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三)

——你希望什么?

——活在可以无忧无虑做自己的一片蓝天下


第三章


当然贺涵并不会为他这点带着调侃意味的威胁生气,又能怎么样呢,他们互相都还是陌生人,甚至于说他很感兴趣周凯能怎么讨回来。

他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在发了消息后的几天老卓总算是从忙碌里脱身了,他带上了贺涵最喜欢的几个刺身料理,外带上清爽的梅酒过来,陪着坐在码头上的贺涵。

他感觉到贺涵是在发呆的。

贺涵的视线一直聚集在海面上,有些时候他还会移开一些把目光放在周凯身上,但是直到临近晌午时那些海水都变得刺眼后贺涵就不再看了,他扭过头的时候身边的老卓点了又一根烟。

“你一直在这几个月里都是这样过日子的吗?”老卓对着夹杂海水咸腥味道的空气呼了一口烟。

“大脑放空的感觉很好。”贺涵说,“等到你体会了无所事事的魔力就明白了。”

“我准备把这种珍贵的体验留到六十岁后,虽然我也差不多到那个年龄了。”

“你家里的事情搞定了吗?”贺涵看着老卓。

“嗯?差不多了吧。”老卓想了想,他有点烦恼的挠了一下鬓边发白的头发,“上海的一切都交给洛洛,我打算为六十岁后的养老金再奋斗一下。”

“你可以找我。”

“哈哈哈,到时候再说吧,你还是我最后的一个退路,我不想那么早用。”老卓撇撇嘴,然后打算轻描淡写的略过这个话题,“对了,你说的那个人呢?怎么样?”

他还记得贺涵给他发消息时候刻意带的标点,乱七八糟的标点不符合贺涵一向的严谨,这说明他那时候情绪不平稳,不管是高兴还是生气。

贺涵把视线又放在正在最后忙碌的工人群里,那个男人实在是太显眼,因为厌恶衣服被汗浸透而干脆脱掉上衣,把纹身和伤疤毫无保留的露出来,当然还有很结实的腹肌。男人在把东西搬起来的时候肌肉活跃的线条和海面的起伏都是一样的,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做什么都有他的规划。

在早上上工的时候他觉得应该维修仓库的木架,在和贺涵提起后现在他就坐在不远处的岸边维修。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人。”老卓在听完贺涵絮絮叨叨的描述这个人的日常后回答。

“只是嘴巴有点不太饶人。”

“我觉得你就喜欢这类人,不管是唐晶,子君,她们哪一个都是一样。”老卓说,“换个性别也是一样。”

“但至少她们不会有八块腹肌,力气大到可以把我扛起来丢进海里。”

“哈哈哈,那就自求多福了。”老卓把忘在摩托车后的餐盒给贺涵拿来,放在他面前,“和他一块吃,就当是我代你感谢他救你的人情。”

在贺涵念叨着我不需要你代替的时候,老卓已经把最后一口烟吸干净塞进随身的烟盒里,骑上摩托对着他挥挥手。抱着餐盒的贺涵回过头,那边的男人已经为摩托的轰鸣音把视线移过来。

他在看见贺涵的目光后笑了笑,嘴角抿着的钉子掉了,他立刻低头一把捞起来继续叼着。

“你对摩托车也感兴趣吗?”贺涵走过去蹲在他面前,他认真的看被钉的结结实实的木架。

“铃木GSX-R600,意大利Brembo的前卡钳。”周凯有点含糊的说,“但是没有ABS,不适合他那个年纪了。”

“老卓玩这个的时候我还在穿开裆裤。”贺涵笑了笑,然后拍了拍手里的盒子,“过来一块吃吧,算是我偷偷给你开的小灶,不要说出去。”

“唔……”

他们这几天里交际甚多,关系还算不错。于是周凯低下眼看看那个盒子,用手背把脸上的汗水擦干净,欣然放下东西和贺涵走了。



但他并未那么汗津津的过来坐在贺涵对面,至少他去洗个澡过来,贺涵满意地看着穿着简单格衬走过来的男人,虽然他的扣子根本没有扣上。

贺涵的视线放在了他胸前的伤疤上,很快移开,把放在冰块里的梅酒取出来。

道着谢接过小杯的梅酒,眯起眼睛喝下去的男人似乎都为那份冰凉撼动了。贺涵跟着喝了一杯,顺着食道滑下去的冷冽冻住了心口。他因为这种感觉摸摸胸口,抬起眼的时候周凯就在看着他。

“无缘无故招待我总是有原因的吧。”喝下酒后就不再动作的男人说,“你想拖欠我的工资吗?”

贺涵眯起眼睛:“我只是谢谢你之前帮我。”

“只是这样?”

“不然呢?你以为是什么?”贺涵反问道,“我没有从别人身上拿走什么的习惯。”

“因为那是举手之劳不值得道谢,这个世界对你好总是有些目的。”周凯笑了笑,他用手指在筷子末端对齐了它们,然后盯着桌面。

“所以你的帮助才显得珍贵。”贺涵把酱料放在他面前,“我很缺这些东西。”

“我不问你为什么。”

“所以我之前也不为你为什么。”贺涵眨眨眼,“这代表我们都是聪明人。”

周凯跟着耸了耸肩,算是同意了贺涵的解释,他跟着吃了几口料理,但显然目标还是那瓶梅酒。贺涵只偷出两杯留给自己,剩下的全都进了周凯的肚子。

他们互相从头到尾都在互相观察。

因为伤还没好,贺涵和他没有那么尖锐的酒水争夺,周凯还是不怎么多话,带着戾气而时常拧起的眉毛也是一样。贺涵则永远是那副样子,他不太允许别人看透他,就像是最高级的固执模板一样规范自己的用餐礼仪。他看着在喝过了最后一滴梅酒后站起来的周凯,男人在贺涵的办公室转了一圈后捡起了一把水果刀。

那把水果刀在喝得有点头脑发热的男人手里转了几个花,刀尖的舞蹈很尖锐,危险,但是很美丽。

“你的身手看起来特别厉害。”贺涵在看完了男人把匕首最后扎入桌面的时候说,“你教我。”

周凯回过头,他很迷茫:“为什么?”

