走了。

确定了贺涵的车远远的开上了通往市区的道路,周凯拿出了工具,他撬开了停在一边的一辆摩托车。此后一路顺着最阴暗的小路绕了足够的距离,才停在不远处公港外角落一间租赁出去的仓库里。

如果他的记忆没出问题,他还记得这是曾经他们一起奋斗起来的地方。

周凯抬起头看生锈的仓库大门,过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就连这个地方和他们一群人都是一样有了很多变化。他叹了口气后在仓库的铁门上断断续续的敲了几下,在应声为他打开的一道门里面快速的闪身进去。

“我很高兴见到你,我的大哥。”在路过充斥着海港腥味和类似于血液的铁锈味的走道后,周凯看见了站在仓库中央的一个男人。

“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周凯皱着眉,“在我想要掐死你之前。”

“当然,当然。”男人微笑起来,“只不过现在并不是你掐死我,你懂的。”

身后的门应声被人重重的关上了,周凯动了动鼻子,他感觉到了几个人在慢慢地一点点靠近他,抬起眼的时候男人已经退出去了几步。

“你的身手还没退步,对吧大哥。”阿仓喃喃的说,“先让我确认你还足不足以让我和你做这个交易。”

他充满期待的抬起头,被人包围着的周凯已经从腰间拔出了那把匕首,略微弓起背,那一瞬间周凯眼里有了些类似于野生兽类的目光。

这只黑豹对着猎物张开了他的爪牙。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54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