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二)

CP:周凯×贺涵

——你坠落了吗?  

——不,我尚在途中。


第二章


周凯是在清晨看见站在门外的人,在锻炼后掐着时间点响起的敲门声正应对了那个人对自己的监视,他在狱中的时候维持着精准的生物钟。

“我就知道你刚刚锻炼完。”

周凯用毛巾擦干净脸上的汗,把视线放在那些早点上,他的语气算得上冷淡:“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就直说,不要跟我说是你想我了,我出狱了一个多月了,你到现在才来找我。”

“好吧哥,你生我的气。”周超耸耸肩。

“我不会生你的气,你是我的弟弟,而且我生不生气很重要吗?”周凯问。

“很重要,因为你也是我哥。”

周凯像是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他走过去从塑料袋里捡出一块鸡蛋饼放进嘴里。

刚刚运动后他的胸前湿了一大块,布料和皮肤黏连的感觉让人不适,于是周凯选择坐在露台门口享受清晨缓缓的风,他很享受这个天气。

周超把袋装豆浆找了个碗倒出来,走到周凯身边席地坐下后递给他。

“听说你见义勇为了。”周超看了一眼周凯的表情,“你不会觉得他们出现在你身边是侥幸吧,”

“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你得承认你在之前那些人心底还有分量,不管到底是因为什么。而且我们目前希望有你的帮忙,你不要急着反驳我的话,你等我说完。”周超嘟囔了一会,他有点尴尬的摸了摸后脑的头发,“我明白让你和我们合作很难,但是你也明白你现在位置很尴尬。”

周凯低头看了他一眼,他没说话,而是把目光放向不远处模糊望过来的人影。

没有什么杀气,不值得警惕。

周超继续在他的耳边说:“你可以试试看了解我的理想和职业,哥。”接着他也把目光和周凯一样投向远方,在同一个人影那里停顿,“是他们?”

周凯没说话,他有点警惕,下意识把手放在枪套上,但很快他也感觉不到威胁而放松了。

周超嘀咕:“看起来你收获了一个粉丝。”

“只是个想用小猫的拳头去撩野兽的家伙。”周凯漫不经心的说,“我考虑一下你的事情。”

“那就好,我们的基地就在码头。”周凯犹豫了一下,“只不过位置不能告诉你,我们私下联络。到时候你可以找来,我们定个地点……”

“如果我想做的话会解决这些事情的。”他摆摆手让自己的弟弟停止说话。

远处那个人影已经不见了,看样子是缩了回去,周凯从椅子上站起来把碗丢下,用手撑着桌面看了一眼和当天从那个抢匪手里缴来的匕首,上面残余的血迹证明它曾经深入刺伤了什么。

三年不动手,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生锈了。

周凯看了一会凝固的血液,拿起那把匕首抛起来接住,往旁边用力一掷,锋利的匕首猛地嵌入了木料,震动了一下恢复了平静。

他突然有点想念三年前的日子了。



贺涵终于能在自己的渔港里重新扯动渔网的时候,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一个星期,他终于还是在无所事事里觉得自己快要发狂了。

在无数次跟医生确认了只要不是重体力活就没事后,贺涵在第二天就回到了渔港。

“贺先生,伤怎么样了?”渔港的经理过来问。

“好多了。”贺涵笑了笑。

即使是他不在,渔港的生意也还是在蒸蒸日上,贺涵还有足够的人脉,渔港里谁也不知道这个空降的新老板为什么那么有能力,而且个性很好。

贺涵在换上了工作服后就和工人们一块准备今天第一艘渔船卸货事宜,一边听经理的汇报。

这些工人们都是当初交接时一并留下的人手,用起来还算得上顺手,但是对于做大的生意来说还是太少了。在前天请示过贺涵后,经理就开始着手找人。只不过目前来说他的进度不大,渔港的工人们还是有点技术比较好。

“一会我的儿子也带了一些他的朋友来。”经理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有点难堪,他们都是些混小子,但是我觉得那些人能力应该够……”

“没事,我对所有人一视同仁。”贺涵很温和,“肯脚踏实地的都是可以挽救的。”

在开始接手后的闲谈里贺涵在一小时内就把经理的所有家底探听了个遍,当然知道他有个刚出狱的孩子,但是又有什么所谓。

贺涵是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但是对别人可不一定有那么多要求了。

“要多谢贺先生的宽容。”经理舒了口气。

“到时候叫他们来我看看就好了,不用担心,你先去帮那些订单吧。”

“好的好的。”