贺涵笑了一声,他看上去很坚决:“因为我想保护一切我爱的东西。”

他看见男人越过不短的距离俯视自己的目光,贺涵坦然的正面迎上去,他在贺涵的眼睛里看见了一点复杂的情绪,但很快那点东西消失了。

他对贺涵的印象很好。

周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这个由贺涵要求的训练最后还是定在周凯家,因为贺涵家没有那么多的设备,而且周凯不愿意在贺涵家受到不允许碰坏什么的束缚。带上了自己做的一些点心,贺涵愉快的登门拜访不久前窥探过的地方,当站在那个露台上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窥探那么明显。

他身后周凯在收拾被他刚刚弄乱了的拼图。

这不能怪贺涵,因为周凯把客厅的茶几都移开用来摆放这个过于大的拼图,现在看来周凯只弄了一个小角,但是在贺涵的脚下又要重新来过。

“我会帮你拼的。”贺涵有点抱歉。

“没事,反正进度也不快。”周凯在家里也保持赤着上半身的习惯,他有点怕热,“你要训练的话最好换衣服,你穿着西装的话恐怕会被自己绊倒。”

“抱歉,你的浴室在哪?”

得到了指示就匆匆去换下了西装,贺涵揉乱了头发穿上运动装出来的时候,周凯已经铺好了防止跌伤的气垫,坐着打开了一瓶啤酒。他身边还给贺涵准备了护具,看起来重量也很不小。

“我还要穿这个?”

“当然。”周凯看着他,“我要先知道你到底什么水准,这个为了防止我打伤你。”

“会变成打伤的程度?”贺涵皱皱眉。

“如果你可以和我过几招的话的确会那样,但是我觉得应该不会。”周凯笑了笑站起来,坦然的看着贺涵穿上护具后对他招招手,“来。”

贺涵只来得及打出三个拳头就被周凯拧住手腕,还没有叫出声的时候就被打趴下,男人翻身骑在他身上,手臂绞住了他的脖子。

这一系列发生的太快,在贺涵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凯就把他放开了,然后他把手伸过来抓着贺涵让他站起来,动手把他的护具卸下来。

他的目光简直让贺涵羞愧了:“你确定你有运动过?”

他们维持身材和体能的训练和运动出肌肉和力量的标准都是不一样的,贺涵的训练只是为了保持自己有足够的体质去应付工作。

但他完全不准备和周凯解释这些,他感觉不管怎么样在周凯眼里都差不多。

“你什么都不会。”周凯拍了拍贺涵的肩膀,他无视了贺涵用目光愤愤不平的控诉:“你可能会觉得有点痛,现在可以做好准备。”

最后在贺涵选择耍赖的坐在地上结束了第一天的训练,时间才慢慢滑过去两个小时,他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头也痛得厉害,死活都不愿意站起来。这时候不要什么风度,贺涵觉得自己都要没命了。

周凯去找了柠檬水给贺涵,他看着贺涵赖在地上,要学会他的身手得需要高强度的训练,他想,他原本以为贺涵的体能应该还可以,但现在看来贺涵应该只适合防身术。

的确没有教别人的经验,但周凯不打算承认自己的错误,他只是找来了毛巾丢给贺涵擦汗,在一身汗退下来后催贺涵去洗澡,他自己根本没出汗。在这期间周凯准备了些高蛋白饮食,在洗完澡出来后找了个地方端给贺涵,算是安抚贺涵的疲惫。

“我明天肯定会起不来。”贺涵说。

“那是因为你缺乏锻炼,这是个好的警示。”周凯直接把自己摘出去,“我不负责。”

贺涵语塞,他猜到是周凯的教学力度太大了,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在周凯去厨房时端着那盘食物坐在客厅的拼图边,认真开始研究起来。

周凯在厨房倒了两杯鲜榨果汁来,一眼看见坐在客厅仅剩的道路上的贺涵,过去踢了他一脚,然后从贺涵挪动的缝隙里挤过去。贺涵又白了他一眼,替周凯拼好几块,随后倒在沙发的边缘。

“你家里装修的不错。”贺涵评论,“而且东西也好,品味没有那么糟糕。”

周凯把果汁递给他:“我们认识了一个星期,你就开始评论我的品味。”

“我还是你的老板。”

“那你吃了员工家里的食物,记得付钱。”周凯垂下眼睛反驳他,“我只是个打工仔。”

“我欠你的会从工资里扣除的。”贺涵很大方,他不打算一直由周凯那么呛他。

他看见周凯似乎是笑了笑,周凯的心情今天还行,眼睛笑起来的时候都在发亮。

然后他们在手里餐盘中的食物都凉透的时候才记得从闲谈里回过神吃完,周凯讲了那天是怎么解决那个抢匪的,尽管听起来很轻描淡写。贺涵是个有礼貌的倾听者,他有种让人继续诉说的魔力,于是随后贺涵告辞的时候周凯送给他一瓶药酒让他拿着。

“我会再来叨扰的。”贺涵在门口对周凯挥挥手,他现在承认自己还是挺喜欢这个人的。

周凯扶着门对贺涵微笑了一下。

只是这一份好心情好像并没有持续很久,在目送贺涵远去的时候他接通了一个电话。

“大哥,好久不见。”里面的声音带着电音,“我想你已经开始思念我了,对吧。”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74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