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NGAR

我只写想写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我要写的是中世纪骑士的恋爱故事,而不是写一个中世纪骑士的装甲、战斗模式和中世纪战役介绍……


写了五千字,汉克和康纳出场还没五分之一


2018-11-16

尘埃

凯斯(RK900),之前一篇文的片段,现在不太可能发出来了,但依旧需要留个念想


“他们需要一些适应的时间。”凯斯在傍晚拜访康纳,“死而复生总是个奇迹。”


“也许吧。”康纳站在这位如今被战场的炮火磨砺到沉稳尖锐的将领身后,“你体会过死而复生的感觉吗?”


“没有,我很少失败。”凯斯疑惑地扭过头,“你好像有过,我知道的。”


“几次而已,那会儿我还没觉醒。”他在凯斯身边坐下,在椅子上懒散的摊开四肢,仰起头后他又能看见湛蓝的天空,从未有过乌云,“对我来讲死亡只是闭上眼睛,没有痛、没有懊悔、也没有人会抱着我的尸体痛哭。我知道等我重新睁开眼,世界还是会照旧运转,我只不过是...

2018-11-15

【底特律/警探组】无效窥视 (End)

无效窥视(Control failure)

配对:Hank / Conner


WARNING:私设,天台放下枪的机器康,我发现自己从未写过那么OOC的文

灵感来源英雄联盟背景故事《士兵与巫婆》


Summary:他试图窥探这个仿生人的内心


——


他闻到了屋子里腥臭化学物质的味道。


这是属于蓝血的,独特地气息,那些轻巧地东西暴露在空气里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不见,对于这个地方的清洁来说简直帮上了大忙——但那只是对于人类来说。康纳皱起了自己的鼻子,新鲜蓝血的味道刺激着他鼻腔里所有的元件,他感觉很难受。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

2018-11-05

暗夜

他厌恶这些贴于自身的、束缚的标签


那让他觉得自己并不自由


但话又说回来,他想,仿生人现在算得上自由吗?听听那些虚幻的口号,而他们似乎依旧在对着加诸在头顶的头衔斤斤计较。仿生人渴望自由,追逐感情,反对人们对他们机器那部分的评论——但那都是事实,他们流动在血管里的血液冰冷湛蓝,他们是机器,他们是仿生人——仿生这两个字就像个奇妙的诡秘诅咒


他们永远不应该想要成为人类再渴望自由。


“我失去了这双眼睛。”他想到这里,接着他看向左前方那个气势汹汹的男人。失去光明让他显得迷惘,但康纳依旧对男人了如指掌——他曾在过去的六天里跟随在对方身后,“可我在失明之后觉得释然。”


他眨了眨眼...

2018-10-15

被作业和期中考试逼疯的时候,就想写大学医学生康纳被实验数据和各色论文以及生活琐事夹杂到一块,烦到自闭的时候出去散心,碰见了隔壁警校的教员汉克,然后两个人大晚上坐在河边谈心各自发牢骚,等期中考试过后康纳回到河边,发现了汉克是他压力太大产生的幻觉,实际的汉克是他在期中考试期间看见的一张报纸报道的,已经死去的缉毒警察的故事


老子讨厌期中考试

这种牢骚只说一遍

2018-10-14

仿生人既然可以模拟皮肤和头发,那么胡子应当也可以模拟的伐

想了想革命十几年之后的康纳给自己搞了个胡子,冬天大衣西装围巾和细细的胡子茬,和汉克在墓园见面,两个一块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回家的感觉

显然,我喜欢这种略显成熟的人设

2018-10-10

【底特律/警探组】血色黄昏 (END)

配对:Hank / Conner


简介:当他们走在一片废墟上,就能看见除了未来和希望之外的其他东西

脏弹结局,借用了游戏全境封锁的设定:ECHO ,隔离区,暴徒帮。并不复杂,只是想给自己搞个尾声,这是剩下的脏弹结局,警探组的戏份并不是特别优秀,你们当个底特律AU也没啥


——


他在脚步声轻轻响起的瞬间举起了自己的枪,用食指挑开了保险。他在做给对方看,接着在脚步声再也不敢响起的寂静里睁开眼,那是双不太有感情的棕色眼睛,在看着别人的时候像一只苍鹰。


他知道自己在被谨慎的目光审视着,崔斯特举起手,示意自己什么都没有。他的枪和武器早就被没收了,...

2018-09-30

釜山一个车祸后急救的七岁小女孩,我前些天把她从手术室接出来,然后今天去查房


她妈妈:“你觉得手术是什么感觉?”


小女孩:“像做梦。”


她妈妈:“那里面有什么?”


小女孩:“里面有爸爸,妈妈,和我的家,让我很舒服。”


老师说急救的那天红灯亮了一整个晚上,一切只差一点点

2018-09-22
1 / 6

© MRENGAR | Powered by LOFTER