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楼衍生】【周贺】失落陷阱(一)

这两个人很美好,他们负责由上帝保佑获得爱和希望,我负责让他们在一起

CP:周凯×贺涵



第一章


他的左脸挨了一拳。

贺涵往后踉跄了一段距离,在他试图伸手扶住地面的时候紧跟的后续攻击落在他的背上,瞬间巨大的痛楚让他只能爬倒在地上。

挨了一下重击后的半张脸都已经麻木了,贺涵留在雨后带着泥土腥味的水坑里,那种讨厌的腥味和血液的味道一起在他的鼻腔里肆虐。

“我以为你多能打。”男人站在贺涵面前。

在想要再一次爬起来的贺涵背上重重的又踩了一脚,看着倒在水坑里扭曲的人,男人这才把蜷缩在角落里那对母子的东西抢到手上。

争夺里哭泣的声音很尖锐,贺涵努力地用手撑住身体,他下意识咳嗽了一声,却在挣扎上半个身子的时候又被赶来的男人踢倒了。

这一脚更重,在内脏都要混到一起的恶心感里贺涵又落在水坑里,在恍惚里他看见了男人手里的刀尖,还有出现在夜色里的一双眼睛。

就像黑夜的黑豹,快速的奔过来。

在因为匕首刺进来的疼痛而失去意识的时候,黑豹的狩猎就开始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果然在医院,因为浑身的不适而想要翻身的时候扯动了输液线,手上迅速蔓延的刺痛感让贺涵摁响了呼叫铃。

“哎呦,你醒了啊。”带着点困意的护士走进来,看见贺涵便笑了笑,“怎么把针弄肿了?”

“对不起。”贺涵低下眼,“我是一个人来的?”

“当然不是,送你来的是警车,而陪着你的人现在还在和警察讲说话。”

护士蹲下来替贺涵把针头拔掉,在用棉花摁住针口的时候往外看了一眼。

“那对母子在做完笔录后就走了。”她用带些可怜意味的目光望着贺涵,“但是你别在意,而且今天那个抢劫犯是通缉的逃犯,你很幸运了。”

“我不在意这个。”贺涵笑了笑。

“匕首刺破了肌肉浅层,给你处理好了。现在在给你打葡萄糖,你好好休息。

“谢谢。”

在替贺涵重新扎过了一针,护士叮嘱了几句,就重新把安静的室内还给了贺涵。临走时她关上了门,贺涵就在这一声轻轻的咔哒声费力的用手盖住眼睛。

浑身都很酸痛,这就是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的后遗症,而且他还挨了好几下。

贺涵活动了一下没有打针的另一只手,被绷带束缚的肩膀还在发痛。他叹了口气,从指缝里病房泛黄的天花板,觉得有点厌倦。

伤疤褪尽了,原本在不久前他还对老卓说,这几个月里他过得很自在,他有了个渔港,忘却了之前的一切。但还是在前半生里刻下的要对她们母子的保护印记下头脑发热的撞进危险里。

即使那根本不是原主。

心烦意乱的闭上眼睛,也许是睡了一会,贺涵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已经坐了一个人,在他有了第一个动作的时候那个人就望过来。

“我以为你还要多睡一会。”他说。

“只是觉得很累。”应该是救自己的人,因为那双眼睛带着点属于野生的戾气,“谢谢你帮忙。”

“以后不能打架就不用出头送死。”

“……谢谢你的忠告。”贺涵被这句话呛到了,有点不舒服的咳了一声。

“打完针你就可以出院了。”

算是好心的把贺涵扶起来拧开了放在一边的矿泉水,男人帮着贺涵喝了一口,在站起来的时候贺涵注意到他似乎也受了点伤。

“你也受伤了?”

“没什么,只是把人按倒的时候被地上的石头划伤了。”

“没有处理?”贺涵问。

“你被白纸划伤了手会去特意打绷带吗?”男人顿了顿,然后站起来,“我应该走了。”

他看起来完全不打算继续说些什么,第一次碰见这种不愿意多废话一句的人,贺涵赶紧在他离开凳子后的一瞬间就出声叫他:“等下,你叫什么名字?”

但是男人根本没有回头,在贺涵一叠声的追问里他只沉闷的打开病房门,很快就消失了。



对于这个人,贺涵在老卓带上礼物过来探望出院后的他时甚至抱怨过。并不是那种沉默寡言的类型,但是真的一句废话都不愿意说。

那之后贺涵当然没见过那个人。

“每个人个性都是不同的。”老卓在家里替贺涵做了些不碍伤的日料,“话说你的渔港生意怎么样?”