觉得欠了贺涵天大的人情,老实巴交的经理就快速的应着他的话退去了。

贺涵望着经理的背影看了一会,低下头一点点修缮渔网上被海鱼挣扎出的漏洞,清晨的海风吹的他很舒服,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想到因为无聊和好奇被他当做观赏物看了几天的男人,贺涵就有点无奈。但是的确是很好奇,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你发现救你的野兽其实是很近的人,而且看起来也足够神秘,更何况具有观赏价值。

贺涵发誓不止是一个人看着那个男人在露台上的训练,小区里不缺乏可以欣赏这类美感的女性。

当然贺涵不知道自己在凑什么热闹就是了。

“听起来好像有那么点变态的意思。”老卓在得知这件事后开玩笑的说,“好了,我承认也是秀色可餐,那一身肌肉的确不错。”

“我不是为那一身肌肉。”

“那是为什么?他那个板寸头?”老卓笑了笑,但很快他还是说道,“看起来不像个好人,你小心点。”

“我了然一身,他能拿我怎么样。”

贺涵在这件事上还是很不以为然的,尽管他以往的一切都需要精密计算。

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普通的生活,偶尔做些坏事也是在允许的范围里,至于现在,他已经可以重新回到渔港,也就不会闲得发慌了。

在渔港的天空里响起回港的渔船汽笛声时,这个崭新的一天就开始了新的忙碌,贺涵丢下了渔网跟过去卸货,把偶尔散落出来的鱼重新捡回去到箱子里。

那些鱼的力气很大,肌肉紧绷,在码头上不断地挣扎时蹦出了很远的距离,贺涵跟在后面追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很快工人们就笑起来。他们很喜欢这个老板,因为看起来足够平易近人。

等到贺涵终于脱下手套徒手扣紧鱼鳃后,他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汗。

“我搞定了,今晚上这条鱼就拿来吃掉。”贺涵解开了旧式的牛仔外套的扣子,“有点热,真是……”

他直起腰回过头打算向工人们交代,刚才一阵追逐让他的头发都散乱了,然后对上一双眼睛,那个眼睛里隐约的戾气让他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很熟悉的感觉,那是野性,贺涵努力地定睛去对视,男人略微皱起眉间的样子看起来恶狠狠的,嘴角下拉,类似于野兽注视猎物的目光。只不过对方看清楚贺涵后那种戾气还是在愣仲里消逝了,变成了惊讶和猝不及防,当然还有一点点的笑意。

他对着贺涵点点头,把手放进黑色夹克的口袋里,随后贺涵就被经理叫了一声。

“贺先生,人来了,你过过眼。”

“额……这……看起来都不错。”贺涵结巴了一下,手里的鱼鳃抽动夹疼了他的手指,“他们都做过海港?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保证都是做过的。”

“那就留下吧,确保合法就可以了。”贺涵回答道,“你带他们去换衣服。”

经理应了一声,招呼着人都走,男人很快也顺从的跟着一群人往旁边的屋子里走去,他并没有回应贺涵带着疑问的试探目光。

贺涵有点头疼,他去洗干净手发了个消息给老卓吐槽这个事情,往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就一直在找机会接近男人。名字他当然也知道,他动用了身为老板的特权,周凯,看起来没什么特色的名字。

“这个,我们能谈几句?”

总算在午休时找到机会,贺涵拿着瓶水过去,男人这时候坐在码头的石墩上。

“有什么事吗?老板。”他的回复还是很冷淡,但还是接过水喝了口,漏下的水很快就打湿他的胸口。

“就没想到可以见到你。”贺涵蹲在他面前说,“你看起来很缺钱吗?你的住处不是缺钱的人能够住的。”

周凯挑了一下眉毛:“那你缺钱吗?贺老板。”

“应该不缺吧。”

“那你不是现在和我一样。”男人把瓶盖拧好,把被汗浸透的衬衫扣子解开,他又补了一句,“或者是说你还有点用望远镜的爱好。”

“好吧,那个对不起。”贺涵有点无力,“我只是没想到你和我是邻居。”

“没事,你现在还是我的老板。”

这么说着,男人似乎不打算和贺涵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浑身都是汗水,在看见贺涵不准备回避后坦然的在他面前把衬衫脱下来。把带着伤疤的健康皮肤全部展露出来,用剩下的水从脸上浇下来。

贺涵眯着眼睛站起来,他看着周凯仰起脸用手抹去水时手臂上的肌肉线条。

然后周凯回过头,带着淡淡的危险笑意走过来把空水瓶放在贺涵的手上,然后肩膀撞上他的,声音是放轻了的调侃,或者是威胁。

“多谢你的水,我们目前两清了。”他的气音在耳边听起来有点发痒,“当然下次再看,我就要讨回来了。”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72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