“刚刚起步。”贺涵说,“这才三个月而已。”

“看来你是真的打算去做海港生意了,看起来也好,现在这块也还算吃香。”

“我也不是为了赚钱。”贺涵小心的喝了一口酒解馋,“那个私人渔港很安静,很适合现在我的心情。”

“你这么想最好了,如果不行的话可以跟我学怎么做菜,这个也静心。”老卓笑了笑,把酱料放在贺涵面前,然后看了一眼他脸上的青紫。

“你的脸是好多了。”

“但是肩膀还没好,不能用力,根本什么都不能做。”贺涵叹了口气。

过了一段时间,有淤血的地方都好的差不多了,只除了被匕首刺中的伤口,因为这个贺涵甚至都不能使力气,也就很久再没去渔港打鱼。

长时间待在家里,这让他好不容易平复的一部分情绪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当然情绪是没有那么糟糕,之前那种头脑发热的情况是再也没有了。只是不能工作,闲下来的时候人就总是会乱想,这对贺涵可不是好消息。老卓的建议的确不错,但是贺涵目前暂时还不准备把标准化的精致生活习惯沾染上一点家常的油烟味道。

即使到现在,他也想骄傲的竖起尾羽。

这边贺涵在独自想着这些的时候,老卓突然垂下了眼睛,突然说:“唐晶听说了你的事情,要我向你问好。”他像是想了想,“我觉得她会想回来看你。”

“忘了这个想法。”贺涵回过神说,“好不容易把我抛下,她不要傻到回头。”

“没错,这也是你的问题。我看见新闻报告了,你是为了救一对母子。”老卓望着贺涵,“不要告诉我你真的只是突然发善心而已,按照我对你的了解,目的还不至于伟大到这个份上的。”

贺涵笑了笑:“为什么不会?”

“因为人都是自私的,贺涵。”老卓拍拍他,“你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我当然只是普通人,所以那些东西你明白就好。”贺涵喃喃了一会,把刚才浅尝的清酒喝干净。

老卓跟着叹了口气,把摆在贺涵面前的酒壶拿走,再替他端了盘料理上桌。

老卓只在贺涵家待了一段时间就回去了,他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贺涵在客厅里倒了杯清酒坐了一会,酒喝完了,他还是很无聊,久违的就势躺在沙发上的时候身下有什么东西硌到了贺涵的伤口。

一瞬间的刺痛让贺涵立刻起来,等找到了被抱枕压住的一个望远镜的时候,他颠了颠重量。

那应该是平儿的一个玩具,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他这里,贺涵笑了笑,现在闲得无聊,索性他就带着望远镜走到窗边看着街道上走马灯似的车水马龙,一边找出放在书房的画纸,打算画些图。

天色已经很晚了。

贺涵从望远镜里看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街面和远处类似于星辰似的高楼建筑里的灯光。

这么复杂的景象他当然不准备用素描来描绘出来,他也没有那个本事,但是画画只是为自己找的一点事情。贺涵把视线专注在远处的高楼里,想着自己不久前也在其中,手里的铅笔快速的描绘。

看得出他很心烦,绘出的图画线条都不流畅。

“看起来就像小学生的素描图。”贺涵从望远镜里把目光移回来的时候自言自语。

但是舒缓心情还是够用了,画完了那栋高楼,他庆幸自己现在新搬来的地方住的楼层足够高,贺涵把手里的望远镜移动了一下,镜面快速的划过所住的楼层。

然后很快他又移回去了。

贺涵喃喃说:“我应该看错了。”

在视线真的定格在对面那栋楼宽敞的露台的时候,灯光下赤着上半身的男人结束了对沙袋最后的一次击打,取下了毛巾擦汗,然后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喝水。

贺涵手里的望远镜差一点就从十四楼掉下去。

这算什么,长得那么像?侥幸这么想的时候手里的铅笔被摁断在了纸面上。贺涵低头看了一眼,重新抬起头的时候,那边的男人已经过来扶着栏杆。

似乎感觉到这里的视线,贺涵看见男人往旁边一步移到了露台灯光的死角里。

一脸黑暗里,似乎又看见了那双黑豹似的眼睛。

真该死。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97 )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